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法華經講義 第十輯

法華經講義 第十輯

作者 : 平實導師

出版社 : 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300

售價9折, NT270

內容簡介


經文:【時舍利弗語龍女言:「汝謂不久得無上道,是事難信。所以者何?女身垢穢,非是法器,云何能得無上菩提?佛道懸曠,經無量劫勤苦積行,具修諸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猶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釋,三者、魔王,四者、轉輪聖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爾時龍女有一寶珠,價直三千大千世界,持以上佛,佛即受之。龍女謂智積菩薩、尊者舍利弗言:「我獻寶珠,世尊納受,是事疾不?」答言:「甚疾。」女言:「以汝神力,觀我成佛復速於此。」當時眾會,皆見龍女忽然之間變成男子,具菩薩行,即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華,成等正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普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

爾時娑婆世界菩薩、聲聞、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普為時會人天說法,心大歡喜,悉遙敬禮。無量眾生聞法解悟,得不退轉;無量眾生得受道記,無垢世界六反震動,娑婆世界三千眾生住不退地,三千眾生發菩提心而得受記。智積菩薩及舍利弗,一切眾會默然信受。】

語譯:上一週講到最後是龍王女這位大菩薩,自己宣稱可以成佛了。【她這一些偈講完之後,當時舍利弗尊者心中有疑,就向龍女提出質問說:「妳說不久就可以得無上道而成佛,這個事情很難令人信受。為何這麼說呢?因為女人之身是汙垢不淨的,並不是成佛時可以使用的法器,怎麼可以說妳馬上就可以得到無上正等正覺?佛菩提道是非常懸遠而且曠大的,必須要經歷過無量劫很勤勞辛苦,不斷地累積功德、福德而修行成功,也必須具足修行六度波羅蜜、十度波羅蜜,然後才能成就。而且女人之身有五種障礙:第一、不能作大梵天王,第二、不許當釋提桓因,第三、不能當魔王,第四、不許當轉輪聖王,第五、不可以當佛陀。妳現在是女人之身,怎麼可以說現在就可以成佛?」當時龍王女有一顆寶珠,這個寶珠價值三千大千世界,她當時就用這顆寶珠,雙手奉持上供於釋迦牟尼佛,佛陀當時隨即接受了。這龍王女就向智積菩薩以及尊者舍利弗說:「你們看我獻上寶珠,而世尊隨即納受,這個事情快不快呢?」二個人都答覆說:「很快。」龍王女就說:「以你們的神力,來看我現在成佛的事,還會比這件事情更快。」
當時大家看見龍王女忽然之間就變成男子,已經具足了菩薩行,隨即前往南方的無垢世界,坐在寶蓮華上,成就正等正覺;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普遍地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

這時娑婆世界的菩薩們、聲聞們、天龍八部、人類及非人,因為佛陀加持力的緣故,全都遙遠地看見那位龍女已經在南方世界成佛了,並且普遍為當時大會中的一切人天說法;於是大家心中非常歡喜,就在娑婆世界這邊,向南方由龍女所成的佛陀遙相敬禮。這時無量眾生聽聞到龍女所成之佛所說的法,也就理解而開悟了,獲得不退轉住;另外又有無量眾生被龍女世尊授予佛菩提道,預記他們不久就可以開悟了;這樣受記之後,無垢世界就感應到了六種震動;由於這六種震動的緣故,又回過頭來影響到娑婆世界,有三千位眾生從此住在不退轉的境界中,然後又有三千位眾生發大菩提心而獲得佛陀的授記。所以這時智積菩薩和舍利弗尊者,乃至一切大眾中參與法華聖會的人,全部都默然信受而不再有質疑的聲音了。】

講義:這個事情很玄呵!好像很玄,可是你如果弄清楚了,也就不玄。當時舍利弗向龍女說:「妳剛剛唸的偈,自認為不久就可以成就無上道,這個事情確實很難令人信受。」因為確實很難信受,哪有人自己在 佛陀面前自稱馬上要成佛的?因為現前看見的是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那是五億七千六百萬年後的事。這龍女好大膽,竟然在 彌勒菩薩的前面,說她就先要成佛了;而且還是自己說的,不是 世尊說的,當然要質疑她:「妳這個事情真的很難令人相信。」可是提出來質問的時候,一定要有質問的理由,不能夠指說人家不對、質疑人家時,結果沒有提出理由,那就是無理的質疑。不論是懷疑或質疑,一定是要合理的懷疑、合理的質疑。所以,舍利弗尊者提出這樣的質疑時,當然要解釋為什麼這樣質疑。
 
