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仁波切之殤: 祭被囚十三載, 身亡中國監獄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仁波切之殤: 祭被囚十三載, 身亡中國監獄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作者 : 唯色

作者 : Tsering Woeser

出版社 : 雪域出版社

可訂購

定價 : NT 400

售價9折, NT360

內容簡介


這人世上,可能再也沒有將死者的骨灰從其親屬手中奪走,聲稱要把骨灰倒入滔滔奔流的河水中,更罪惡。何況,這是一位蒙冤被囚十三載並在獄中突然身亡的佛教高僧的骨灰!

據外媒報道,7月16日夜,當局官員在持槍軍警簇擁下,要求攜帶丹增德勒仁波切骨灰返回康區的四位藏人交出骨灰。而這四位藏人是兩位高僧、兩位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親屬,他們從當日早晨獲准留在仁波切的遺體被獄方強行火化的現場,就與外界失去聯繫,直到第二天,即17日很晚才有消息傳出。但卻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骨灰被搶走了。

有關仁波切的死訊是突然由獄方通知給親屬的,那是7月12日深夜。而他的親屬為探監已在成都苦候十日。受到極大震驚的親屬自然要將噩耗告訴苦苦期盼仁波切的僧俗信眾。這是必須要告訴的,親人去世,家人豈可不知?何況是自己的上師圓寂,虔誠的信眾有知情權。

7月13日,在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家鄉與寺院,悲痛的信眾們要求當局交代上師的死因。據現場傳來的消息,軍警開了槍(鎮暴槍),至少二十多人受傷,住進了成都等地的醫院。

今年4月7日,為丹增德勒仁波切蒙冤入獄十三週年,我在紀念文章中寫道:「以‘爆炸案和顛覆國家罪’為名,由時任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裁定,被中共當局先判死緩後改無期徒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是進入21世紀之後,國際上最知名並受關注的西藏政治犯。」這幾日來,美國、英國、加拿大等政府,歐盟等國際組織,紛紛譴責中國當局的行為。路透社、美聯社、BBC、紐約時報等著名媒體,也給予持續報道。

而在四川省,這個一手迫害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淵藪之地,是如何對待仁波切的親屬提出的歸還遺體,按照西藏傳統葬俗來處置後事等等正常要求的呢?依照中國政府的《監獄法》、今年新出台的《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其相關規定如「死亡罪犯系少數民族的,屍體處理應當尊重其民族習慣,按照有關規定妥善處置」,乃白紙黑字,有據可憑。
然而,事件真相是如此令人發指,無法令人相信這是表示要「依法治國」的政權所為。

據消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遺體於去世三天後被強行火化;而火化並非在殯儀館進行,卻是在關押仁波切多年的秘密監獄進行,並有數百名全副武裝的軍警在現場。仁波切的妹妹向獄方遞交了申請書,要求將仁波切的遺體帶回家,要求在對仁波切的死因做出明確答復前延期火化,一概不被理會;只允許見了仁波切的遺體,卻發現嘴和指甲都發黑。將遺體匆忙火化後,當局先是承諾將骨灰交給留在火化現場的四位藏人,而四位藏人帶著骨灰在警察跟隨下返程的當晚,卻被以國家名義的官員搶奪,聲稱會倒入附近河水。這種行為,與漢人文化中最不齒的挖祖墳、搗毀遺骸的行為又有什麼區別?!而仁波切的妹妹與姪女,竟被拘捕半月之久。

法國學者克洛德穆沙(Claude Mouchard)在有關20世紀見證文學的著作中譴責法西斯:「他將毀滅你,直到你的墳墓。好讓任何人都無法知道,世上曾有你這麼個人存在過。」「在政治恐怖的狀態下……毀滅機制中重要的一環就是抹平痕跡,包括受害者的痕跡,和屠殺本身的痕跡。」然而,見證者的文字是「一座由空氣築成、懸於空中的墳。每一次,當一篇作品寫到無名狀態下的死亡,這座墳墓就顯現出來。」

