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安娜.卡列尼娜 上下 (2冊合售)

安娜.卡列尼娜 上下 (2冊合售)

作者 : 列夫.托爾斯泰

作者 : Leo Tolstoy

出版社 : 木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720

售價79折, NT569

內容簡介


◎全新譯本
◎冷靜與熱情:真愛的2種對比面貌x封面的2集對比彩調

幸福的家庭無不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幸
——時至今日,這句話仍不減其真實。


安娜.卡列尼娜完稿於1877年,1875年1月開始連載於《俄羅斯公報》上。小說甫發表就引發熱烈討論。
托爾斯泰的堂姑母亞歷山德拉.安德列耶芙娜.托爾斯泰亞曾寫道:
「《安娜.卡列尼娜》的每個篇章都轟動了整個社會,引起熱烈爭論,毀譽參半、褒貶不一,像議論的是他們的切身問題一樣。」

作品共分八章,開場白「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Все счастливые семьи похожи друг на друга, каждая несчастливая семья несчастлива по-своему.),是托氏對婚姻和家庭的悟言。

故事以雙線進行,一為安娜,一為列文。托爾斯泰以兩人為軸,描寫出不同的婚姻和家庭生活,更進一步則寫出當時俄國政治、宗教與農事景象。

《安娜.卡列尼娜.上》

「我知道的一些幸福婚姻都是理性的結合。」
「可是,一旦被人漠視的感情甦醒了,理性婚姻的幸福就會煙消雲散。」


安娜.卡列尼娜接到哥哥的來信,風塵僕僕地趕到莫斯科:奧勃朗斯基因為偷吃家庭教師,讓妻子多莉發現了,安穩的婚姻生活一下陷入危機;然而原本家庭幸福、與丈夫育有一子的少婦安娜,卻因為在車站遇上年輕俊美的軍官渥倫斯基——兩人幾乎是一見鍾情——心湖再也無法平靜。

與此同時,多莉的妹妹吉媞拒絕了有為青年列文的求婚,以為自己的幸福未來便是熱烈追求她的渥倫斯基,怎料年輕軍官竟是花花公子,一聲不響地追隨姊夫的妹妹安娜去了聖彼得堡,又羞又忿的吉媞自此一病不起……



翩翩年輕軍官渥倫斯基從沒認真考慮過婚姻,直到他遇見了安娜,「我們不是做朋友,這您自己也知道。我們要做天下最幸福的人,或者成為最不幸的人,這得由您來決定。」熱烈的愛令安娜無法自拔,理性的婚姻戰勝不了感情;而一心嚮往婚姻、只願接受吉媞作為妻子的列文,則在難堪的拒絕後,重新感到了希望。

《安娜.卡列尼娜.下》

安娜與渥倫斯基生下愛的結晶,儘管分娩時差點死於難產,卻也因此獲得丈夫卡列寧的寬恕、答應放她自由;生產後的安娜與渥倫斯基帶著女兒出國度假,卻始終心繫留在丈夫身邊的兒子。

當安娜為著兒子謝廖沙的生日趕回彼得堡,才難堪地正視自己被整個上流社會排拒在外的事實——她沒有資格、也不應該見自己的兒子。她沒有資格、也不應該參與任何社交活動:沒有人願意與她交遊、接待她,硬要公開露面的下場只有冷眼、嘲諷及羞辱。

憂心的渥倫斯基不僅無法安撫情人,也開始害怕起喜怒無常的安娜;而無法接近兒子、也不能因誠實追求愛情而被社會寬恕、接受的安娜,則被心中的憎恨與慾望之火吞噬,慢慢踏上無法回頭的崩潰之路。



列文終於娶得意中人,然而家庭生活並不似他的幻想:他時時都有一種感覺,彷彿原先他在岸上觀賞在湖面上順利平穩航行的小舟,現在則親自坐到這艘小船上。他意識到,光是不搖晃地、坐得穩穩的還不夠,還要時刻不忘地去考慮該駛往哪兒:腳下是水,必須划船。不習慣划槳的雙手會感到疼痛,這活兒看起來挺輕鬆,而做起來雖說很開心,也很吃力。

當接到哥哥臨終的消息,吉娣堅持要跟他一起去看大伯——起初,列文以為妻子只是怕一個人待在家裡寂寞,直到抵達哥哥寄居的破爛旅社,他才發現一個女人願意、以及能夠為一個臨終病人做到哪些他從未想過的照料。兩人的婚姻生活也在瑣碎的吵吵鬧鬧中漸漸磨合,讓兩家人變成一大家人,也使列文重新認識到生活及工作的意義。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1828-1910)
公認為最偉大的俄國文學家,《西方正典》作者哈洛‧卜倫甚至稱之為「從文藝復興以來,唯一能挑戰荷馬、但丁與莎士比亞的偉大作家」。曾參加克里米亞戰爭,戰後漫遊法、德等國,返鄉後興辦學校,提倡無抵抗主義及人道主義。創作甚豐,皆真實反映俄國社會生活,除著名的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之外,另有自傳體小說《童年‧少年‧青年》和數十篇中短篇小說,以及劇本、書信、日記、論文等等。

譯者簡介

高惠群
知名譯者,翻譯多部俄國文學。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