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对莱布尼茨哲学的叙述、分析和批判

对莱布尼茨哲学的叙述、分析和批判

作者 : 费尔巴哈

出版社 : 商务印书馆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45

售價9折, NT131

內容簡介


譯者引言
《對萊布尼茨哲學的叙述、分析和批判》一書,是費爾巴哈早期的一部重要的哲學史著作,寫于1836年,出版于1837年。1830年,費爾巴哈因寫《關于死與不死的問題》一文,反對基督教關于靈魂不死的教義,被愛爾蘭根大學當局辭退。費爾巴哈希望通過撰寫哲學史著作,表現出自己的才能而重返大學講壇,因此于1833年出版了《近代哲學史》(從培根到斯賓諾莎),1837年出版了此書,1838年出版了《比埃爾•培爾》一書。這三部哲學史著作雖然使他在學術界博得很高聲譽,但由于反動勢力的阻撓,他始終未能重返大學講壇。

費爾巴哈在著述此書時仍未擺脫唯心主義觀點。1847年費爾巴哈在編纂自己的全集時,把這部著作收入《全集》第五卷,幷從唯物主義觀點補寫了第二十一和二十二節以及許多注釋。從這裏也可看出費爾巴哈思想從唯心主義到唯物主義的發展。1904年,爲紀念費爾巴哈誕生一百周年,費爾巴哈的友人博林和信徒約德爾編輯了《費爾巴哈全集》第二版,把這部著作收入第四卷。列寧在1914—15年間根據這個版本閱讀了這部著作,幷作了詳細摘錄,寫下許多精闢的評語。列寧的《摘要》對于理解費爾巴哈的這部著作極其重要,具有深刻的指導意義。譯著試圖以列寧的評論爲指針,對這部著作的基本內容作一簡略介紹。

《對萊布尼茨哲學的叙述、分析和批判》一書雖然是費爾巴哈的早期著作,但它是在廣泛深入地研究萊布尼茨著作的基礎上寫成的,包含有豐富的資料,提出許多重要的論點。列寧給與這部著作以很高的評價,他在摘錄此書時指出:“在對萊布尼茨的精彩叙述中應當摘下某些特別出色的地方(這是不容易的事,因爲第一部分【第1—13節】全都是出色的)……”。因此,此書的翻譯出版,無論對研究費爾巴哈的哲學思想,或者對研究萊布尼茨的哲學思想來說,都是很有價值的。本書根據《費爾巴哈全集》1904年第二版第四卷譯出,譯文旁邊注有原著頁碼,以便核對。由于譯者水平有限,譯文中恐有不少不妥之處,敬希讀者指正。

1978年10月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
1804年7月28日—1872年9月13日

德國哲學家,出生于拜恩州(巴伐利亞)下拜恩區的首府蘭茨胡特,死于同一州的紐倫堡。是德國著名法學家保羅•約翰•安塞姆裏特•馮•費爾巴哈的第四個兒子。

費爾巴哈先在黑森州的海得爾堡學習神學,受到當時教授的影響,對黑格爾的哲學感興趣,不顧父親的反對,到柏林跟隨黑格爾學習哲學,兩年後,他成爲“青年黑格爾學派”的成員。

1828年,他到紐倫堡附近的埃爾蘭根學習了兩年自然科學,幷任大學講師,1830年匿名發表了第一部著作《論死與不朽》,抨擊個人不朽的概念,擁護斯賓諾莎的人死後會被自然重新吸收的哲學。他的這種激進思想加上不善演講,他一直在學術界無法取得成功,幷被永遠驅逐出大學講壇。只能依靠他妻子在一座瓷廠中的股份生活,居住在紐倫堡附近的勃魯克堡。

1834年發表了《阿伯拉爾和赫羅伊絲》,1838年發表《比埃爾•拜勒》, 1839年發表了《論哲學和基督教》,宣稱“基督教事實上不但早已從理性中消失,而且也從人類生活中消失,它只不過是一個固定不變的概念”,公開反叛當時的觀念。同時發表了《黑格爾哲學的批判》,對黑格爾的唯心論作了分析批判。1841年發表《基督教的實質》,重申對基督教的看法,認爲人就是他自己的思考對象,將宗教歸結爲對無限的認識。宗教“不過是對于知覺的無限性的認識;或者說,在對無限的認識中,有意識的主體以其自身本能的無限性作爲認識的對象”。也就是說,上帝不過是人的內在本性的向外投射。這本書的第一部分發揮了“宗教之真正的或人類學的本質”,論及上帝作爲“理解的存在”、“道德的存在或法律”、作爲“愛”等方面,都是爲了適應人類的本性的各種不同的需要。在這本書的第二部分,費爾巴哈分析了“宗教之虛僞的或神學的本質”,認爲把上帝看成是離開人的存在而存在,會使人相信啓示和奇迹,不僅會“損壞和消除人類的最重要的感覺,對真理的追求”,而且相信宗教儀式的“聖餐”和獻祭,導致“必然的結果是迷信和不道德”。他認爲基督教的上帝只是一個幻像,論及到其他學科時,尤其是哲學,他認爲黑格爾的哲學是僞宗教的,他提出一種機械論的唯物主義。他的這本書被翻譯成英語和法語出版。

費爾巴哈不承認自己是無神論者,但這只是口頭的,他的所謂有神論實際就是通常意義上的無神論,他稱之爲人道主義的神學,以人爲上帝,是力圖應用主觀的感覺恢復所謂的神性。

在1848年到1849年間,德國各公國中出現的革命運動中,由于他對宗教的抨擊,使許多革命黨人將他看成英雄,但他自己從沒有參加過政治活動,只作過一些演講,全部精力用在寫作上。但他明白地反對君主制度,認爲“無限制的君主國乃是無道德的國家”,革命失敗後,他公開責駡當時歐洲的反動局勢,比做“空間略大的監獄”。1857年出版了《神統》。1860年由于他賴以爲生的瓷廠倒閉,他只得離開在勃魯克堡的家,搬到紐倫堡。只是由于朋友們的幫助,他才得以出版最後一本書《上帝、自由和不朽》(1866年)。1870年他加入了德國社會民主黨。由于長時間的精力消耗,僅兩年後的1872年在紐倫堡去世。

費爾巴哈對反基督教的政論家有很大的影響,他的某些觀點在德國教會和政府的鬥爭中被一些極端主義者接受。對卡爾•馬克思的影響也很大,雖然馬克思幷不贊同他觀點中的機械論,馬克思曾寫過《費爾巴哈論綱》批判他這種形而上學的唯物主義。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