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科學少年, 十一月

科學少年, 十一月

出版社 :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300

售價9折, NT270

內容簡介


附贈:「搖擺追魚企鵝」


封面故事:神奇的視錯覺
你以為你所看見的畫面跟真實世界一樣嗎?那可不一定!
我們能夠看見,不只倚賴雙眼,還得靠大腦的運作,有時候免不了出差錯……
撰文/吳欣庭

看呀!帥氣的足球小神童大腳一踢,球便飛了出去……這顆神奇的球,至今仍在不停滾動著,不曾停止。這太奇怪了吧!明明這顆球就印在紙上,為什麼我們總覺得它在滾動?難不成是什麼魔法?你可能知道,我們之所以能看見,是因為光線進入了我們的雙眼。睜開眼睛,讓光線進入眼球,就能看見;把眼睛閉起來,阻斷光線進入眼球,就看不見了。不過,除了光線和眼睛之外,我們還仰賴大腦中專門負責視覺的區域。有了大腦的幫忙,我們才得以判斷物體的顏色、形狀、位置和運動狀態。但是大腦也有出錯的時候,於是這些圖形就「看起來」和現實不太相符了。到底是怎麼出錯的呢?讓我們先來了解視覺是怎麼形成的,再來看看大腦發生了什麼事!

從眼睛到大腦
首先讓我們從眼睛出發!外界的光線進入我們的眼睛時,會先經過角膜和水晶體的折射,投影在眼底的視網膜上。視網膜上排列著許多對光線十分敏感的細胞,稱為感光細胞。這些感光細胞有的對色彩敏感,有的對明暗敏感,它們會將接收到的光線刺激轉換成神經訊息,再經由視神經傳給大腦進行後續處理。

視覺的主宰:枕葉皮質
有了來自視神經的訊息,接下來,大腦就要好好接收並仔細的處理了!
大腦的外層由非常多神經細胞所構成,稱為大腦皮質。依照不同的空間位置,又分為位在前額的額葉、頭頂區塊的頂葉、兩側靠近耳朵的顳葉,以及位在後腦勺的枕葉等四大區域。而主宰視覺感官與認知的腦區,就是位在枕葉的視覺皮質。
視覺皮質的第一個工作,是整理來自視神經的雜亂訊息,並在腦中先建立起模糊的畫面。接著將訊息兵分兩路,一條路徑傳往頂葉,負責判斷物體在「何處」,另一條路徑傳往顳葉,負責判斷眼前的畫面是「什麼」。就這樣靠著視覺皮質的解讀和判斷,我們才能在腦中建立完整的畫面,也才能與外界環境正常互動。也因此當視覺皮質受傷時,會發生許多奇特的現象。

想不到會有這麼多奇怪的現象吧!可見健康的大腦對於視覺的建立非常重要。不過有趣的是,雖然我們的大腦都能正常運作,但由於每個人都是獨立存在,所以從眼睛傳往大腦的訊息、大腦處理後建立的畫面其實不可能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儘管你和同學上課時都看著同一個黑板,但你看見的畫面可能跟其他同學看見的畫面並不完全一模一樣呢!

大腦受騙了?
現在,你已經知道我們的大腦在處理視覺訊息時做了哪些事,以及大腦損傷可能造成什麼問題。不過,即使眼睛和大腦功能都正常,我們有時看到的畫面仍會跟真實世界不太一樣,形成了「錯覺」。是哪裡出了差錯呢?
事實上,大腦在處理訊息時,會受到環境、背景、光線等外在因素的影響,我們對事物的認知與學習經驗也會影響大腦的判斷,這些資訊能幫助大腦,同樣也能欺騙大腦,倘若你又一心多用,大腦更是容易誤判,於是眼見就不能為憑啦!
接下來,睜大眼睛看看這些圖像,測試你的大腦吧!

編者的話:眼見一定為憑?
今天的陽光真刺眼!我看見前方公園有個足球場,不如去踢球吧!等等!腳下有狗屎,小心別踩到了……。我們很習慣利用視覺了解周遭景物,也從不懷疑眼中看見的一切,畢竟有一句成語叫做「眼見為憑」,我們看見的足球場不可能突然變成籃球場,狗屎也不會被看成黃金……不過,我們看見的都是真的嗎?

我們之所以看見景物,不只是眼睛的功勞,而是眼睛與大腦分工合作的結果。眼睛接收了外界景物發出的光之後,把訊息提供給大腦判讀。因為大腦很複雜,對訊息的判讀有時會出問題,造成了一種稱為「視錯覺」的狀況。在這次的封面故事〈神奇的視錯覺〉中,不但介紹了眼睛及大腦是如何天衣無縫的合作,讓我們看見景物,還提供了各種有趣的視錯覺,快來玩一玩!

「不要把國外的肉品帶回臺灣!」就算很好吃,想帶給親友,也絕對不可以這麼做--這是為了守護我們臺灣的豬。自從1997年爆發口蹄疫疫情以來,臺灣一直未能擺脫口蹄疫,因為要擺脫口蹄疫,必須做到連預防針都不打也不會有疫情的程度,才能取得其他國家的信任,讓臺灣豬肉外銷。現在,臺灣距離這個目標只差一步之遙,在鄰近的中國卻爆發嚴重的非洲豬瘟,這次的病毒很凶猛,與臺灣距離又近。要守護臺灣豬不被感染,真的只能靠我們了!這篇文章〈守護臺灣豬大作戰〉,請一定要讀,並且與父母長輩們分享正確觀念,拜託了!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