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馬鹿野郎! 噩夢中的喜劇, 絕無冷場的北野武

馬鹿野郎! 噩夢中的喜劇, 絕無冷場的北野武

作者 : 北野武/ 米歇爾.坦曼

作者 : Kitano Takeshi/ Michel Temman

出版社 : 漫遊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350

售價9折, NT315

內容簡介


小時候偷香油錢、搞學運是為了泡妞、NHK節目上露屁股、
撂兄弟大鬧講談社討公道、騎機車撞路邊護欄而毀掉半張臉……


外星人?還是根本腦子有問題?!


他是北野武,世界獨一無二的藝術家兼娛樂大師。


「我最感興趣的就是我自己。
我想看阿武可以走到哪裡,看看他還能做什麼。
我把自己想像成一隻公鮭魚,在初春的河水中費力地奮鬥。」——北野武

他是劇場相聲演員、業餘拳擊手、踢踏舞舞者,
也是電視諧星、節目主持人、廣告代言人、電影演員,
還是電影導演、編劇、剪接師、歌手、作家、畫家。
在歐洲,他有「日本卓別林」、「日昇之國的昆汀.塔倫提諾」稱號。
在日本,有些人覺得他是外星人,其他人則認為他的腦子有問題。

「我們越是低俗,觀眾就越喜歡;評論家越討厭,就越炙手可熱……
而越是受到打壓,就變得越受歡迎!」——拍子武/北野武的電視分身

法國《解放報》(Libération)駐日記者歷時四年四十多次專訪寫成。
北野武拋開顧忌,帶著他的真誠、熱切與瘋狂,
以粗嘎沙啞的聲音,佐以他具腐蝕性的幽默感,
在酒精的催化下娓娓道出他的卑賤出身、瘋狂的電視圈人生,以及帶給他救贖的電影世界,
並親口說明他的成功、他的挑釁、他的失敗,以及他的退路。

「今天你看到的我是高高在上的大牌……我會讓你看看當年我是從多低微的地位開始出道。」
這是,一身無可否認江湖氣的北野武,最真誠的藝術家人生自白書。

◎ 北野武語錄:

˙一支單一年份的紅酒,再怎樣也好過薄酒萊新酒,不是嗎?電影就是一種有可能產出年份酒的藝術……拍片時我都會這樣告訴自己,就像生產一支列級酒莊葡萄酒(grand cru classé)是一段非常複雜過程的結果……當演員時也一樣,我寧可被當成年份酒來接受評斷,可以的話,還要是一支「有個性的」年份酒。
˙演員、電影工作者、像黑澤明那樣的大導演,或是色情片演員,說到底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寬衣解帶。每個人都讓自己的感情裸裎相見。我從來不曾取笑過色情片演員,因為我自己就跟他們一樣。
˙當藝人也不是永遠開心自在。但是,讓別人發笑,而且是用原創的自我毀滅方式讓人笑出來,是一種必要。只有讓人開心、得到娛樂,我才能算是有本事。
˙自從我母親過世後,我每天都在想她。我聽見她的聲音……打從她不在以後,我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尋找她。而且我相信,男人在他的一生中,對一個女人的愛,跟一個孩子對母親懷抱的愛,是沒有差別的。
˙生活在這個奇怪的世界裡,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地獄還是天堂。每天早上我一睜開眼,就沒有一分鐘屬於自己,從黎明開始,就被囚禁在諸多限制中。我應該已經在地獄了吧?
˙有好幾次,我跟我很喜愛的女人分手,但是比起她們,我更愛我的藝人與演員生涯。所以不管拿什麼來換,我都絕對不會為了一個女人犧牲掉我的謀生技藝與愛好的舞台、戲劇……即使我們彼此相愛也一樣。
˙藝術家應該保持自由,冒著被排斥與創作不受歡迎作品的風險,未必要反映當代世界的美學「標準」。

