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個小雞去天國

一個小雞去天國

作者 : 湯湯

出版社 : 財團法人信誼基金會信誼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50

售價85折, NT213

內容簡介


一本不能錯過的充滿哲思奇趣的小說

「嗨,小公雞,跟我走吧。」
「你是誰?」
「我是死神……跟我走吧。」


小雞心裡一顫,忍不住哭了起來。那些曾經想做、沒做過、來不及做的事,像跑馬燈一樣,一一浮現在小雞的腦海中。生命倒數前,小雞會怎麼做出抉擇呢?

死亡,這個大多數人不敢或害怕碰觸的生命議題,大陸年輕的知名作家湯湯卻透過帶著詩意又有厚度的文字,勇敢的跟孩子討論。《一個小雞上天國》一書裡共七個充滿奇思逸趣的故事,讀者可以跟著它們,經歷一個個看不見的世界中所發生的事情。像〈妖精的豐厚酬謝〉裡,妖精開出那麼誘人的豐厚酬謝條件,到底是要人們幫她完成怎樣的任務呢?如果人的心裡可以躲人,那你會想到誰的心裡去、而那裡又會裝著什麼呢?鬼的世界裡有沒有過年習俗?有的話,那又會是什麼樣的景象呢?在球球小妖谷的小妖世世代代都謹守著別去五厘米之外的鐵則,但去了五厘米之外,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湯湯用生花妙筆和出類拔群的想像力創作這些故事,讓我們重拾了對夢想的實踐勇氣與動力。

靈感是天上飛來的種子
我的童話寫作,完全依賴靈感的降臨。就好像田地裡收成的好壞,完全仰仗老天爺是否風調雨順。
相較於其他作家,我算不上是敏感的人。能讓他們心有所動的事物,在我這兒,常常不起一絲波瀾,我有時候懷疑自己擁有的是一顆木頭的心,這也入不了文,那也入不了文。難怪靈感對我如此吝嗇,它十天半月的不來,它一個月、兩個月的不出現,我望穿秋水的等候它,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找它,它就是躲著不見面。往往要在我絕望的時候,它才會突然的,調皮而輕盈的輕叩我的腦殼,「嗨,我來了。」

它來了,我捧它在手裡,放它在心裡。它像一枚細細的種子,我殫精竭慮想要它生根發芽。我為它成天胡思亂想,所有的胡思亂想,都將成為孕育它的土壤。想得越多,土壤便越肥沃,它將來的長勢便會越好。而生什麼根、發什麼芽,長什麼葉、開什麼花,卻是不能預知的。我好享受在這個過程中遇上的種種驚喜,或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或是夢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終於有一天,它破土而出,有了強壯的根鬚,有了第一片葉子,開出了第一朵花,我看著它慢慢的豐盈繁茂,然後在某個日子裡,心滿意足摘下它的果實。
為什麼寫鬼精靈童話呢?

有兩三年時間,我痴迷於「鬼精靈」童話的寫作,如〈最後一個魔鬼在雕花木床下〉、〈鬼的年〉、〈鬼牙齒〉等,這些童話引起了許多人的喜歡和關注,於是經常有讀者問我,你為什麼寫鬼童話?我於是也問自己,為什麼不以兔子啊、狗啊、貓啊、老鼠啊、獾啊、鼴鼠啊,作為童話的主人翁呢?我說不太明白,我只知道這些字眼不能讓我的心起一絲一縷波瀾,而當我突然和「鬼」這個字眼碰撞一塊的時候,我的心動了,敏捷靈活了,於是靈感洶湧而至,故事接二連三的蹦出來。小時候不敢聽鬼故事,但生活在村子裡,多多少少總會聽到一些。記得其中有一個,說的是一隻鬼從水裡鑽出來,嚇死了岸上的四個人。聽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正坐在戲台前,台上咿咿呀呀的唱著,戲台邊,一口池塘水清如鏡,一位老伯一邊看戲,一邊斷斷續續的給我們幾個孩子講著。

突然,毫無預兆的,戲台倒塌了,我被壓在了下面。幸運的是,我很快爬了出來,毫髮無損,且沒有一個人受傷。我拍著身上的塵土,眼睛無意間瞥到了池塘,池塘中央咕嘟咕嘟冒了一小會兒水泡,我打了個哆嗦,擦擦眼睛,水泡不見了。

這以後,但凡有人要說鬼故事,我就把兩隻耳朵緊緊捂著,一個字也不要聽。直到上初中時看了《聊齋志異》,喜歡極了裡面的嬰寧呀、小倩呀、阿寶呀,晚上都能夢見她們。於是在很多年、很多年後,我開始寫不嚇人的鬼故事,調皮的、善良的、憂傷的、浪漫的鬼,寫著寫著,就把自己寫醉了。
我想,世界上如果真有這些可愛的鬼,這個世界一定會好玩許多吧!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湯湯
作者簡介──湯湯
  「我打算用一輩子來寫童話,希望自己能寫到7、80歲,慢慢搭建起屬於自己的童話國。」湯湯,本名湯紅英,浙江武義人,是中國近年來十分活躍的新銳作家之一,現任武義實驗小學語文教師。
2003年開始痴迷童話創作,作品曾獲冰心兒童文學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金近兒童文學獎、兒童文學十大青年金作家獎等,並兩次獲得大陸最高兒童文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
  代表作有短篇童話集《到你心裡躲一躲》、《別去五厘米之外》;中篇童話《喜地的牙》、《穀子遇見豆子》;長篇童話《流螢穀》、《睡塵湖》。

何耘之
1962年出生於台北市。1983年開始從事兒童圖書的繪製工作。
喜歡挑戰不同面貌的文字作品,因為「合作」往往能創造出另一種驚喜!第一次看到這文稿就覺得非常有意思,主角不是是鬼就是妖,但都比人還有情義;還有可愛的小妖、小鬼怪,實在太有趣了!她說:「也不管自己能不能表達得好,就搶著接下畫了,雖然構思了很久很……還好總算滿意的傳達我對這作品的敬愛之意!」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