貌似無所不能的權力,不允許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存在,以為將他囚禁,死亡,燒成了灰燼,連灰燼也隨波逐流而去,成千上萬的藏人就會忘記他,這實在是唯物主義者的一廂情願。記錄會成為一座「空中的墳墓」。只要文字在,影像在,實際上是人心在,人性在,就會比作惡者更長久,而作惡者終會有覆滅之日。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唯色
(Woeser),全名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藏人。出生於文化大革命中的拉薩。曾在西藏東部康地及中國漢地生活、學習二十年。1988年畢業於西南民族學院漢語文系,就職甘孜報社任記者兼編輯。1990年春天重返拉薩,至2004年6月,就職《西藏文學》雜誌社任編輯。2003年因在中國出版的散文集《西藏筆記》,被當局認為有「政治錯誤」而遭查禁,並被解除公職。現為獨立作家,居北京、拉薩二地。

2004年,因寫作和出版散文集《西藏筆記》,唯色被西藏自治區文聯開除公職,當時她是《西藏文學》雜誌編輯。當局同時沒收了她的住房,取消了她應該有的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等福利。在中國出版的兩本書《西藏筆記》、《絳紅色的地圖》被查禁,成了禁書。

唯色不能在中國的任何出版社、雜誌社及媒體,出版書籍或文章。她在海外出版的書也全都是禁書,不准出現在中國,如被帶進中國,在海關發現則被沒收。唯色的名字在中國的網路上成了敏感詞,只要出現就會被刪除。她在新浪微博上開的微博被關閉多達十多個。唯色的博客於2005年開設,但是使用中國伺服器的博客連續被關閉了三個。2007年開始使用美國伺服器,但唯色的博客遭到中國駭客的破壞。目前「看不見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這個博客是唯色的第五個博客,使用Google伺服器,建於2008年6月;期間也被中國駭客盜取過密碼。這個博客在中國是被遮罩的,如果要瀏覽必須「翻牆」才可以看到,但即使如此,唯色博客的來訪人次達到120多萬人次。而唯色的博客被攻陷,Skype和Gmail郵箱被盜用,是有中國政府背景的駭客組織所為。

2008年8月,唯色在拉薩期間被拉薩市公安局傳喚,有被審問和扣留8個小時的經歷。北京員警也多次警告過唯色,已經處在進監獄的邊緣。2008年以後,因為唯色對西藏局勢的寫作,被中國員警經常性的警告、跟蹤、軟禁。外出旅行被跟蹤、攔截、盤查。與唯色接觸的很多藏人、漢人都被警告、被威脅、被調查,包括唯色的家人、親戚、友人。

唯色多次申請護照,但中國政府從來拒絕發給她護照。唯色多次獲得重要的國際獎項,但因中國政府不發給她護照,均無法親自去領取這些獎項;甚至在頒獎時,還被員警軟禁在家。2008年,唯色曾請北京著名律師為她的護照投訴當局,但被當局拒絕受理投訴。2012年,美國布朗大學邀請唯色赴美為一年的訪問作家,唯色去申請護照,被員警明確宣佈:「你是國家安全部禁止出境人員,不能給你護照。」
唯色於2005年,獲美國赫爾曼/哈米特獎(Hellman/Hammett grant)。2007年,入圍美國紐斯塔國際文學獎(The Neustadt Inte rnational Prize for Literature,2007-2008年)。2007年,獲挪威作家聯盟(Norwegian Authors Union)頒發的自由表達獎(Freedom of Expression Prize),2007年,獲(印度)西藏記者協會(Association of Tibetan Journalists)頒發的無畏言論者獎章(Fearless Speaker Award)。2009年,再度獲得美國赫爾曼/哈米特獎(Hellman/Hammett grant)。2009年,獲獨立中文筆會2009年度林昭紀念獎。2010年,獲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2010年度新聞勇氣獎。2011年,獲荷蘭克勞斯親王獎。

2013年3月,唯色獲得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中國外交部批評美國將這個獎項授予唯色是干涉中國內政。外交部發言人還說,美國向唯色頒獎等於是公開支持她分裂中國的言論。勇敢的唯色,依舊無視壓力,持續記錄西藏事。目前,生活在藏區的西藏人,也持續透過各種管道,向唯色傳遞藏區正在發生的西藏事。日夜傾聽西藏人說西藏事的唯色,向世界傳遞真實的西藏,傾全力守護西藏的真相。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