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孤獨的絕唱: 八大山人傳

孤獨的絕唱: 八大山人傳

作者 : 陳世旭

出版社 : 華滋出版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480

售價9折, NT432

內容簡介


墨點無多淚點多,山河仍是舊山河。
橫流薍石枒杈樹,留得文林細揣摩。---八大山人題詩


● 他是明末清初一代書畫宗師
● 他讓石濤、鄭板橋傾心且作詩歌頌
● 他啟發吳昌碩、齊白石、張大千等多位大家
● 他的大寫意花鳥畫在中國藝術史上獨樹一幟

八大山人為明代皇室末裔,歷經滿清入關的滄桑巨變,身為王孫而淪落市井,削髮作畫而出入江湖。

然而國破家亡的苦悶和抑鬱,卻滋養、孕育了他的不朽畫魂,使其無視紅塵幻象──沒有濃重的人間煙火,更沒有喧囂的浮華世態,他把畫作中的一切都化為只屬於他的心靈詩境。

在八大山人難辨莫測的筆墨裡,留給後人的是冷峻、乖戾、飄逸、狂放,以及難以揣摩的無窮心事;那些深藏在詩、書、畫、印中的隱喻,成為後人不斷鑽研和探尋的動力。

◎八大山人的繪畫
八大山人的畫中總藏有深刻的思想寓意。他曾畫兩隻孔雀站在一危石上,孔雀有三根尾翎,象徵清廷官吏頭上戴的雉翎,寓意清王朝如立危石,終將滅亡。他習慣藉花竹魚鳥象徵人生,或比喻自己。他還把「八大山人」連綴成像「哭之」或「笑之」的字形,來表示他哭笑不得的內心世界。

◎八大山人的章法
八大山人作畫善於運用大疏、大密和線條的穿插,往往在畫中留有大片空白,供觀者想像其間;他還善於將畫中物象引向畫外,將畫外物象引入畫中,使構圖表現境界擴大,充滿張力。

◎八大山人的花鳥畫
以水墨大寫意震驚四方。他的用墨淋漓酣暢、奔放恣縱,尤其用筆難度最大。八大山人筆下的線條,如枯藤搖振、剛柔相濟。他的後期花鳥畫,從用筆到造型,都開始變方為圓,在圓渾中寓以清剛。藏於南京博物院的《梅花圖》,雖然畫幅不大,但一筆梅枝就出現了好幾次的頓挫轉折、正側粗細變化,不能不令行家驚歎不已。

◎八大山人的山水畫
筆勢奔放、筆墨秀潤,不拘成法。因用花鳥畫方法為之,所以顯得墨韻鮮活、筆蒼墨潤,令人神往。他的渴筆山水更具毛澀蒼莽之氣。存於上海博物館的《水墨山水》圖,是他山水畫中的佳作,可資欣賞印證。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陳世旭
男,1948年生於江西南昌。現任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曾任江西省文聯主席、江西省作協主席。先後出版長篇小說、散文隨筆集、中短篇小說集多部。小說《小鎮上的將軍》、《驚濤》、《馬車》、《鎮長之死》分獲1979年、1984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1987-1988年全國優秀小說獎,首屆魯迅文學獎。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