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七角樓

七角樓

作者 : 納撒尼爾.霍桑

作者 : Nathaniel Hawthorne

出版社 : 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320

售價9折, NT288

內容簡介



◎繼《紅字》後,公認是霍桑最好的長篇小說。影響恐怖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H. P. Lovecraft,美國三大恐怖小說家之一,被史蒂芬.金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恐怖小說家)的創作。
◎19世紀出版後,第一年銷量直逼《紅字》(The Scarlet Letter)
◎隱含霍桑家族獵巫傷痕,從最惡名昭彰的歷史中解剖人性。
◎揹負祖先原罪的後代子孫,是否能從過去的罪孽解脫?承襲罪孽的遺產後,人生是否只剩下「仇恨」?
◎雜揉巫術、詛咒、復仇、愛情……霍桑用巧妙精緻的小說情節,挖掘悲憤人生的救贖之光。

唯有穿梭兩百多年間的七角樓,才能解開世代相傳的「血的詛咒」……
當你繼承的遺產不僅僅是一棟豪宅,而是「一份詛咒」,人生是否只有「重蹈覆轍」祖先的過錯?或是將繼承而來的詛咒再傳給後代?
兩百多年前,獵巫事件成為小鎮村民間耳口相傳的爐邊軼事,所有的耳語總圍繞在品欽街道上的七角樓。這間屋子隱含兩個家族的故事,經歷人間幾番苦難與享樂,以至於它的木材也已經潮溼得像滲出鮮血般;七角樓本身像是一顆巨大的心臟,有它自己的生命,充滿豐富而又暗淡的回憶:
貪婪的品欽上校覬覦馬修.莫爾一手打造起來的家園,誣陷他的信奉魔鬼的巫師,冷酷無情地將無辜的老莫爾送上絞刑台,臨刑前的那一刻,老莫爾面帶復仇的神情說出詛咒:「上帝會叫他飲血!」上校侵佔老莫爾的土地後,原先遠近馳名的莫爾泉水染上了謀殺的陰影,七角樓也從此佈滿古老憂鬱的氣味。

小心!不能喝「莫爾井」裡頭的水,也不要用井水洗臉!
從此,莫爾家園那口滋味甘美清洌的泉水滋生了細菌,但凡飲水後,必定會受腸胃痛之苦。傳說,如今那口蜿蜒在豪宅七角樓邊的井水經過巫師鬼魂施過魔術,轉變成警世的毒藥。
品欽上校的後人承襲了七角樓這份遺產以及詛咒:「上帝會叫他飲血!」──像蜘蛛網或煙垢般縈繞在七角樓裡的詛咒,滋生在品欽家族的恐懼中,傳說品欽家的人喉頭會發出咯咯血聲……

七角樓豪宅宴會才剛始,巫師幽靈的捎來的死亡詛咒,鬼魂註定成為品欽家族的邪惡精靈──
宴會的主人品欽上校僵死在書房,喉頭上長了一隻枯骨手。
兇手血債血償了,生存下來的莫爾家族的後代,披著老莫爾陰魂不散地的斗篷,繼承了那份血咒的神秘力量:他們的眼睛擁有神奇的力量,可以控制人的夢境,以「催眠術」揹負他們的仇恨。

「我們是永遠也甩不掉『過去』這個包袱的!」過去是否能埋葬在過去?
滄桑往事間,人生是否只剩下「報仇」這一個選項?
七角樓隨著品欽上校莫名驟死,衰敗下去了,上校的後代子孫也隨著七角樓的墮落浮沉於世,延續祖先的罪孽死守七角樓已逝的繁華,像是沒落的貴族,敵對的莫爾家族後代,也揹負著仇恨,兩個家族的後人承傳這份悲劇,似是「亡者」的奴隸──「過去」像巨人的死屍一樣壓在「此刻」上面!像是一個年輕的巨人被迫盡精力把過世已久的祖父屍體揹在身上。

驚心動魄的愛情──
這份遺產的代價太高,負載的詛咒又太重,必須由品欽家的人世代相傳!
木匠莫爾以一紙羊皮卷的祕密對愛麗絲.品欽施行催眠咒,她變成任他擺布的玩偶,叫她笑就笑,命她哭就哭,愛麗絲成為莫爾二世復仇的道具。

過去的詛咒不斷糾纏,家族間的仇恨漸漸從耳語流言中浮上檯面,隨著神秘銀版照相師荷格雷出現,命運之神也正在排演人生最後一幕大戲,上校費盡心機掠奪而來的土地是否終將物歸原主?
延伸閱讀
《霍桑短篇小說選集》(Selected Short Stories of Nathaniel Hawthorne)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納撒尼爾.霍桑 Nathaniel Hawthorne
美國浪漫主義小說家。出生於美國麻薩諸塞州薩勒姆鎮(Salem, Massachusetts),當地曾於1692年發生薩勒姆女巫審判案,而霍桑的祖先是這場驅巫案的三名法官之一。據說為了驅除受害者對霍桑姓氏降下的詛咒,霍桑在二十三歲時(1827年),在家族姓氏的拼寫中增添了一個字母──W。
霍桑來自新英格蘭地區沒落的貴族世家,世代皆為虔誠的清教徒。他的父親是一名船長,1808年死於黃熱病,他的母親帶著霍桑手足三人投奔娘家。九歲時,霍桑因意外而跛足,度過了兩年拄杖養傷的歲月。
1821年,進入大學(Bowdoin College)念書。1825年,回到薩勒姆鎮,開始長達十二的的隱居生活,蟄居於自稱為「貓頭鷹巢穴」的房間裡。嗜讀薩勒姆鎮的古老巫術時代的歷史。
1828年,匿名出版小說《范蕭》(Fanshawe)將未出售的小說付之一炬,轉而潛心創作短篇小說,。1839年至1841年,擔任波士頓海關督察的職務。1841年,用存款取得超驗主義者的布魯克農場會員身分。1842年,與索菲亞.皮博迪(Sophia Peabody)結褵,居住於「古屋」(The Old Manse)。1852年移居康科德的「The Wayside」,與鄰居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結交,期間不斷創作短篇小說。1850年,出版《紅字》(The Scarlet Letter),從此聲名大噪。之後又出版了長篇小說《七角樓》(The House of the Seven Gables, 1851)、《福谷傳奇》(The Blithedale Romance, 1852)、《玉石雕像》(The Marble Faun, 1860),童話《奇妙故事》(A Wonder-Book for Boys and Girls, 1852)、《纏繞樹林的故事》(Tanglewood Tales),傳記《富蘭克林傳》(The Life of Franklin Pierce, 1852)。
他一生共寫下一百多篇短篇小說,將多數作品分別收入《重講一篇的故事》(Twice-Told Tales, 1837/1851)、《古宅青苔》(Mosses from an Old Manse, 1846/1854)、《雪影》(The Snow-Image, and Other Twice-Told Tales, 1852)。
1864年5月,旅途中於睡夢中逝世。五天後安葬於康考德的睡谷墓園(Sleepy Hollow Cemetery),墓碑是一塊簡樸的石頭,僅刻著他的姓氏:Hawthorne。


■譯者簡介

賈士蘅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考古人類學系碩士、美國哈佛大學人類學系及藝術史系博士班肄業、威斯康辛大學中文系博士班肄業。現從事自由翻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