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文明史綱

文明史綱

作者 : 布勞岱爾

作者 : Fernand Braudel

出版社 : 廣場出版

可訂購

定價 : NT 650

售價9折, NT585

內容簡介


「沒有歐洲史,只有世界史!」

歷史是解讀並理解過去與當今世界的最佳工具!
讓年輕人對歷史和現實產生興趣,
讓他們「在理解歷史的同時,直接面對他們即將生活於其中的世界」。

《文明史綱》是法國年鑑學派著名史學家布勞岱爾獨力撰寫的一部簡明世界通史。
《文明史綱》在全球已有十幾種譯本,不僅與作者的史學地位相襯,也符合他的企圖──
「沒有歐洲史,只有世界史」


布勞岱爾寫下《文明史綱》的背景與目的

布勞岱爾:「這場軒然大波(高中歷史課綱)是怎麼來的?教育部一個荒謬的決定。如同我經常建議的,我個人認為應該在「高三」的課程中加一篇新歷史的導論。新歷史刻意整合不同人文學科,以各學科的方法觀察、解釋當今的世界,釐清困惑。我覺得十八歲,在準備投入任何一門專業之前,是該讓我們的年輕人認識當今的社會、經濟問題、主要的文化衝突、以及文化多樣性的年紀,……」

「如果讓我做主的話,直到高二,教舊歷史,敘事史:給孩子講故事,時不時可以停下來,補充重要的事件,做些社會學、社會經濟學等的評論」;「把『新新歷史』與『新新新歷史』集中在高三的課程。因為我發現如今高中畢業後的學力測驗大考中,關於一九四五–一九八五年間的歷史考題非常的糟糕、非常的爛,我想任何一個史學家都無法回答,我自己也答不出來!」

《文明史綱》在布勞岱爾眾多作品中的位置

本書的目的在於連接一九四九年初版的《地中海史》、一九六六年再版的《地中海史》、與一九六七年的《物質文明》第一冊。
布勞岱爾經常引用另一位年鑑學派法國歷史學家馬克布洛克 的話:「沒有法國史,只有歐洲史」,最後一次是用於《法國的國家認同》的導論中,並加上「沒有歐洲史,只有世界史」。他沒有時間完成這部法國史,自知乃是其終極挑戰。透過影片和文章(《歐洲》,一九八二年,巴黎:Arts et Métiers Graphiques出版社出版),他只勾勒了《地中海史》一書講述的歐洲史。不同於《地中海史》的宗旨,在《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一書中,他講述了一個世界史,其目的是為了更加理解現在的世界與不久的未來。而本書,《文明史綱》,更是為此相同目的所作。

《文明史綱》從文明的角度,講述人類歷史的發展,覆蓋人類居住的全部地區、經歷的全部歷史。全書分為三大部分二十五章。


第一部份「文明釋義」着重敘述有關文明與文化的問題;
第二部份「歐洲以外的文明」分為三個小部分,分別介紹了「伊斯蘭與穆斯林世界」、「非洲」、「遠東」的文明;
第三部份「歐洲文明」同樣分為三個小部分:歐洲、美洲以及另一個歐洲(俄國)。

這是一部堪稱經典的史學著作,在大量汲取各學科研究成果的基礎之上,按照布勞岱爾的長時段、中時段、短時段及總體史學觀念寫成。全書各個部分自成一體,既考察過去,又論及不遠的將來,兼有章節簡約和內涵豐富之長。不僅視野廣闊,反映政治軍事狀況,更呈現經濟、社會、文化等人類活動各個方面的整體;而且注重對歷史的洞察,對趨勢的把握,探求整體的人類歷史的深層意義。

自1963年初版以來,《文明史綱》在法國持續重版,並被翻譯成十幾種語言,英文、意大利文、德文、日文等譯本廣受好評,至今暢銷不衰。被贊譽為「歷史學家中的歷史學家」的布羅代爾,帶給了大眾「一部名副其實的世界史」。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費爾南.布勞岱爾 (1902-1985)
法國年鑑歷史學派第二代大師, 1984年當選法蘭西學院院士。

1920年入巴黎大學文學院攻讀歷史,1923年畢業,經過一段在海外中學教書的經歷之後,1937年回國時遇上年鑑學派的創始人之一的費弗爾,開始受其影響。二次大戰爆發後受徵召入伍,在1940年被德軍俘虜,關在戰俘營近五年,在裡面開始寫《菲利浦二世時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的初稿,而在1947年成為他的博士論文並通過考試,1949年出版。1946年,他加入《年鑑》學報的編輯部,其後與費弗爾創立高等實驗研究院第六部(社會科學高等學院前身)。1956年-1972年間,擔任該部主任。1984年他當選為法蘭西學院的院士,翌年逝世。

布勞岱爾受到費夫賀(Lucien Febvre)等第一代年鑑學派史家的影響,在歷史研究上主張從地理時間、人文時間、各別時間三個層次來探討。以《菲利浦二世時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為例,他不像傳統的歷史寫作,以政治、軍事史為主,而是先從地理環境出發,其次探討社會經濟型態,最後才以這些為基礎,來說明當時的政治軍事等事件。在他看來,那些在許多歷史著作中著重探討的軍事政治衝突只是地中海地區文明長期發展之中的一個小小的波瀾而已。

他認為歷史可區分為短時段、中時段和長時段,認為歷史學家更重要的是研究長時段的發展,而不是僅去對短時段的政治軍事等事件作詳細研究,而要從數十年的中時段的週期波動的探討中,進一步找出百年甚至數百年以上長時段中,整個文明的發展趨勢以及延續於其中的基本社會經濟文化等結構。1958年,他寫有專文《長時段:歷史和社會科學》,闡明上述觀點。

這種重視長時期的結構的作法,也在本書《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中能表現出來,在探討資本主義的發展這個問題時,他不直接從資本主義的表面發展下手,而是在三大卷的著作中,第一卷先探討這幾百年之中,一般人的日常物質生活,其次再以一卷的分量,探討與一般人生活相關的交換制度、市場制度。進一步在第三卷才開始討論,基於這些超乎日常生活的,以少數大商人經營為主的資本主義式經濟的發展過程。

■譯者簡介

許惇純
成大歷史畢業,以教育部公費赴法專研文化資產保存歷史城區再利用之政策與案例。返國後投身博物館及文化資產相關研究與規劃,參與多項專案;近年多與法國學術領域合作翻譯及研究工作。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