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1945請記得他們: 中國空軍抗戰記憶

1945請記得他們: 中國空軍抗戰記憶

作者 : 朱力揚

出版社 : 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380

售價9折, NT342

內容簡介


一二八事變後,中國各方瞭解到空中武力在近代國防中的重要性,從而相繼加速發展空軍,各地愛國青年也爭相報考航校。1937年7月,日本對華發動全面侵略戰爭,各界體認到這一場攸關民族生存的戰爭,再也無可迴避,只有奮力一戰。7月底,空軍各單位接到準備作戰的命令,8月14日,中國空軍主動出擊,旗開得勝;並在往後的一周,陸續創下驚人戰績,振奮了全國軍民士氣。

經過了多年的沉澱,至今留在他們心中的,已經不是70多年前空戰的種種,也不是昔日雄壯的軍威,他們心中念念不忘的,是當年犧牲的弟兄及同學。今天,他們最想告訴我們的是,為什麼當年有那麼多精英願意拋棄學業、愛情、財富,以及其他的一切從軍習武和敵人拼命。中央航校五期畢業的張光明將軍語重心長地說,生長在那個時代,眼看國家被日本人所侵略,同胞被人欺淩,這是責無旁貸的責任與使命。

緬懷先烈前賢,他們的犧牲或許使後來的中國少了一位優秀的工程師、一位傑出的物理學家,甚至一位傑出的將領,家人痛失了一位至愛的親人,但是他們這種大愛的精神,卻使得民族的靈魂又增添了一份資產,也就是憑藉這些豐厚的資產,中華民族才能在那種艱難、困苦的環境下,贏得最後勝利。今天我們何忍見到這些靈魂資產流失,讓我們記得他們吧!

中國空軍和日本航空隊最早的衝突,始於1932年的一二八事變。這期間,除了曾經發生過小規模的空戰外,廣東空軍也一度由丁紀徐、謝莽領隊,支援上海十九路軍的地面作戰。

一二八事變後,中國各方瞭解到空中武力在近代國防中的重要性,從而相繼加速發展空軍,各地的愛國青年也爭相報考航校。但是一個國家空軍的建設,除了要有完整的工業以及完備的後勤支援外,更需要訓練出一批指揮、參謀以及作戰的人員。當時中國面面俱缺,因而在建軍的過程中不得不借助外力(德、義、美等國),且從中取得了有限的成果。

1937年7月,日本對華發動全面侵略戰爭,中國各界體認到這一場攸關民族生存的戰爭,將再也無可迴避,只有奮力一戰。7月底,空軍各單位接到準備作戰的命令,8月14日,中國空軍主動出擊,旗開得勝;並在往後的一周,各部隊陸續創下驚人戰績,振奮了全國軍民士氣。但是接下來的幾年,中國空軍作戰的歷程則是相當曲折與艱苦,由於得到蘇聯軍售的飛機以及蘇聯空軍志願隊的加入,曾經經歷過一段光榮的「奮戰」過程;但是緊接著因武器落後、外援斷絕的窘境,則又陷入了最暗淡的「避戰」階段;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終在人助、自助的情況下,中國空軍再度揚眉吐氣、重現藍天。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中國空軍第五大隊戰機奉命監護日軍洽降專機飛到芷江,並在往後整個受降過程中,空軍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故而本書將中國空軍建軍、抗戰的過程劃分為教戰、備戰、開戰、奮戰、避戰、決戰和勝戰幾個階段。
然而,就整個世界空戰史來看,抗戰時期的空戰都算不得是大規模的戰役, 畢竟此段時間任何空戰,雙方交鋒的飛機不過百來架,和其後歐洲英倫上空動輒千架的空戰相比,相去甚遠。但從這段歷史的過程中,我們卻看到了雙方飛行人員素質的不同,以及中日兩國文化的差異,相對於日軍「我死則魂升」的狹隘武士道,中國飛行員則大都抱著「我死則國生」的成仁精神;比之日軍屠城南京的野蠻行為,中國飛行員卻是表現出仁、恕的內涵。

筆者這些年來訪問了不少抗戰時期的飛行員,如今有些已經是百歲人瑞了。經過了多年的沉澱,至今留在他們心中的,已經不是70多年前空戰的種種,也不是昔日雄壯的軍威(當年大多數時候,中國空軍的飛機無論在性能上或數量上,都遠遠不如日軍),耆老們心中所念念不忘的,乃是當年犧牲的弟兄及同學。今天,他們最想告訴後輩的是,為什麼當年有那麼多精英,願意拋棄學業、愛情、財富以及其他的一切,從軍習武和敵人拼命。張光明將軍 ( 中央航校五期 )便語重心長地說,他們生長在那個時代,眼看國家被日本人所侵略,同胞被人欺淩,這是責無旁貸的責任與使命,便很自然地做了該做的事,如此而已。

沈崇誨 ( 中央航校三期 ) 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出身富裕家庭,清華大學土木系畢業,九一八事變以及一二八事變後,毅然放棄優渥的工作進入航校,從光頭的入伍生學起。畢業後,一心一意等待的就是開戰殺敵,心中念茲在茲的,就是如何地效「死」國家(《三期總通訊》,1935)。戰前他曾經透露,必要時將駕機和敵人同歸於盡。開戰後一周,他實踐了諾言,是第一個做到「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 的航校畢業生。

他們的犧牲或許使後來的中國少了一位優秀的工程師、一位傑出的物理學 家,甚至一位傑出的將領,家人痛失了一位至愛的親人,但是他們這種大愛的精神,卻使得民族的靈魂又增添了一份資產,也就是憑藉這些豐厚的資產,中華民族才能在那種艱難、困苦的環境下,苦撐了八年而後取得了勝利。今天我們何忍見到這些靈魂資產流失,讓我們記得他們吧!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朱力揚
1953年生於台北市南機場的眷村,小學就讀於空軍子弟學校,中學丶高中分別就讀於大安中學及建國中學。中學時期紮實的中國歷史與地理教育,奠定了個人對中國近代史的興趣,高中時期大量四書五經以及古文觀止的課程,更是我們這一代戰後學子,所經歷最珍貴的教育,且終生受用不盡。

大學畢業於新竹交通大學電信工程,後在美取得碩士學位,早期在美曾參與「計算機中央處理器(CPU)」設計,該項工作在技術上強調的是化繁為簡,這讓我在處理「中國空軍抗戰記憶」一書的架構上,發揮了極大作用,如在運用史料時,秉持小心謹慎、事事求是的態度。父親抗戰時服務於空軍防砲部隊,曾駐防於中國各地。母親30年代畢業於長沙師範學校。1938年,於長沙大火、煙硝瀰漫中,逃離長沙市坡子街;後服務於蘭州兒童教養院;教育、收養各地難童、孤兒,因而作者自幼就浸淫於父母傳講的「抗戰」故事中。

由於對近代史,尤其是抗戰史的興趣,近十多年來訪問了許多曾經參與抗戰的空軍前輩,收集了不少抗戰史料、錄像與錄音;其中個人感到最大的成果,就是空軍前輩們的協助,加上航校畢業纪念册的比對,在各類照片中辨認出不少抗戰的烈士,如高志航、李桂丹、沈崇誨、樂以琴、鄭少愚、吕基淳、徐葆畇、张锡祜等。歷年來,這些烈士們的照片在坊間極為罕見,期藉這本書的問世,讓這些史料也能永久流傳了下去。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