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世界是設計

世界是設計

作者 : 奧托.艾舍

作者 : Otl Aicher

出版社 : 木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340

售價9折, NT306

內容簡介


奧托•艾舍(Otl Aicher,1922年5月13日-1991年9月1日)

◎ 是德國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同時也是國際知名的設計師。

◎ 為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做的設計,被公認為歷屆奧運視覺系統的經典。

◎ 企業識別的創造者與開拓者,知名作品是:慕尼黑奧運整體設計、漢莎航空、法蘭克福機場。

◎ 創造Rotis字體,對字體的地位非常看重,他提出把字體設計工作看作一個大的模型和創意的來源。

◎ 創辦烏爾姆設計學院,其影響力與成就與包浩斯學院相當。烏爾姆藝術學院的最大貢獻,在於它完全把現代設計──包括工業產品設計、建築設計、室內設計、平面設計等,從以前似是而非的藝術、技術之間的擺動立場堅決地、完全地移到科學技術的基礎上來,堅定地從科學技術方向來培養設計人員,設計在這所學院內成為單純的工科學科。

在構思設計裡,人找到自己。

我們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是被我們製造出來的世界。

本書與構思設計本身的面向有關。在此,不把設計理解為精製、美化、裝飾。設計一字的最初意義隱含構思起草。設計首先是構思,雖然這個字在這段期間主要意味著美學上的整容。在構思設計中,人將自己的發展握於手中。發展對人而言,不再是自然,而是自我發展。

書中許多篇文章有著挑釁的基調。這個基調,沒有文學上的動機,不是風格,而是來自於刺激。

奧托‧艾舍要求一種徹底的回歸到根本。人們應當學會「活出自己的想法,自己規劃草案根據自己的設想努力工作並且根據自己的概念行動,」 而不是完全盲目的依靠政府,經濟權勢或精神權威。只有這樣,人才不會被周圍的關係被定位,而是自己主動去創造生活。在他作為設計師的四十年裡,他所設計的海報,符號標誌,書籍,展覽,表現式圖片和字體都是以這樣明確的理想概念作為出發點。

奧托•艾舍喜歡爭論。所以這本書裡有從實踐中得來的報告和有關設計史和建築史的插曲,但也有針對文化政治題目的攻擊性辯訴。當代的現代主義已經完全退化回基本的視覺美觀,所以他以一種有效的頑固意志,努力著為現代主義爭取一種新的創新。強調無論如何美學不能縮水成藝術。

‧設計與事態有關,是和語言同源相近的

語言也有許多價值,諸如具備了複述事態的能力。它的功效在於也能複述那個至今尚未說出的事態。它的尺度是像在抽象藝術裡透過語言自由操作內容,尋求它的準確性,人們會認為是失敗的。
設計在於發展符合其事態的產品。也就是說,首先它們要順應新的事態。在一個改變的世界裡產品也必須改變。

‧技術與美不可分

真正的技術是有所不同的。它是物質化的智力,結合目的性、以最少的花費找到最佳的解決方案。
技術上正確的不一定就是美的。技術的優化和視覺的優化是兩種不同的東西。但即使它們有不同的法則,以及是根據自己的類別去執行,它們都不能被分開。美是仰賴正確的事物,而且正確的事物必須在最佳的美學中開展。

‧包裝是謊言

一切都是設計。一切都可以被完成。所有的一切,生活的、日常的、私人的和公共的,都需要力量、精神、負責任的造型設計,進而掌握創意。但若僅顯示一些東西是不夠的。包裝是謊言。今日所有的一切都看起來都很不錯,但我們知道好看意味著什麼。特別是對那些想欺騙人的人。我們需要讓目光穿透裝飾,客戶也會因此而好奇。

‧好產品所傳達的信息

設計師的工作在於,在一種異質因素的衝突領域中去創造、去評判秩序規則。
產品始終是一種標記,而產品的品質應當是該產品標示出它是什麼。產品造型除了建立技術品質、使用品質,還有一種信息品質,即讓產品變得透明的、可理解的、明智的,涉及產地、生產作業、媒材、結構和需求。一個真正好的產品表現出來的就是如它的樣子。

‧世界只有兩種建築

從溝通的角度來看,只有兩種建築:一種是呈現,一種是代表;一種是呈現出一棟建築物為何在此,另一種則是展現一棟建築物如何令人印象深刻。有一種是告知的美學,一種是表達和展示的美學。有一種會說話和一種雕塑般的建築。

