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奇想與微笑: 太宰治短篇傑作選

奇想與微笑: 太宰治短篇傑作選

作者 : 太宰治

出版社 : 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360

售價79折, NT284

其它優惠/消息
內容簡介


關東無賴派頹廢領袖太宰治VS.關西妄想系怪宅冠軍森見登美彥
跨越世代的才子結合
編選出太宰治十九篇最精彩的奇趣之作


「這些作品的每一篇全都充滿了我個人濃濃的回憶。此時此刻,把它們逐一謄寫進目錄裡,那感覺就像正在鋪擺世間罕見的珍貴寶石一樣。」
──太宰治

「原來太宰治也會寫這種異想天開的有趣文章!」
我尤其希望將這本選集推薦給年輕讀者,讓他們知道原來太宰治也會寫這種異想天開的有趣文章。儘管太宰治寫了不少苦悶積鬱的文章,可他也寫過讓人看了破涕為笑,一掃陰霾的文章。
──森見登美彥

藉由森見登美彥之眼,太宰治異想、奇想、戲謔的華麗文章就此展開!

「我來找妳玩囉,嘻嘻嘻!」狸貓的笑容中半是難為情,半是色瞇瞇。
「哎!」兔子毫不遮掩地露出厭惡的神情,彷彿在說「怎麼,是你呀?」……噢不,比那樣來得強烈,比較接近「你怎麼又來了呀?真是厚臉皮!」的感覺,……不對,還要更強烈一些,像是「哎呀,真討厭!瘟神又來了!」這樣的態度,……不不不,應該是更為強烈,幾近於「髒死了!臭死了!你去死吧!」這種極度的厭惡,非常明顯地寫在兔子的臉上。無奈的是,所謂的不速之客,通常不會察覺到主人家對他的厭煩。這是一種令人相當難以理解的心態,還請諸位讀者對此多加留意。倘若去拜訪別人時,出門前心想「好麻煩,好無趣」,不情不願地出門,反而會受到由衷的熱忱招待;相反地,若是滿懷期待地出門,想著「嗯,那一家的感覺真舒服,就跟自個兒家裡一樣」,甚至認為比自家更為舒適,簡直是吾人唯一的避風港,結果多半會給對方造成困擾、厭惡和懼怕,主人甚至會將掃把抵在隔扇的後方。只有傻瓜才會把別人家當成避風港。說得更確切些,那樣的人對於登門造訪這件事,有著天大的誤解。除非有特別的要事相談,否則即便是至親的住處,也不應該隨便上門打擾。倘使有人懷疑筆者的這番忠告,不妨看看這隻狸貓吧。

他們一接到原田喝賞雪酒的邀約,宛如得到了救星一般,頓時得以從除夕將至的煩憂中暫時脫身,各自張羅起衣裝,有人忙著撫平紙袍子上的摺痕;有人忙著探頭進壁櫥裡找傘、找布襪,把櫥子裡雜七雜八的物什統統翻了出來,最後在浴衣外面套上無袖外罩;有人總共穿上五件單層和服後,再拿舊棉布裹在脖子上遮掩領口說是有些傷風;有人將妻子的窄袖和服反過來穿,刻意捲起袖子以掩飾其原本的樣式;有人穿短襯衣下搭褲裙,外頭再罩上繡有家徽的夏用外掛;有人把綻了棉裡的防寒袍子下襬撩起來塞進腰帶後方,露出了一雙毛腿。總之,沒有任何一人的衣裝是得體的,可畢竟前來原田家聚會的人是一群武士,誰也沒取笑彼此身上的怪模怪樣,而是嚴肅地相互問安。

原田為大家布置了簡單的酒菜。來客當中有一位端著酒杯,顫抖了起來。眾人忙問何事,那位客人拭著眼淚答道:
「無何不妥,諸位無須掛心。在下因貧,許久滴酒未沾,說來羞愧,已忘記如何飲酒了。」說著,他露出了淒涼的笑容。
「彼此彼此!」那位穿短襯衣與褲裙的客人膝行向前,說道,「在下方才連喝了兩三杯後,忽然感到相當陌生,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是好,連怎麼醉酒都不記得了。」
看來,眾人皆十分感傷,無不小心翼翼地低聲交談,把酒對飲,就這麼喝了一些時候,這才逐漸回憶起醺然的感覺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太宰治
東京出身的無賴派小說家。
因四次自殺未遂而產生頹廢派的小說風格,
又和坂口安吾、織田作之助、石川淳等人同屬「無賴派」。
一般認為,身為此派別其中一員的他喜愛頹廢作風。
然而,太宰本身撰寫這類消極頹廢作品的同時,也是此世代作家中最常於作品中「祈求神明」之人。
作品繁多,但評價兩極,曾入選第一屆「芥川賞」,也曾被三島由紀夫公開質疑其作品刻劃不深。
著有《人間失格》、《斜陽》等眾多作品。

■編者簡介

森見登美彥
京都出身的妄想系小說家。
以京都大學生活為題材的首部小說《太陽之塔》便獲得了「日本奇幻小說大獎」。
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獲得「山本周五郎獎」、「本屋大賞」第2名、《達文西》(ダ・ヴィンチ)雜誌年度小說讀者票選第1名。
2008年憑《有頂天家族》獲得「本屋大賞」第3名。
另著有《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狐狸的故事》、《美女與竹林》、《宵山萬花筒》等熱銷作品。

■譯者簡介

吳季倫
曾任出版社編輯,選書精準,現專職譯述,譯有《無家可歸的中學生》(簡體版上海譯文出版社)、《父親的帽子》、《奢侈貧窮》、《東京下町古書店》系列(以上野人文化)、《津輕》(馬可孛羅)等書。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