他解釋說:「為什麼我這樣質疑呢?因為女人之身是汙垢而不清淨的,而且不能當作成佛時所用的法器。」所以你們看過所有的諸佛,沒有一尊佛示現女人身的,對不對?都沒有嘛!但是聽到這裡,你是不是要說佛法裡面不平等?其實不會不平等,只有聲聞法裡面才不平等,大乘法裡面都是平等的。她現女人身是有她的因緣,有的人在入地前轉易為男身,有的人在八地才轉易為男身,有的乃至到了等覺、妙覺位才轉易為男身,可是也還有菩薩故意要示現為女身。你們看 觀世音菩薩不是大多是現女身嗎?對不對?眾生看見了就覺得好像媽媽一樣可以依靠。母親是最親切的,父親有時候還有個威嚴,子女會覺得不太好親近。但媽媽都可以依靠,如果覺得有什麼委屈,往媽媽身上一靠說:「媽媽!如何、如何……。」可以訴苦一番,對不對?媽媽就會疼惜他。所以你看,觀世音菩薩常常示現女人身,不是沒有因緣,而是有緣由的。

所以,在大乘法中沒有所謂的不平等;那個人的願是這樣,或者因為往世很多劫來的因緣就這樣子,那就繼續示現為女身。但是,如果真要說起來的話,依世間法的表相來看,真的,女身是垢穢。我們說垢穢,密宗卻說那是寶物,說那叫作紅菩提心。我說的是還沒有到更年期的女人,妳們都知道喇嘛教講的紅菩提心是什麼。所以其實如果有人有心,一一收集起來就送給密宗道場去:「你們不是要紅菩提心嗎?我為你們蒐集,給你們越多越好是吧?」說什麼話嘛!真是!所以他們講那個話,真要叫作瘋子講的話。可是不管密宗的喇嘛們怎麼瘋,人間都會有人信;不管有什麼宗教多麼邪,也都會有人信;永遠不必怕沒有人信,因為這裡是娑婆世界又是五濁惡世。

現在舍利弗說:「女身垢穢,不是成佛的法器,妳怎麼可以說現在就要成佛了?」提出這個質疑,看來似乎確實很有道理。然後再提出另外其他的理由:「成佛過程的佛菩提道,是好比懸在很高的地方、懸在很遠的地方,妳根本看都看不清楚、摸都摸不到,想要到達那個目標是非常曠大而遙遠的,並不是腳步一踩,一步就到了,所以要經過三大無量數劫,很殷勤、很勤勞、很辛苦,不斷地累積各種清淨行與善行,得要具足修習六度波羅蜜多、十度波羅蜜多,然後才可以成就佛道。妳龍女剛剛才出現,就說妳要成就佛道了,這個事情實在難信。」
接著又提出五個理由來:「妳龍女如今現前是女人之身,可是女人身有五種障礙:第一、不能作梵天王,」有人也許要問:「為什麼女人不許當梵天王?」請問梵天是在欲界還是色界?在色界,色界有沒有分男女?沒有,色界都是中性身。也許又有人懷疑:「那只是一個思想,人家講了,你就信了?」那不然,我來跟諸位說我的體驗好了!我在十幾年前,當時發起初禪時,那時候是有初禪天身在肉身中的。那麼,有初禪天身的時候就會有天眼,就是可以自己看見初禪天身;但那是屬於報得的眼根,是自然的天眼,而不是屬於修來的天眼。當你住在那裡面時,可以看見自己的身體裡面。