‧外在來自於內在,內在來自於外在

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企業形象有個優點,就是無需口述自我讚揚,就能對外產生強烈的影響力。這主要是腦力的勞動,需要企業、設計團隊與草案之間進行持續的深入討論才能完成。過程中,企業主與設計師要潛入彼此的理念。外在來自於內在,內在來自於外在。既然把理念引入產品內,製作就會成為理念,理念就會成為製作。除了產生圖像外,還有態度。

‧純美學只會帶來一種危機

一切具體的,一切真實的都有自己的美感特徵。但藝術作為純美學只會帶來一種危機,使得一切真實世界中需要的美感被忽略。不管怎樣美感不能有太多的分類,基本上只要兩種:純正的和平凡的,就像我們不能把宗教性的道德理念和生活中的道德理念分開來看一樣。

‧設計是生活方式,設計不是化妝品。

一把讓人無法安穩久坐的椅子,它是一把劣質的椅子,也有可能成為一件藝術品。只要把它掛在牆上,在一個不屬於它的地方,它就成為精神的配件。這樣的「它」從來就不是好設計。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奧托•艾舍
(Otl Aicher,1922年5月13日生於烏爾姆,1991年9月1日逝於拜揚邦鈞茲堡)。艾舍在一個堅決與納粹極權對立的環境中長大。讀小學時,與偉納紹爾(Werner Scholl)為同校同學。之後認識漢斯和蘇菲,他們是偉納的弟妹。為一位天主教信徒,青少年時期,他因為拒絕加入希特勒少年隊,而於1937年被逮捕,且被禁止參加1941年的高中畢業考試。(但二戰結束後,學校補頒給他高中畢業文憑)。1941年被徵召入伍,納粹黨欲提供他當軍官的機會,但被他拒絕。服役期間,他拒絕了所有可能升遷的機會,且由於受傷,得以不被派上戰場。

1943年,當漢斯和蘇菲兩兄妹因參與白玫瑰反抗納粹運動而被處決時,他協助了紹爾一家人。1945年他自軍中逃亡,和紹爾一家人躲在巴登符騰堡邦艾瓦廷恩。1946年,進入慕尼黑造型藝術學院學習雕刻,隔年在烏爾姆開設自己的工作室。

1952年他與漢斯和蘇菲•紹爾的姐姐英格•紹爾結婚。1946年兩人共同創立烏爾姆民眾社區大學,並替這所社區型的大學設計無數的廣告。自1940年末,他便和她的太太,以及馬克思比爾規劃創設一所自己的造型藝術學院。這個夢想終於在1953年實現,他們在烏爾姆的庫柏格成立藝術學院「烏爾姆(Ulm)造型學院」,並擔任視覺傳達講師。這是戰後德國最有影響力的設計學院,為瑞士之後產生國際主義的設計風格奠定基礎。1956年,馬克思比爾離開後,他成為校務委員之一。1962到1964年,擔任學院的院長,同時並擔任耶魯和里約熱內盧大學的客座教授。

1962到1972年,他是企業識別的創造者與開拓者,擔任慕尼黑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造型設計總監,這次的設計,也成為之後賽事視覺圖形標準化識別的經典傳統。除了為慕尼黑奧運從制服到入場券都做了完整的設計。主要的作品還有:博朗電器、德國漢莎航空、德國電視二台(ZDF)、ERCO-照明、法蘭克福機場等。之後他搬到拜揚邦南部阿爾高的羅提斯(屬羅伊特基希市),在一座磨粉廠上蓋起數間工作坊,做為團隊辦公室之用。

1984年創立羅提斯類比研究所,往後數年,發展出以此地名為名的羅提斯(Rotis)系列字體。他提出把字體設計工作看作一個大的模型和創意的來源。為了能在印刷和其他更大範圍裡使用的字體視作其終生的事。

1991年9月1日,他逝世於一起交通意外事故。2006年羅伊特基希市議會和中學校務會議把該市的實科中學命名為「奧托艾舍實科中學」。2008年慕尼黑舉辦設計展覽會,與會人士發起我們需要一條「奧托艾舍路」的運動,以表彰他作為一名視覺設計師,以及在慕尼黑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的貢獻。2010年,慕尼黑市議會將該市第12區的一條路命名為「奧托艾舍路」。

陳盈瑛
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
德國馬堡大學(Philipps-Universität Marburg)肄業,主修藝術史
私立輔仁大學德國語言學系研究所碩士
曾任職於臺北市立美術館展覽組、出版社總編輯
現為獨立自由工作者 ,專研藝術、人文社會領域

Otl Aicher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