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憤怒韓國

憤怒韓國

作者 : 張夏成

出版社 : 光現出版

可訂購

定價 : NT 420

售價79折, NT332

內容簡介


人均所得比台灣高一.四倍,
大學生起薪比台灣高兩倍。
幾乎每年都調薪五%

這樣的韓國,

每三人中就有一人相當於在台灣領22K,
九○%的人根本存不了錢!?

韓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高起薪、高所得都無法挽救的貧窮世代!?

頂尖大學生畢業起薪七萬台幣、一般大學生畢業起薪五萬台幣、基本工資三‧七萬台幣,這樣的韓國,為什麼會被年輕世代稱為「憤怒韓國」?

因為,在韓國,經濟成長的果實往往由財團獨享,甚至被財團掠奪。

一九九○年到二○一四年,韓國的國民所得當中,家庭所得占比下降八%,企業所得占比則上升八%。換句話說,企業賺了比較多的錢--包括應該要分配給員工的薪資與分紅,也被企業「賺走了」。

◎當加薪、調薪都無助於脫貧……
在韓國,自二○○八年開始,時薪幾乎每年都調薪五%,二○一六年開始,韓國的基本工資高達三‧七萬台幣。但九○%的人都無法存錢,三○%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這告訴我們什麼?

這告訴我們,在韓國,「薪資」就是你全部的所得,與財產。

換句話說,韓國花了二十年,驗證湯瑪斯‧皮凱提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提到的--即便經濟成長傲視亞洲,即便政府年年調漲時薪、基本薪資,但只要家庭或個人受困於支出而無法累積資本,無法擺脫靠薪資、收入度日,則階級世襲便永遠持續。富者越富,貧者恆貧,便會是我們可見的未來。

◎當「把財團的未來當作是國家的未來」……
在韓國,財團只提供四%的工作機會,卻取走六○%的獲利。勞工與中產階級幾乎完全無法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張夏成認為,問題的癥結在韓國從到部分國民都「把財團的未來當作是韓國的未來」。

也因為如此,李明博政府減少政府所得,為財團減稅;一度以「重新分配」、「經濟民主化」為口號的朴槿惠政府,提出應該大幅提高個人所得稅,財團則不在討論範圍內。韓國政府年年調薪,但從不解決勞工惡劣的勞動條件問題。種種獨厚財團的做法,究其根本其實就是害怕「財團垮,韓國跟著垮」。

◎韓國走過的路,會是台灣的未來嗎?
張夏成曾擔任第十五屆韓國總統金大中的「國民政府經濟改革政策」總負責人,在金大中總統的任內,也是韓國的貧富差距較低、中小企業蓬勃發展的時代。面對現在的韓國,張夏成不但呼籲韓國政府,應該要讓財團釋放出更多資源,也對韓國國民提出呼籲:「把財團的未來當作是韓國的未來」絕對是錯誤的想法。

經濟成長的果實應由全民共享,非常重要!
重點不在公平與否,是在讓家庭或個人可以累積資本,創造階級流動的機會;

若國家、政府始終避談這一點,最後,或者就像是現在的韓國。
經濟起飛、高起薪、高所得之下,卻仍是地獄一般的存在。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張夏成
一九七八年畢業於高麗大學金融科系,並前往紐約州立大學取得碩士學位,、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金融博士學位。畢業後任教於美國休士頓大學金融學院,一九九○年後轉任高麗大學商學院教授至今,並曾擔任高麗大學商學院院長一職。

張夏成是經濟學和金融學的學者,不但專精於研究韓國經濟與金融社會結構,也是站在第一線的實踐家。一九九六年,他成立經濟民主化委員會,並首次在韓國實踐了「經濟民主化」市民運動。二○○六年,他發起了被稱為「張夏成基金」的LAZARD韓國公司治理基金,在韓國掀起了價值投資的可能性。 他曾擔任過第十五屆韓國總統金大中的「國民政府經濟改革政策」總負責人,還擔任過第十八屆總統候選人安哲秀的「真誠陣營(sincerely camp)」國民政策本部長一職,設計了國家經濟政策。 並且任職過韓國金融學會會長、韓國財務學會會長、參與年代經濟民主化委員長、經濟改革年代營運長、LAZARD韓國公司治理基金投資顧問、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國際諮詢委員、國際企業治理結構網絡(ICGN)理事、政策網絡所長(私人企業)、世界銀行(IBRD) 訪問學者及顧問、經濟協助開發機構(OECD)顧問等等職務。

二○一四年,張夏成出版關於拯救韓國經濟危機方案的「韓國資本主義」一書,書中明確提出解決方案。二○一五年,他針對日益惡化的所得差距和資產貧富差距、薪資不平等、雇傭不平等、企業不均衡等等一系列將導致韓國社會的經濟崩盤危機問題,著述「憤怒韓國」並提出瞭解決方案。

張夏成在學術刊物上發表了四十多篇論文,並獲得過美國〈財務分析頻道〉頒發的Graham Dodds優秀論文獎(1995)、〈商業週刊〉頒發的亞洲明星獎(一九九八、一九九九)、 國際企業管理網絡頒發的企業管理拯救獎(二○○一)、韓國出版文化獎(二○一四)等等。

■譯者簡介

金福花
吉林大學畢業,曾擔任遊戲橘子國際事務部資深專員,翻譯有童書《飛向藍星大地》、《搶救卡奧斯星》等書。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