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佛化萬相: 西藏佛像美術展

佛化萬相: 西藏佛像美術展

作者 : 醍醐藝術

出版社 : 人類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800

售價9折, NT720

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來自青藏高原雪域沙漠的佛教藝術饗宴
讓你一覽西藏美學的多樣風貌
1. 西藏文化與藏傳佛教視覺美學巡禮 – 本書詳盡介紹西藏與佛教的關係,藏傳佛教的歷史脈絡、西藏各教派、各大有名寺院一目瞭然。想要一窺神秘世界屋脊的文化風貌,這無疑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2. 新時代西藏藝術發展變遷一次呈現 – 書中集結了丹巴繞旦、嘎瑪德勒等傳統唐卡大師的傑作,也展示新生代唐卡畫師在題材和技法上的探索;當代藝術領域中,雪域高原老、中、青四代藝術家的作品傳承有序,西藏藝術在新時代的發展變遷清晰可見。
3. 24.3 cm * 34.3 cm 大開本雪銅紙高品質印刷,讓讀者飽覽各家藝術的精雕細琢,掌握每一作品細緻表現的原汁原味,翻開畫冊進行藝術欣賞將是場視覺禮讚。

[內容簡介]
一次喜馬拉雅藝術的朝聖

佛法說,佛本無相,亦說佛有四萬八千相。所謂「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千百年來,眾生眼中,佛萬相不同,但相相歸一。在源遠流長的佛教美術史中,塑造佛像是修佛者尋求證悟的途徑,也成就佛教藝術的輝煌。

這份虔誠在西藏這片佛教聖土亘古綿長。

信仰在心底生成衝動,促使人們以雙手描繪心目中的佛。在壁畫、唐卡、布面重彩、油畫、丙烯畫、雕塑、影像、裝置等各個藝術領域,藝術家們憑藉各自理解,創造出佛的萬千變化,在烈日與雪山的映照下,不斷刷新表達的方式。

西藏藝術與中原漢地藝術的巧妙結合,
激盪出和諧多樣的美學可能性

歷史上,西藏唐卡的繪製嚴格遵循《造像度量經》,而在漢地藝術、攝影技術和西方藝術相繼傳入後,唐卡也開始步入現代性:不僅唐卡大師安多強巴開始思考如何創新,內地藝術家的到來同樣帶來新鮮元素。1970至1980年代,韓書力、余友心等開拓者在深度掌握西藏藝術的基礎上,與本地畫家共同探索,開創「西藏畫派」,並形成「布面重彩」這一融匯唐卡和漢地工筆畫的藝術形式,在藝術上形成了深層次的異質同構,多元一體。到當代,嘎德、諾次、德珍等新一輩藝術家已不受高原雪山的地域限制,在全球化視野下表達佛像。從形式和內容上,藝術家們相繼拓寬「佛相」的邊界,也推動著西藏藝術史的演變。

本畫冊「佛化萬相美術大展」意圖通過呈現多元的西藏佛像藝術,一窺「四萬八千佛相」的冰山一角,彰顯西藏藝術家們的靈性智慧,探討「佛相」作為一種藝術主題的無限可能。同時,也向外界展示西藏藝術近年來傳承、演進的實相。

[作者序]
西藏藝術的神聖價值

文 盛立宇 醍醐藝術聯合創始人

最高的真實,本然的真實,就是最高的對立與矛盾的解決。
—黑格爾《美學》序論

當下的藝術已經越發讓人困惑。評價藝術的依據,需要越來越多語境和知識的準備。眼前的藝術,越發接近生活的同時,也正在遠離生活,成為一個由精英構建,廣為大眾接受的系統。

但藝術本源並非如此。如果我們保留對藝術的古典定義,起源於巫術的藝術應當能直接觸動靈魂,增進我們對世界本質的知識,照亮科學和宗教無法照亮的角落,給予人關涉心靈的啟示。

在西藏,藝術仍然具備這種可能性。西藏的藝術是一種神聖藝術,拔高但絕不疏離生活。藏地人民在家中觀修,在廟堂禮佛的過程中,信仰、生活、藝術三者息息相關。西藏藝術描述的對象無限,以圖像作為媒介,提供人們觀想與內省的心靈通道。要實現這一目的,西藏藝術家們就要完成一項卓絕的跨越:以有限之圖像,承載和顯現理念之無限。最好的西藏藝術,也就是實現絕對真實與相對真實的統一。

當然,這並非西藏藝術獨有。在西方的神聖藝術,譬如拜占庭繪畫中,我們發現藝術提供同樣的功能。既定的母題,嚴格的聖像繪製儀軌,都要求藝術家克制自身的想像力。其主要目的,是為了讓藝術形式和主題精神化。神聖藝術尋求再現的,不再是表象界不斷變化的真實,而是試圖再現信仰的真實。這種藝術不是藝術家個人的表現,而是用形象寫下的神學。這給我們理解西藏藝術提供一種新的方法論。西藏的宗教卷軸畫唐卡有著嚴格的繪製儀軌。傑出的西藏繪畫大師們以自身的修行和藝術實踐,發展出《如來佛身像量度明晰如意寶珠》、《時輪度量經》、《身像比例大日經》、《佛像量度顯密明鏡》等造像典籍,規定了佛造像法度和比例。由於這些規定的存在,一般認為唐卡具有太多內在規定,缺乏進行「創作」的可能,至今仍在官方美術系統內歸類為「工藝美術」。

