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與中國無關 第二季: 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 (贈品版)

與中國無關 第二季: 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 (贈品版)

作者 : 范疇

出版社 : 八旗文化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360

售價9折, NT324

內容簡介


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襲來!!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 書介:

「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迅猛襲來!!
三十年後,可能有三種台灣面貌(或命運)。
而你,對,就是你!將決定三十年後的台灣是何種面貌!


在你做出決定之前,先來看看當下問題叢生、似乎陷入無解之境的台灣,並想想該怎麼辦,是否可以翻轉。

●台灣從中國帶來的中央/地方統治體制,加上美國式的一人一票的民主,結果竟然變成一帖對國家經營管理的毒藥,形成了「中央以財政控制地方,地方以選票箝制中央」的舉世無雙拔河機制。

●台灣今天的政府體制,是個雙重權責脫鉤的體制。在執政層次,大總統有權無責,而內閣「有功無賞、打破要賠」;在政府層次,中央「有財權無事責」,地方「有事權無財責」。

●當年,台灣充斥著低端的技職學校和商專,著實填補了勞動力的缺口,但是隨著逐步富裕,台灣並未沿著「經濟附加價值」的原理將勞動力升級為腦動力,主動放棄了例如德國、日本的高端技術腦動力教育路線,而是走上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人人就讀制式大學的路線。結果大學數量舉世無雙,培養出只有高中水平的大學生。

●就像美國根本沒有「本土原生」一樣,台灣事實上就是「移民雜燴」,一切的「本土原旨」論述都是虛構的,不過是來自大漢文化的某種扭曲投射罷了,一種大漢文化下「我者」與「它者」的海島場演出。這真的很弔詭:台灣雖然「去中國化」,但骨子裡還很中國,例如上上下下都抵禦不了對岸的「百姓史觀」統戰策略。

●除了人力及腦力,台灣別無資源。固然島上有「有機樂活派」、「小確幸派」,但是這些無一不是依賴大經濟環境而得以倡議的價值觀。如果大經濟沒落到一個程度,你幫我泡全世界最好喝的咖啡、我替你洗個全世界最舒服的頭,也將都不可能。說到底,以台灣的地理、人口、國民素質的條件,根本不可能承載一個「從此公主王子過著幸福快樂小日子」的自足國度;上世紀70-90年代的經濟增長,多半來自美國的眷顧以及中國的閉鎖,那只是上天給的紅包,但現在紅包已經被收回。
不再一一例舉,更多詳情請見本書。

承《與中國無關(I):就台灣論台灣》,范疇再次深化台灣各界關切的各種問題,並就政治、政府、教育、經濟、貿易、世代、史觀、主權國家,等等提出了獨一無二的范式翻轉和解決方案。

他認為,台灣如果陷在政治內鬥裡、經濟上和世界越發脫軌、價值上僅僅追求小確幸,只能被動而不能主動翻轉,那麼三十年後,根據東亞國際情勢的變化,台灣有可能出現下面的第一種和第二種情況。如果台灣人積極謀求改變,充滿了未來感和想像力,則可能會出現第三者情況。

第一種台灣:台灣在美中拉鋸遊戲下活著,政治上越來越被世界所遺忘,精力越發的消耗在內鬥。因為社會公義成為至高無上的台灣價值,綠色幸福成為主流中的主流,總體和人均GDP繼續滑落,但台灣也因此成為全球華人的幸福生活指標,台灣人自己稱呼自己為「海洋中的不丹」。新一代台灣人中,那些懷有世界大志、不甘於在地幸福有機生活的人,則四散於亞洲各國,與印度精英、中國精英合作或競爭,行為及價值越來越猶太化。

第二種台灣:台灣已經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自治區。兩岸經濟迅速融為一體,但是台灣的貧富差距卻未因此擴大,這是因為北京吸取了香港的教訓,社會上出現「共產黨果真比國民黨、民進黨更懂得照顧老百姓」的輿論。島內新台幣和人民幣混合使用,一度,中國的作家協會主席由台灣人出任,許多半官方機構也都如法炮製。選舉依舊進行,但大多數候選人已經被北京認證過。多數人民對此怨氣沖天,但最終還是在「一塊人民幣換一塊台幣」的美好誘因下,獨善其身。

