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Unreasonable Behaviour: An Autobiography

Unreasonable Behaviour: An Autobiography

作者 : DON MCCULLIN

作者 : 唐.麥卡林

出版社 : JONATHAN CAPE

※ ※ 此商品需調貨,備齊後出貨

可訂購

定價 : NT 1,375

售價79折, NT1,086

內容簡介


蘇珊.桑塔格:在新聞攝影的此一重要傳統中,論廣度、率直、逼近觀察、令人無法忘懷的程度,都無人能夠凌駕唐.麥卡林那些足為典範的、令人胃部抽搐的作品。
約翰.柏格:麥卡林是我們不能闔上的雙眼。
勒卡雷:他如此談論死亡與危險性,似乎頗有意在暗示:每次他考驗自己的運氣,也就是在考驗上帝對他的恩寵。得以倖存,就是再度受到寬恕與保佑。
卡提耶.布列松:對唐.麥卡林,我只有一個字:哥雅。
郭力昕:我們可以在其中看到一位極為傑出的攝影師,如何堅持其原則而成為一種專業典範;如何成為英雄,又如何在這種英雄主義裡,誠實地發現了自己匱乏、荒蕪的生命風景。
阮義忠:他的影像有如黑暗報告,而他那深刻反省的文字,就彷彿是在行過黑暗時所發出的良知之光
《泰晤士報》:如果你想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新聞業,就要讀唐.麥卡林。
《週日通訊》:若這本書僅僅只是麥卡林的攝影集,已是彌足珍貴。但全書卻不止這些。
《觀察者》:麥卡林處理他的許多戰地經驗,筆法有如老練的驚悚小說家。

麥卡林,公認為當今在世最偉大的戰地記者,作品影響深遠,備受藝評家討論。他拍攝的是戰爭,披頭四和畫家法蘭西斯•培根在拍攝肖像時,卻堅持由他掌鏡。他的影像連英國政府也畏懼,他的經歷令間諜小說作家勒卡雷大為折服。他的一生跌宕起伏,比大多數小說、電影都精彩,卻又很少有男主角能如他一般誠實剖析自己的黑暗與卑懦。「假如我不拍照,我只能成為迷失的靈魂。照片讓我認同自己是個人。」

攝影的天分讓他一戰成名。他沒受過任何攝影訓練,卻能憑著驚人天賦,在鏡頭中透視事物的本質,把戰地拍成哥雅畫作,把天空拍成華格納歌劇。他首次採訪戰地就獲得全球攝影記者的最高獎項「世界新聞攝影獎」。他在戰場上嘗到驕傲的滋味,他也幾乎是為戰地而生,一如蘇珊.桑塔格所說:「在新聞攝影的此一重要傳統中,論廣度、率直、逼近觀察、令人無法忘懷的程度,都無人能夠凌駕唐.麥卡林那些足為典範的、令人胃部抽搐的作品。」但,「若你必須拍攝的畫面,正是你最想阻止的事件,你如何自處?」
  
他被關入烏干達阿敏的死亡監獄、被AK-47擊中胸前、被英國及越南封鎖。戰火不曾擊倒他,軍方的格殺令阻止不了他,唯有良知令他放下了相機。「我們全都受天真的信念之害,以為只需憑著正直,便能理直氣壯地站在任何地方。但倘若你是站在垂死者面前,你需要更多理由。假若你幫不上忙,你便不該在那裡。」
  
在麥卡林這本自傳中,我們看到過去五十年全球最耀眼的一批作家、攝影師,他們在全球最動盪的地方升起、殞落,見證既黑暗又讓人無比渴望光明的歷史,更看到人類的行為如何不合理,而戰地記者又如何在拍攝這些不合理中,發現自己生命的不合理。

「我們可以在其中看到一位極為傑出的攝影師,如何堅持其原則而成為一種專業典範;如何成為英雄,又如何在這種英雄主義裡,誠實地發現了自己匱乏、荒蕪的生命風景。」──郭力昕

本書中文書介出自《不合理的行為 (全新增修版)》大家出版

From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erlin Wall through every conflict up to the Falklands War, photographer Don McCullin has left a trail of iconic images.

At the Sunday Times Magazine in the 1960s, McCullin’s photography made him a new kind of hero. The flow of stories every Sunday took a generation of readers beyond the insularity of post-war Britain and into the recesses of domestic deprivation: when in 1968, a year of political turmoil, the Beatles wanted new pictures, they insisted on using McCullin; when Francis Bacon, whose own career had emerged with depiction of the ravages of the flesh, wanted a portrait, he turned to McCullin.

McCullin now spends his days quietly in a Somerset village, where he photographs the landscape and arranges still-lifes – a far cry from the world’s conflict zones and the war-scarred north London of Holloway Road where his career began.

In October 2015, it will be twenty-five years since the first publication of his autobiography, Unreasonable Behaviour – a harrowing memoir combining his photojournalism with his lifework.

The time is right to complete McCullin’s story.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