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在世界的盡頭說: 我願意

在世界的盡頭說: 我願意

作者 : 謝怡芬 (Janet Hsieh)/ 吳宇衛 (George Young)

出版社 : 凱特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

※ ※ 此商品需調貨,備齊後出貨

可訂購

定價 : NT 399

售價9折, NT359

內容簡介


不是什麼決定都攸關生死: 
寧可做決定,踏前一步, 
也不要優柔寡斷,滯步不前。 

Janet&George相偕橫跨南北美與南極大陸、長達五十餘日的愛之旅程紀實,看見彼此的過去,亦看見未來!

我在旅行的時候總是喜愛找人攀談、尋找新鮮的事物、總是想要冒險、總是想要走在蹊徑上,對我來說這才是旅行真正有趣的事情!我不斷尋找機會挑戰,也不斷地想嘗試新的事物。—Janet

我旅行的時候,喜歡看書,喜歡待在飯店裡;我也喜歡比較舒適甚至有點奢華的事物。大致上而言,旅行的時候我喜歡舒適勝過花力氣探索、發掘,喜歡安全的地方……我並不介意偶爾走出去看看,但不需要這麼做的時候,不會特別去追求「探索」這件事。—George

生活突然間有了安定感;「尋找真命天子/天女」的選項既然打勾了,就可以去追尋其他人生目標了,而且,不再是一個人。

初識時候的Janet與George都還在摸索人生方向—放棄醫生、律師之路,轉往不相關的跑道,相對會承受來自父母的壓力;除此之外,當時這麼年輕,彼此尚未有戀愛的準備。George曾說,如果當初就開始交往,他們不會懂得欣賞自己已經擁有的,或者還看不清楚生命將走到何方;沒有生命經驗的堆積,就不會有現在的成熟與智慧,迎接對方的到來。

五十多天緊湊而密集的旅行兼工作,史詩般橫跨三大洲,從Janet的家鄉美國德州、學習生涯的南美阿根廷,直至夢想之境—南極大陸,Janet引領George走過自己的記憶,前往未來;既是相偕的冒險人生,更是綿長細膩的感情生活,過往的遠距離戀愛從未讓兩人害怕惶恐,一起生活與工作近兩個月,才是全新經驗。

此趟旅行是彼此關係的隱喻,面對陌生的前方,無論出自無知或勇氣,兩人頭也不回地攜手邁進,一路相互體驗、扶持,更加確信組成家庭的信念。如同義無反顧地投身婚姻,旅程最後,他們結婚了,雖然不能估量永遠,無論如何都希望未來的圖像裡,擁有彼此。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Janet Hsieh謝怡芬
六年級時,Janet在學校話劇飾演哥倫布,假裝踏上冒險旅程,探尋未知土地。儘管台詞背得亂七八糟,這位不知所云的中學生硬是從災難脫身,表演贏得觀眾起立鼓掌。

好吧,開玩笑的。在場唯一起立鼓掌的,是我爸媽(他們不得不)跟坐在後面幾個大人(因為他們急著要去上廁所)。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年紀還這麼小,我就選擇了探險家的角色。我想見識見識,這世界有什麼值得一看,也想知道自己有什麼值得展現給大家。

時間快轉,喏!我成了旅遊節目主持人,心甘情願踏上這兩種意義非凡的人生旅程:第一,前往世界的盡頭(南極);第二,也是更恐怖的(對我來說),是要做出承諾,與某人共度一輩子。我得學習怎麼分享。我到底在說什麼?

許多女生夢想擁有一場完美的白色婚禮,現場有鮮花、白鴿,淚水交織著歡笑,接著是宴會、跳舞……我則幻想要有布萊德.彼特。結果,我的婚禮既沒有布萊德.彼特,也沒有夢幻電影場景,倒是有雪球紛飛、企鵝便便、極地跳水、挖掘墳墓……以及很多很多。我想,以這種方式為我跟George的婚姻拉開序幕,再完美不過了。

十歲的我,是個自詡為探險家、熱愛冒險的小女孩,現在和以後的我,也依然如此。唯一不同是,現在我多了個共犯。

George Young吳宇衛
七歲時,George被交代一份回家作業,題目是要預測自己長大後會成為怎樣的人。當時我寫道,二十五歲時要當脫口秀喜劇演員,還畫了一張畫,鉅細靡遺描繪了這項預言:我站在舞台上,台下大概有數十名觀眾。從藝術評論家的觀點來看,這幅畫「毫不值得一提,不必浪費時間毛遂自薦」,無論羅浮宮或現代藝術博物館都看不上眼的。
於是,我成了一名律師。

不過,George的表演欲未曾削減。儘管長大過程中,小到不能再小的社交圈裡沒人看好自己,但腦海總有個細微的聲音告訴著我:總有一天,我能靠在鏡頭前唸台詞,勉強糊口飯吃。

於是,就憑著髮膠和招牌笑容,我頭也不回追逐兒時編織的大銀幕夢想。半途中,遇到了Janet這女孩,她死心塌地愛上了我(此話不假:第一次碰面,要不是我伸手扶她,她早就昏倒在地),後來經過幾次美食與咖啡約會,我們總算雙雙結束了單身,一起踏上這趟驚險萬分的冒險之旅,但願這不是未來的預兆啊(再怎麼說,我都是愛研究3C、打遊戲的阿宅……還是個文人騷客只是不自知……還愛寫些關於自己的東西,沒別的原因,純粹好玩)。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