第三種台灣:台灣先進行自身的再造,縮小政府層級;由當前的「中央/地方」體制,朝向「內部邦聯」體制移動;不論國營私營企業,均嚴格執行公司治理;百萬青年走出國門,恢復技職教育,但只走高新尖技術路線;不走「統、獨」路線,而選擇走出「無印良國」的第三路線;刪減軍費,軍力由20萬人降到10萬人並採取「男女比例平權制」,提高科技兵種女性比例至50%;不排除在「求異存同」的精神之下,保留「未來一個中國」的可能性。等等。簡言之,台灣要透過翻轉把自己打造成後主權時代的良國。

范疇認為,這三種台灣,主動權到現在為止還是在台灣手上,但是若不再做出選擇,台灣將永遠喪失主動權。

范疇,台灣這兩年最活躍敢言的專欄作家和兩岸、台灣社會觀察者,他不是僵硬顢頇的官方論述,也不是正襟危坐的學院派論述,更不是危言聳聽的議題投機分子,而是用你我都熟悉的語言、巧妙新鮮的比喻,另闢蹊徑地描述和分析我們的社會!一刀就切中要害。

《台灣會不會死?—一個火星人的觀點》(II)-書介:
為什麼國民黨要向麥當勞學習?民進黨的「去中國化」為何淺薄?
民主獨夫在台灣是如何煉成的?台灣為何必須走「小國工匠經濟」?
為何台灣擺脫「主權迷思」就能一飛沖天?
上述提問,都和台灣身體出現的各種病症有關,
這三種病分別是「封閉病」、「中國病」和「主權病」。

台灣社會分歧嚴重、政府無能、國家處於空轉狀態。經濟停滯不前,若干產業陷入困境。台灣的世界觀非常封閉,社會保守自溺,淪落為亞洲第一村。何以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是政治民主化的必然代價嗎?作者一針見血的指出,台灣當前的問題,表面上是民主不成熟所致,實際上則是台灣體內的「封閉病」、「中國病」以及來自外部但進入意識深處的「主權病」使然。台灣的體制、文化和身體裡,還殘存著這三種病毒,所以台灣才會陷入此般境地。
  
作者尖銳發問:今天,清朝皇室已經消失100多年,台灣所謂的民主化也已經20年,但請問,台灣政治人物,不分藍綠,腦袋中的朝廷意識、長官意識消除了嗎?台灣人民腦袋中的百姓意識洗掉了嗎?台灣的選舉,是不是還停留在一人一票選父母官的原始階段呢?人民是不是還只把自己當成老百姓而非公民,期待「民主」的結果就是傳說中的包公清明斷案、媽祖無限慈悲?
  
小小台灣,只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卻仍然穿著中國傳統的「中央/地方」行政大衣,藍綠政黨都還背負著「中央黨部/地方黨部」的沉重框架,是不是很中國?包括林益世案在內的各種案件所透露出的政治弄權及官商交易,是不是也很中國?即便是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民主機制,卻被修憲成世界獨有的大總統獨夫體制,內閣只能唯唯喏喏,難道這不中國?國營事業的種種弊端,難道不也是很中國?
  
此刻,正值中國大陸強勢崛起,來自對岸的強勢力量透過各種管道,並形成跨海峽的政商聯盟,更加侵蝕了台灣的病體。並在這一背景下,台灣需盡快醫好自己在制度、文化、思考方式的「中國病」,需要進一步「去中國化」,脫變成華人世界文明的領頭羊和看門人,否則台灣會不會「死」,會的。物理上的台灣永遠存在,心理上的台灣正處於民主化以來的最大危機階段。

而台灣的生與死,也會牽涉到中國大陸的生與死,甚至牽涉中華文明的長遠出路。因此兩岸之間的關係,在此意義上是病友關係。誰先治癒病體,誰將在未來的文明空間獲得更大的主動。目前,香港的實踐驗證出一國兩制的侷限,台灣的分歧也彰顯出一中各表的困窘。作者指出,建立在主權理論之上的解決方案,必然陷入主權死結,動彈不得。台灣應該利用自己的自由電子般的無主權身份,率先提供不同的價值。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范疇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哲學所碩士、台灣大學哲學學士、新加坡國家初級學院理科;連續創業者——曾從事數位教育、數位遊戲、衛星遠距教學、零售連鎖、人力資源、企業及政府組織戰略等行業於美國、新加坡、台灣、中國達三十年。

現處於半退休寫作狀態,為香港《亞洲周刊》、台灣《經濟日報》、《中國時報》、《蘋果日報》專欄作者,曾出版《與中國無關:就台灣論台灣》、《台灣是誰的?》、《中國是誰的?—從台北看北京》、《大拋錨》、《台灣會不會死?》等書(八旗文化出版)。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