然而,這是對神聖藝術的誤解。整個西方文明由於對理性的信仰,已習慣將最高價值放在「創新」上。成功的藝術家最好有所繼承,但更重要的是提供對美術史的「進步」。歷史似乎只有創造變化才有意義。時間帶來進步,進步就是福音—這是十分西方的觀念。

在東方,在西藏,人們有一套不同的信仰。在這裡,真理不會因為時間的前進而褪色。這種世界觀下的藝術,並不強求「進步」。一般的藝術激起我們的情緒,西藏藝術讓我們內心平靜。這樣的語境下,儀軌和度量是為了馴服心性,規訓念頭,讓奔放的想像力進入一種神聖的秩序中。對於繪者來說,這是一種心性的訓練,對於觀者來說,這提供一種內省和觀修的心靈環境。

對走近西藏藝術的觀者來說,他們會被西藏藝術的「靜氣」打動:人類要將內心規訓到何種程度,才能將線條和比例做如此精密的安排?對藏傳佛教信徒而言,發生在廟堂裡,觀者與畫作之間的,不是純粹的審美與被審美的關係,而是一次信仰事件。藉由神聖藝術,觀者的自我精神通過與神聖者的接觸得到高揚,有限的肉身與無限理念得到統一,這是人類在塵世能夠得到的最後解決和完全滿足。

西藏藝術的這些特質在現代得到了繼承和發揚。丹巴繞旦、嘎瑪德勒、羅布斯達等藏地唐卡泰斗嚴守法度,守住唐卡藝術之正宗;漢地藝術家韓書力和余友心受西藏古格王朝壁畫出發,以空靈筆意呈現歷史的厚重,水墨中展現的「空性」尤其值得玩味;當代藝術家嘎德以喜瑪拉雅融水鑄成冰佛,水從無形到有形,最終復歸無形,象徵佛法無際,以及執著之虛妄;當代藝術家諾次將古董僧袍置於枯山水之上,以西藏密宗和日本禪宗的對話製造出一個心靈的宇宙;攝影家旺久多吉、楊延康、薛華克以攝影為媒介,數十年記錄藏地,呈現出「人有佛性,佛有人情」的殊勝影像。

「西藏文化薰禮─佛化萬相美術大展」中,我們希望提供這樣一個場合,讓西藏藝術的神聖價值得到高揚。無論是壁畫、唐卡還是當代藝術,藝術家用心念構築出關於信仰的真實。在這場代表今日西藏藝術最高水準的大展中,觀眾得到的不僅是一次審美體驗,更是一次信仰昇華。

文 盛立宇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醍醐藝術
關於醍醐…
醍醐藝術的出現,是為了完成一次創舉。
放眼當下的西藏藝術領域,許多人嘗試繼承它壯麗的過去,許多人嘗試開拓它多元的未來,觀念每天都在更新,卻缺乏線條清晰的描述和總結。在這個網際網路發達的年代,訊息傳遞迅速,藝術自然也與之緊密連結,然而西藏藝術儼然並未在資訊傳播技術的日新月異中受到很好的眷顧。
醍醐藝術的出現,令古老的西藏藝術得以在網際網路資源的擁抱下,煥發新的光彩。醍醐藝術的發起者是一群傾心西藏藝術的媒體人、視覺文化研究者,在有相同理念志趣的投資人支持下,讓西藏的豐富資源獲得整合,計畫打造一個囊括西藏各類領域主要藝術家的媒體平台,以專業的視覺呈現、高品質的訪談,描繪、總結西藏藝術的當代面貌,並透過四通八達的網路,讓更多群眾能一起感受西藏藝術的真實原味,進而推動其發展。
醍醐藝術並非僅是個被動的網路媒體。在彙整統合西藏各類領域藝術家資源的同時,如何運用廣大社會資源,讓西藏藝術能夠獲得有效的推廣與發揚,將是醍醐藝術的最重要責任與使命。身為策展者、宣傳者與討論發起者,醍醐藝術將為藝術家架設通往市場的橋樑,也將與諸多品牌合作,探索藝術衍生品的無限可能,讓藝術的生命力真正活絡起來。
相信來自社會各方的支持與鼓勵,將是醍醐藝術追求西藏藝術精神層次昇華時的最大原動力,亦讓不懈的觀察得以持續忠實勾勒當代西藏藝術的流變線條,藝術的真正價值方能不斷超脫既有,西藏文化的精髓得以透過藝術的精雕細琢永續傳承。
命名釋義:
醍醐灌頂,出於《敦煌變文集•維摩詰經講經文》:“令問維摩,聞名之如露入心,共語似醍醐灌頂。”佛教指灌輸智慧,使人徹底覺悟。
《涅 槃經》卷十四雲:“譬如從牛出乳,從乳出酪,從酪出生蘇,從生蘇出熟蘇,從熟蘇出醍醐,醍醐最上,若有服者,眾病皆除,所有諸藥,皆入其中。”以之比喻佛 出於《十二部經》,從“十二部經”出《修多羅》,從“修多羅”出《方等經》,從“方等經”出《般若波羅蜜》,從“般若波羅蜜”出《大涅槃》,猶如醍醐。

醍醐藝術是一個傳播、發現、收藏西藏藝術的平台。旗下網站tihho.com提供最為專業的西藏藝術收藏服務。醍醐期待與您共同開啓靈性與智慧之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