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在樓群中歌唱

在樓群中歌唱

作者 : 東紫

出版社 : 人間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20

售價9折, NT288

內容簡介


大陸70後女性小說家──東紫的第一本台灣小說集

寫作,是東紫袪除生命中恐慌的藥。

你整天都這麼高興啊?
他嘿嘿笑笑說,又沒啥不高興的。
你怎麼總唱這一首歌?
我就會這一首。


李守志是一個高興就想哼歌的人。要去省城打工了,李守志在去縣城坐車的山道上,哼唱著──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他老婆朱桂芹說,整天哼哼哼哼的,跟牙疼似的,咋不放開嗓子眼唱呀?李守志知道朱桂芹是故意引逗他,就說,妳以為我嗓子眼是隨便放的?關鍵的時候才放一下。李守志的話,跟蜜一樣抹在朱桂芹的心上──她知道李守志僅有的兩次放開嗓子眼都是因為她。
── 〈在樓群中歌唱〉

白貓一動不動。我突然想起五年前母親臨終的時刻。那也是個深夜,我孤獨地守在她的病床前,眼睜睜地看著她一點一點地衰亡。遠離。我被無能為力的悲哀控制了,看著自己的雙手痛哭不已。年富力強的它們竟然成為了一種擺設,絲毫沒有用處。幼年的時候,弱小的它們都能牢牢地拽住媽媽的衣角呀。我撫摸著白貓,生怕在抬手的剎那間丟失了它的呼吸。這一刻,我重新記起了守在親人病床前的強烈感覺——渴望著那呼吸是有形的,是能夠用手牽拽住的。渴望人和死神之間是有繩索的,是能夠由親人組成隊伍力拔的。但是,生命在危機的時刻總是孤獨的。孤獨地抗爭。
——〈白貓〉

她看著那個無法伸展成葉片的芽苞,那樹林一樣擁擠著拼命消散自身的顏色博取別人一聲喝彩的短暫,想到那其實就是一個個生活裡的女人,在人生的舞台上沒有兩隻水袖的女人。或許水袖是有兩隻的,但舞動的只能是一隻。另一隻必須是緊握著的,是永遠不能順應生命和情感的需要拋撒舞動的。
——〈春茶〉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東紫
本名戚慧貞,山東莒縣人,供職於山東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業餘時間進行文學創作。主寫小說,偶寫散文詩歌。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山東省簽約作家。2004年始在《人民文學》、《中國作家》、《十月》等報刊雜誌發表作品,創作長篇〈好日子就要來了〉及中短篇小說若干。作品曾被《新華文摘》、《小說月報》、《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小說選刊》、《作家文摘》、《作品與爭鳴》、《中篇小說選刊》等及多家年度選本選載。出版中篇小說集《天涯近》、《被複習的愛情》、《白貓》。作品曾入選中國小說學會年度排行榜、名家推薦中國原創小說年度排行榜。曾榮獲人民文學獎、中國作家新人獎、山東文學優秀作品獎、山東省第二屆泰山文藝獎、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獎、魯迅文學獎提名等獎項。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