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田園 下午五點四十九分

田園 下午五點四十九分

作者 : 零雨

出版社 : 小寫創意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80

售價9折, NT342

內容簡介


詩的耕耘,就像田園的耕耘,為人類造就生存的美學。
草屋、籬落、田疇,至今看來,仍是富含邏輯與深意。
人類無法脫離這種基本的耕耘。
我重新對這種生存美學感到心動。或者說,它一直在我心動處。

廳堂大鐘的前面。此時時間最寂寞。秒針跑到哪裏呢,分針和時針心機深沉,按兵不動。那裏面有字。他們告訴人們字很好玩。但字怎麼寫呢?沒有人回答。最機靈最滋補的黑腳羌,都不認識字。春天過了。

我只想獨自一個房間。知道你在隔壁開著音響,我也嘴裏哼著歌。知道你們在隔壁馬路飆車打架,我也把飽蘸油彩的筆投向牆壁。除了紅色,還有黑色、棕色、黃色、白色。
知道你們在隔壁工地施工,架鋼條,開水泥攪拌車。把房子推倒,把房子建起。我也在建築,打字,取消,複製,貼上。

基於一種深情,我也會發出聲音。從鳥的嘴巴裏,從田塍的水影裏,從泥土的氣味裏。從老人、舊屋、朽木、颱風。從陌生的街道,破敗的夕色;從飢餓的皮囊,腐臭的肛門。

基於一種深情,我不想分清美與醜,善與惡,天使與魔鬼。黑色白色,高低貴賤,裏面外面,生與死。我走在異鄉,安分如一個生了根的鄉民。我一個人,熱鬧如帶領一整個家庭。

基於一種深情,每天都看到,新的好奇誕生,新的思維轉換。更多不知道來臨。我從前並不知道,它們數量眾多。我想再往裏走,我想看看生命的長相。仔細瞧瞧它。雖然它可能並無長相。基於一種深情。

不再有那些聲腔了,我只能是個無能的歌者。
漫遊。漫遊。輕聲吟哦。
我沒有鬧鐘。時常忘了眼淚。
輕如草芥的試探——空氣的溫度,人類的仁慈。
輕如心臟在器皿中,在身體的器皿中,搏動。
此時,我身處群山,環山如堵,堅固如岩穴。寂靜鋪蓋,如宇宙最偉大的發明。
我沒有放大鏡。望遠鏡。但我能看到空中細微的浮游物,在飛起,在散播。牠們的翅翼,唾液,速度。我能看到,是因為有一種東西誕生,維持了平衡。我看到那胎衣,透明,薄膜,剝裂。一個赤子走出,又一個赤子走出。勇敢,堅毅,眼神凝亮。他遊戲,他飛。此時,他來到懸崖,如履平地。他隨時轉換維度。他的心變換,在不同的空間。

此時恰好有個模糊的影子,從竹林那頭靠近。把方塊字冰結。堆高。想像著春天時它們將被飲用。如此而已嗎?彷彿有一個教人寫字的人,然而,字要怎麼成形呢?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零雨
臺北人,臺大中文系畢業,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東亞語文碩士。
1991年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曾任《現代詩》主編,並為《現在詩》創社發起人之一。
1993年她以〈特技家族〉一詩,獲得年度詩獎。2004年她應邀參加鹿特丹國際詩歌節,以及2011年由北島主持的香港國際詩歌之夜。現任教於宜蘭大學。 1983年開始現代詩創作
1990年出版《城的連作》 

1992年出版《消失在地圖上的名字》
1996年出版《特技家族》
1999年出版《木冬詠歌集》 

2006年出版《關於故鄉的一些計算》 

2010年出版《我正前往你》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