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波斯人信札

波斯人信札

作者 : 孟德斯鸠

作者 : Charles de Secondat, Baron de Montesquieu (Charles-Louis de Secondat Montesquieu)

出版社 : 商务印书馆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65

售價9折, NT149

內容簡介


我在這裏不是寫獻詞,我不爲此書請求保護。如果書好,人們就會讀它;如果不好,人們讀不讀,我也無所謂。我拿出這頭一批信試試是否合乎公衆的口味。我文書夾裏還有許多別的信,以後可以獻給公衆。但是這得有個條件,即人們不知我是何許人。因爲,萬一人們知道了我的姓名,那麽從此我就將緘口藏舌了。我認識一個女人,她走路姿勢很好,可是別人一看著她,她走起來就瘸了。這部書的缺點已够多的了,用不著再把我自身的缺點暴露出來供人評論!如果人們知道我是誰,就會說:“他的書跟他的性格太不相稱。他該把時間用來做更有益的事才是,一個莊重的人犯不上幹這樣的事。”評論家們肯定會這麽想的,因爲這樣不必多費腦筋,手到擒來。

《波斯人信札》中那些寫信的波斯人曾經跟我住在一起,朝夕相處。他們把我視爲另一世界的人,所以對我什麽也不隱瞞。事實上,從那麽遠的地方移居來的人是無須再保守秘密的。他們把大部分信給我看,我把這些信抄下來。其中有些甚至使我驚奇,他們本不該讓我看的,因爲這些信的內容極大傷害了波斯人的虛榮和妒忌心。

因此我只不過代爲移譯而已。我的全部辛勞困難就在于使作品適合我們的風俗。我盡可能减輕亞洲語言給讀者的負擔,使讀者不被沒完沒了、令人厭煩的閎大不經的言辭弄得不知所云。

不過我爲讀者所做的幷非僅此而已。我删掉了冗長的客套話,在這方面,東方人的慷慨大方不亞于我們。我還省掉了無數細枝末節,這些小事難以公之于衆,而應自行消亡于兩個朋友之間。

如果大部分出版書信集的人都這樣做,那他們就會看到他們的作品全都湮滅無聞了。

有一件事往往使我詫异不已:那就是看到這些波斯人對于我國的風俗習慣有時跟我們一樣熟悉,甚至瞭解這些風俗習慣的微妙的情况;能够注意到我敢肯定許多游歷過法國的德國人都注意不到的事情。我想是因爲他們長時間生活在這裏的緣故,何况亞洲人花一年時間了解法國人的風俗,要比法國人花四年時間瞭解亞洲人的風俗更容易,因爲法國人喜歡敞開心扉,傾心吐膽,而亞洲人則很少瀝膽披肝,交流思想。

任何譯者,乃至最粗鄙不文的評論家,都可以在他的譯作或他那無聊的評論前面,將原文吹捧一番,指出它的作用、優點和不凡之處,以此來裝點自己的作品,這是慣例所允許的。我可不這樣做。讀者可以很容易猜測出其故安在。一個最好的理由便是,我不想把這些十分無聊的話,寫在一個本身已是極其令人討厭的地方——我意思是說寫在一篇序言中。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孟德斯鸠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