你真的自己可以看見,結果我所看見的是什麼?身中如雲如霧,沒有五臟六腑。所以,智者大師講「獲得初禪天身時如雲如影」,我就說他講得不對,他講那個影字確實不對,真的要「如霧」才對。如雲又如霧,因為根本沒有影,他怎麼可以說如雲如影?初禪天身沒有影子,身內也不是如影,身外也沒有影子,怎麼可以叫如雲如影?所以他的「止觀」講得不對。我就更正,我就以自己的體驗,說是「如雲如霧」,因為那時候自己心眼往身內去看的時候,好像大晴天上很高的白雲,是很白的,可是身中的雲並沒有那麼濃。天上那個層積雲,是很濃的雲,又很白,可是你身上這個初禪天身裡面的雲沒有那麼白,也沒有那麼濃,所以又有一點像很濃很濃的白霧,就介於白雲和早上剛起床時看到的霧之間,比晨霧又濃一點,就像是這樣,這是初禪天身。

初禪天身沒有分男性、女性的,都是一體的,都是同樣的,全都沒有五臟六腑,沒有性器官;而全身的毛孔,從頭頂到腳底都是內外相通,只要正在呼吸而使空氣內外流動的時候,毛孔就會有樂觸,所以每一個毛孔都好快樂。全身沒有五臟六腑,那像什麼?身體裡面就是如雲如霧。表皮只是一層薄薄的,好像最薄的那種保鮮膜一樣,我這樣形容很貼切。古時候沒有保鮮膜,你真的不太好形容;現在有保鮮膜,就很好形容,就像最薄的那種保鮮膜一樣,只是有很多毛細孔。那麼在每一個毛孔,因為你不管動或不動,一定會有呼吸,那毛細孔也會跟著有空氣出入,所以每一個毛孔都有快樂,這就是初禪天身。

我以親自的體驗來跟大家證明,初禪天身是沒有男女性的,那你們總該相信了,因為這是我親自體驗來證明。那初禪天身,你若是想要能夠體驗這個境界,還不是一般得初禪的人就能體驗的,你得要是初禪生起時就是遍身發的那一種,是一剎那間初禪整個現前,而不是從頭頂運運而動然後往下擴展,或者從會陰往上運運而動才去擴展出來的初禪,像那種初禪的發起者,就不會有初禪天眼,也看不見身內如雲如霧,也沒有辦法看見自己的身體就像保鮮膜那個樣子,都沒有辦法;這種初禪的發起,只有事後在胸腔中生起樂觸的覺受而已,所以只有遍身發的這一種,才能夠看得見初禪天身和內身如雲如霧,也才能夠看見初禪天身沒有男女相。

那梵王-梵天王-是初禪天的天王,他是中性身而不是女身,所以女身顯然就是人間或欲界天中的女性,根本不是色界天人,怎麼可能當梵天王?「妳龍女現在還是維持著女身,妳就沒辦法作梵天王。」這是第一個障礙。第二個障礙說:「妳不能當帝釋--不能當釋提桓因。」釋提桓因是忉利天的天主。從我們人間往上,第一個欲界天是地居天,就是四王天,有東西南北四大天王,但這四大天王歸須彌山頂的忉利天天主所管。須彌山頂的忉利天既然住在須彌山頂,當然也是地居天。這個忉利天分成三十三天,東西南北各有八天,八天的中央就是中天,中天歸玉皇大帝所管,他就是佛法中說的帝釋,但他也同時管轄其他三十二天的天王。道教裡有很多上帝,對不對?不是只有一位,那你就知道道教的境界是欲界天中的什麼天了,其實就是忉利天,他們是善法之天。

那麼忉利天王釋提桓因就好像人間的皇帝,例如一后二妃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等;只是忉利天王比中國皇帝的享受更多,因為他的天女更多,而每一個天女又各有七位侍女,那麼請問他可以是女人嗎?總不能女人去當忉利天王吧!又不是同性戀者可以生天當天主,所以釋提桓因當然要是男人。就好像說,妳們年輕的女生要出嫁,妳會嫁給女人嗎?不可能嘛!而你們男人要結婚時,會娶個男人嗎?不會嘛!如果會的話,那麼人家可就不免要指指點點了,會用異樣的眼光來看你了;因為不正常,所以女人也不能當忉利天王。接著說,女人也不能當魔王,魔王就是他化自在天的天主。魔王座下的女人可多了,因此他也得要是個男人。

