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是如何拯救印度佛教

我是如何拯救印度佛教

作者 : 僧護居士

出版社 : 大千出版社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80

售價9折, NT252

內容簡介


故事主人翁的出身,來頭不小。在19世紀中葉的南錫蘭,錫瓦威達納家族是財勢兼備的望族,而護法,當時的小大衛,就是這個望族翹首期盼的長孫。那時的錫蘭佛國並不是像現在一樣平穩,當時他們要面對被西方各國異教盤踞欺凌數個世紀的大問題。錫瓦威達納家族作為支持佛教的中堅份子,有著非常高的道義責任。

在大旋流中的小大衛,從小就展現出顯著的獅子性格,年僅十來歲就敢於捍衛佛教傳統,和聖本篤學院的校監抗衡。他這種不畏強權的性格,也促使他日後與基督教的衝突頻頻不斷,直到在印度爭取摩訶菩提寺主權時,與印度政、教的衝突更是到達一個高峰。這場事件掀起了,捲入的人物遍及亞洲、歐洲和美國,而這些人物,幾乎個個都是頗具威望、頭銜不小。

大衛9歲那年,就在父親耳提面命之下,到寺廟接受梵行戒。這項嚴格的戒律,守護著他成年後立下的大願「盡形壽捍衛佛教、復興印度與錫蘭佛教」,並將佛陀的法音傳遍以基督教為尊的歐美各國。更甚者,當他面臨人生最後驛站之時,還發願再投生25次,繼續守護菩提迦耶以及續佛慧命。他的大願,以大悲為導。即便是當孕育自己的國家受盡屈辱時,他仍然滿懷慈悲,為西國芸芸眾生廣宣佛法。

護法大士,以大衛之名生在錫瓦威達納之家,以「離家信士」的身份及守護佛法的悲願,脫離了俗家生涯。當他還是大衛之時,首先去了印度阿德雅,接著和奧爾科特上校從錫蘭島的一端弘化到另一端。20歲的護法,捨離俗家牽絆之後,第一站路經新加坡、西貢、香港、上海到了太陽之國,接著是遊歷印度、緬甸、暹羅、美國、英格蘭、歐洲各國!他一輩子所跨足的國度,幾乎遍及世界;而他涉足之地,也幾乎和他的佛行事業息息相關。在他有生之年,為佛教所作的貢獻無數。當中最值得稱道的有以下幾件事;其一為從1891年開始,花了將近20年的時間傾力爭取菩提迦耶的主權。雖然官司以敗訴收場,但卻因此得到全球佛弟子的熱烈關注,並以此作為印度佛教復興的逆增上緣。其二是創立摩訶菩提協會及發行刊物;摩訶菩提雜誌從1891年創刊至今,對全球佛教界有不可抹滅的影響。其三,他1893年在芝加哥的「世界宗教會議」大展頭角,佛教因此得以紮根西方世界。這些,以佛教的立場,甚至對整個世界而言,都是不容漠視的歷史事件。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僧護居士
僧護居士,原名丹尼斯․林伍德(Dennis Lingwood, 1925-),出生於英國倫敦。他早年透過自修,對文化和東方哲學方面培養出相當濃厚的興趣,並且在16歲那年,發現自己過去世是佛弟子。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被徵召入伍前往印度。他戰後留在印度出家,法名僧護比丘。他在喜馬拉雅山山麓駐足的14年,讓他有機會結識佛教幾大傳承的導師。他在推動佛教復興運動這方面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尤其跟安貝卡博士追隨者共事時更是如此,並大量從事與這方面相關的書寫與教學。他受邀回到英國以及當時新興的佛教界之後,於1967和1968年,相繼創辦了西方佛教會之友(Friends of the Western Buddhist Order, FWBO)和西方佛教會(Western Buddhist Order, WBO)。僧護居士,一位遊走於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原則與現實的譯者。他以豐富的經驗、清晰的思緒去達成使命,而人們對他的作為也大表讚歎。他特別強調精神生活的重要性、心靈友伴以及社群的崇高價值、宗教與藝術的連接,以及需要一個可以支持精神訴求與理想的「新社會」。

在2010年,西方佛教會之友易名為三寶佛教社團(Triratna Buddhist Community)。這個社團現在在五大洲已經建立了超過60個中心,是世界性佛教運動的領頭羊。過去20年,僧護居士將責任交給他的幾位大弟子,自己只負責文書工作、私人信件、多方接待訪客。最近,他只監督某些論文之發表,闡明他創辦的各項運動該如何進行。他目前居住在「加持中心」(Adhisthana)。這個三寶佛教社團的新產業,坐落在赫里福德郡鄉村,正逐漸發展成一個聚集來世界各地佛友的研究中心兼圖書館。

■譯者簡介

劉宜霖

劉宜霖居士,新加坡人,土木工程系畢業,在建築業任職近八年。現為台灣師範大學翻譯所博士候選人。近年兼修梵文/巴利語,對佛學和禪學有濃厚興趣。與教授、同學的合著有《英中筆譯1:基礎翻譯理論與技巧》和《英中筆譯2:各類文體翻譯實務》。譯作有《我心是金佛》、《洞見最真實的自己》和《我是愛、我是喜》。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