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金門文藝, 十一月

金門文藝, 十一月

出版社 : 古月出版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00

售價9折, NT180

內容簡介


封面故事

專輯/不容青史 盡成灰 
黃克全 《金門現代文學作家選》

編者的話

跨越書架的聯想

李台山  《金門文藝》發行人

《金門文藝》於衝破高溫的仲夏之際,在實體書店正式上架了!
就一本文學雜誌而言,若以「商品」的角色來看,銷售通路當然越廣越好,況且打開的通路還是誠品、金石堂兩大連鎖書店的龍頭,其意義自不言而喻;只是,書冊、文學雜誌……作為藝術呈現、思想傳達、情感記憶等無形資產的載具,用較宏觀的視野來看,光以打進大型連鎖書店為目標,格局似乎又顯得太小了。

相較於臺灣,金門可說是一座「禁島(Forbidden island)」。首先是自然條件的侷限,譬如天文,雖然緯度與台中市相當,卻因源自海中升起的大陸島,與台灣海島溫和濕潤的氣候大不同。譬如地理,又以花崗岩為基底,上敷沙石、紅壤土等營養缺乏的酸性土質,讓早期的金門島只種得出地瓜、花生、芋頭勉強可維持生命的根塊莖作物。除了寒冬冷冽刺骨的東北季風,讓金門人練就出寧折不屈的性格,農作物取得不易,也養成了金門人對生活物質格外珍惜的美德,再加上經歷兩岸劍拔弩張的軍管時期,過去的金門宛若一座被禁錮的島嶼,居民無法擁有太多的自由。然而,或許正因為在這等冷戰氛圍及嚴峻環境的考驗下,才能讓今日位處於邊陲的島嶼開出如此強韌又豔麗的花朵。

戰火方歇的哥倫比亞,有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的《百年孤寂》。而今成為旅遊勝地的捷克,有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戰爭可以奪去人的話語權,卻無法讓文學噤聲。我們並非想拿一本雜誌與一部巨作相比擬,也姑且不論小說的表現形式是如何去敘述一個時代的興衰。只想誠摯的表達,在這條復刊的路上,我們有形無形的同樣承載了一份時代給予的使命及責任。在編輯下群的努力及大家的支持下,《金門文藝》也走到復刊的第五期了,足以讓人稍稍感到欣慰,即便深知未來的路還很長。

回顧一九七三年,創辦人陳長慶先生賦予它生命,雖然數年後,這本雜誌停刊了,後又陷入復刊停刊的輪迴中。終於在二○一四年,我們以全新的面貌,再次讓《金門文藝》重回金門人身邊,並透過全台各實體及電子書店的平台貼近更多的讀者。但處在出版業漸漸式微、實體書店力求轉型、網路資訊氾濫的年代,有時也不免自問,為什麼我們還要走向實體書店?為什麼不以數位網站的形式「活」著就好?為什麼還要繼續懷抱這個夢想?大費周章的號召編輯群,在工作之餘擠出那麼一點時間,或策劃或編輯,或校對或編排,向苦行僧的旨味了成就一本來自金門的文學雜誌?也許正因大家都體認到這本刊物跨過了崎嶇不平的來時路,見證一個時代的轉換,這某種程度的象徵意義,讓我們備感珍惜,更不願輕言放棄。

文學創作可以跨越語言、族群與國籍,只因人類所有的情感都是共通的,這兩年多來,我們收到來自台灣各地、香港、新加坡、中國大陸或遠至美國作者們的支持,雖然來稿量不多,但每一篇文稿都帶給我們莫大的鼓舞,也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熱愛書寫的朋友加入這塊園地。

《金門文藝》沒有過於炫目的噱頭,僅僅希望能以最原始的紙本形式,讓創作回歸創作。也許此刻,它安安靜靜地被放置在書店的某個角落裡,正等著與你相遇。或許在一個艷陽高掛的午后,或是一個下起雷陣雨的黃昏,當你走進書店,偶然瞥見《金門文藝》這四個字,突然勾起你一點想法,喚起你一些回憶,然後你把他從書架上取走,一頁頁的翻讀它,對我們而言,這就是《金門文藝》可以繼續前進的最大動力。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