接著,轉輪聖王,轉輪聖王都沒有女人去當的;因為轉輪聖王如果是女人去當,要統領主兵臣寶,就不方便了。他有七寶,其中之一是主兵臣寶,也就是主持戰爭而且戰無不勝的大臣,那大臣不會接受女人領導。他還有個玉女寶,玉女寶有個好處,說給你們男人聽一聽;你冬天抱著她覺得好溫暖,夏天抱著她感受好清涼,其他就不談了,這就是玉女寶。你想要什麼,她都知道,她都幫你準備得好好的,你根本不必煩心生活上有什麼照顧不到的地方。光是談這二寶就好,是不是得要男人才能當?還有,轉輪聖王,若是鐵輪王,王一天下,管轄一大部洲,不是一個地球,而是一大部洲。那麼銅輪王王二大部洲,銀輪王王三大部洲,金輪王王四大部洲。他們是依鐵輪乃至金輪而向前行,那飛輪去到什麼地方,他帶著象馬兵寶……等就可以跟著到;凌虛而行就這樣都可以到達,是這樣統領一大天下或者一個四大天下。當然這得要是男性才能當,「妳龍女是女人,妳連當轉輪聖王都不行,何況能成佛?」這樣提出來,似乎也有道理呵!

接著又說,女人之身不能示現成佛。你有沒有看過有哪一尊佛是以女人之身來示現成佛的?沒有,所以他很篤定就作一個結論來質問:「妳怎麼可以說女身速得成佛?妳現在是龍女之身。」他就這麼講,也好像都很有道理。

這時候龍女有一顆寶珠,你們看過人家民間畫的雙龍戲珠,有沒有?其實每一條龍都有一顆寶珠,這龍女就把這顆寶珠拿出來奉獻給 佛陀。這寶珠有一個前提:「價直三千大千世界。」世間再也找不到這種寶珠了,對不對?價值三千大千世界呵!這樣一看,莫說王永慶,什麼比爾蓋茲、李嘉誠,香港李嘉誠先生,報導說他是華人中的世界首富,在龍女面前可都瞧不在眼裡了,因為只像是一個彈丸之地那麼一點點財產而已,跟整個香港都不能相比了,當然也跟地球不能相比。可是人家龍女這顆寶珠是「價直三千大千世界」,不只是一個太陽系世界,她就「持以上佛」,而 佛陀馬上就接受了,二話不說。當然該收啊!怎麼不收?因為早知道龍女要幹什麼了!這時 佛陀配合她表演完了,龍女就轉身向智積菩薩跟舍利弗尊者說:「我獻上寶珠,世尊隨即納受,這個事情快不快?」

當然要答:「很快。」可是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意思?也許有人想:「很簡單啊!就是很寶貴的寶珠啊!很有價值的寶珠奉上去,佛立刻就收下了。」這事情不簡單哪!如果要依文解義,當然很簡單;如果依文解義就行的話,佛陀何必那麼辛苦講《法華經》?我記得有一個公案,我曾經拈提過一個公案,好像是慧忠國師,皇帝說:「朕有一顆寶珠價值無量。」慧忠國師意思是幫皇帝下一個定義說:「價值超過一天下。」我後來為皇帝下了個註腳說:「恰好值得一個天下。」因為這位皇帝他那顆寶珠就只值得一個天下,他只是這個華夏天下的皇帝罷了。龍女的寶珠可是值得三千大千世界的,二者到底相差在哪裡?這顆寶珠到底在哪裡?難道你們沒有這顆寶珠嗎?想通了呵!原來你們也都有寶珠嘛!怎麼可以說你們沒有寶珠?

也許有人說:「我又不是畜生龍,怎麼會有寶珠?」誰說你沒有寶珠?有好多人小時候,爸爸媽媽就把她命名叫作寶珠,命得好啊!有人說:「唉呀!那是菜市仔名。」(台語)誰說是菜市仔名?寶珠本來是佛法裡面很珍貴的東西,只是因為這個名詞太好了,很多人就都拿去用,才變通俗了。就好像金蓮,是妙覺菩薩踩的蓮華--千葉寶蓮,那才叫作金蓮。現在金蓮變成什麼?尤其被小說家寫到潘金蓮身上的時候就完了。所以,很多名詞都在演變它原有的意思,本來都是很好的,結果後來都變了。