這一生,他只有一個追求:
永遠不讓自己無聊。
他永遠無法感到滿足;他緊追在生命後面跑。
這個無法饜足的永恆試煉,成了他創作的靈感動力。

以一種與美國、歐洲或亞洲製作大不相同的單純直率,
他從容瀟灑地在大銀幕上編織細膩的氣氛。
不論在日本國內外,都有為數眾多的群眾追隨他。
那些收看他電視節目的人,並非他書籍作品的讀者,
而那些欣賞他的電影的人,又是另一批群眾。

▲雙面北野武:電視人與電影人

˙曾以電影作品《花火》、《座頭市》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銀獅獎,影迷遍佈世界六十個國家;在日本,一般人最熟悉的卻是他的「電視節目主持人」角色,以及藝名「拍子武」。
˙主持的電視節目都有高收視率,電視曝光率高,手上節目不斷,擁有自己的製作公司與子弟兵(武軍團),形成獨特的媒體現象,甚至曾在1986年攜子弟兵闖入日本知名出版社「討公道」,引發知名的「講談社星期五事件」,事後遭判六個月緩刑,以及六個月內不得出現在電視上的禁令。
˙日文中有句常用的譬喻「大家一起闖紅燈,就肆無憚忌」,就是透過北野武的節目而成為流行語,影響力可見一斑。他在傳播界的影響力其實早伸入台灣,八○年代知名綜藝節目《百戰百勝》即以他的節目為藍本。

▲「世界級」的北野武
˙內容涵蓋北野武與大島渚、山本耀司、久石讓合作電影的過程、他出席威尼斯與坎城影展、畫作在巴黎卡蒂亞當代藝術基金會展出畫作等精彩歷程 。
˙電影大師黑澤明對北野武作品的評價:「我喜歡你的電影,我喜歡你拍攝和讓攝影機切入的方式。你的風格大膽又勇猛。」
˙關於政治與國際局勢,北野武也有獨特的看法,敢於發表異論。音樂家坂本龍一曾說:「北野武是我所見過最聰明的人之一。他可以成為一個偉大的總統,只要我們的社會願意接受。」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北野 武(Kitano Takeshi)
1947年1月18日生於東京,藝名「拍子武」(Beat Takeshi),80年代日本知名漫才(雙口相聲)藝人,並迅速以主持人身分在電視圈占有一席之地,1983年再以演員身分出演大島渚執導的影片《俘虜》,1989年執導處女作《兇暴的男人》,正式展開同時跨足電視、電影的雙面人生,在其後相繼推出的多部電影創作中身擔當導演、編劇、剪輯師。非學院派出身的他,在自學中逐漸確立不同於當代日本導演的自我風格,甚至獲大師黑澤明認可。
1997年以第七部作品《花火》在威尼斯影展奪得金獅獎,從此晉身國際級大導演,2003年再以《座頭市》拿下威尼斯影展銀獅獎。北野武在日本一直無法得到影評青睞,在歐美卻有無數忠實的崇拜者追隨,也深受西方影視圈人物敬重,包括美國導演昆汀.塔倫提諾、演員裘德洛。
身為特立獨行與前衛、暴力與下流、深情與感性的矛盾體,他從不滿足於腳下的位置,還要繼續帶著團隊往前進。他不知道「變老」是什麼意思,要他退休是絕不可能的事。
「就算變成老頭,我還是寧願繼續登台演出,只是為一個無足輕重的角色也沒關係……要是我能繼續做下去,而且再做很久,我會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米歇爾.坦曼(Michel Temman)

法國《解放報》駐日記者,另著有《安德烈.馬爾羅的日本》。

賈翊君
文化大學法文系畢業。曾從事影劇工作,於是懷著衝動去法國學電影。回國後從事翻譯,陰錯陽差接觸起劇場。目前為自由譯者,兼劇場翻譯,很難說哪天會不會去賣雞排維生。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