那麼這一顆寶珠,你也有。如果要說比爾蓋茲那一顆寶珠值多少?值一個微軟。你們的寶珠值多少?比爾蓋茲就比不上你們了。你們不要說:「我財產也沒他這麼多。」誰說你沒有他那麼多?你們比他更多,他拿那幾十億、幾百億美元換不到你這個智慧。哪一天誰拿了錢來說:「我一百億奉上來,請你蕭老師幫我開悟。」我說:「行!但你還是得來參加共修。」一百億元照收,用來救濟貧窮也不錯,但二年半照樣得共修,不可能當場就給他悟了,因為法不是這樣傳的。所以你們看,一百億元買不到你們的所悟,他還是得要上課二年半,還是得要共修。共修,如果有幸被錄取了,去禪三,那算是幸運,因為假使親教師寫上一句話:「這個人慢心很重,都瞧不起親教師。」那禪三也不可能錄取,他即使捐了一百億元還是不能去。

等他有機會去了禪三之後,還得要勘驗、再勘驗;可是勘驗再勘驗是有前提的,是他有觸證了;搞不好他去到那邊根本都還摸不著方向,因為他來共修二年半都在混時間,沒有在用功,一百億元還是買不到開悟。所以這寶珠,其實因人而異。如果是那一隻鴿子的寶珠,根本沒價值,因為牠很難去把它打磨光亮起來,得要花上很多阿僧祇劫來打磨,否則沒辦法呀!三明六通大阿羅漢觀察那一隻鴿子,八萬大劫後還是鴿子。往前觀察八萬大劫前,牠也還是鴿子,不是人類,你說牠那個寶珠有什麼價值?你要花費多少心力才能使它有價值?因此我說牠的寶珠沒什麼價值。

所以,龍女她現在的寶珠就是「價直三千大千世界」,因為她要在她所度化的那個國土成佛了,她成佛時的國土就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她隨即要在那個三千大千世界成佛,你說她那顆寶珠值不值得「三千大千世界」?當然值嘛!你如果把它解釋說:「每一條龍身上都有一顆寶珠,你蕭老師當年開悟不也是說驪龍頷下得珠嗎?可是我又沒有殺死哪一條龍。」龍不許失掉那一顆珠嘛!對不對?她龍女把珠獻出去了,她不就沒命了嗎?是沒命了,可是她的珠真的獻出去了嗎?也只是秀才人情,她這麼把寶珠一捧出來說:「我這顆寶珠價值三千大千世界,因為我現在可以成佛了,當然有這個價值。」這一捧上去,佛陀當場就接受了。
龍女伸手這樣奉上去,佛就接受供養,很快就過去了,於是她獻巨寶珠的事情就完成了。這時,她回過頭來問智積和舍利弗:「我奉獻寶珠,世尊納受,這個事情快不快?」當然快嘛!所以,一定要如實回答:「很快啊!」然後龍女當然可以示現了;她若不這樣示現的話,釋迦如來座下菩薩僧的不可思議就沒辦法具足顯現了。所以最後一樣,她要具足顯現:釋迦如來座下有這樣的菩薩僧,如此的不可思議。要顯現 世尊座下的菩薩僧,是有人隨時可以在他方世界成佛的。因此,她就說:「用你們的神力來觀察,看我成佛的速度,比剛才奉上寶珠而且佛陀接受我寶珠供養的事情還要快。」為什麼呢?因為奉上寶珠總得要走上前胡跪,從懷裡取出來,雙手呈上去,佛陀總要伸手拿一下,然後她才回來再跟二位講;現在都不用這一些過程了,一下子就變成男子之身,隨即顯示出來具足菩薩行--具足菩薩行就是福德圓滿、智慧圓滿的法相,隨即前往南方的無垢世界,這表示不是像我們這一種粗重的肉體的汙穢世界。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華,成等正覺;示現三十二種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當場就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不是只有為那一個無垢世界的眾生演說妙法。這表示那個世界如同欲界天一樣,與龍宮的世界很相似。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平實導師
甲申(一九四四)年生於台灣中部小鎮農家,世代務 農,父祖皆三寶弟子。作者早年游於世務,厭惡迷信。中年歸命三寶,矢志求道,自成念佛功夫。未幾復探驪龍,額下得珠,發明智慧。遂發悲勇,誓願度眾,護正法眼,創辦台北市佛教正覺 同修會、佛教正覺講堂。著有無相念佛等書問世。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