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文明的末世: 歷史發展的終極困境

文明的末世: 歷史發展的終極困境

作者 : 王世宗

出版社 : 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550

售價9折, NT495

內容簡介


文明的末世是歷史發展的終極困境,其理是優良不是完美而改善無法臻於至善,文明能增進知識及提升人格,乃不能使人擁有全知而成為完人,故歷史的進化終究有時,當人力的極限已達而人類難以維持其極致狀態,文明便陷入末世,永無復興改造之望。

改良一事的存在暗示二情,一是改良者本有缺陷,此即原罪,二是改良者具備潛能,此為天資,兩者並觀可見人的靈性是不足的神格,所以文明得以發展,但不能由改良通達全能。文明為求道的創作,求道不進則退,此因天人交戰無有中庸之道可依,故文明達到全盛之後開始衰退,然其頹勢並非惡化不止,畢竟歷史的傳統遺緒猶在,末世是「上不去也下不來」的精神窘況,而非世界末日的生存危機。

文明歷史自「上古」開業、至「古典」定案、經「中古」反常、而於「現代」重光,在此人文的成就無以復加,世間的開化不能更盛,這大約是當十九世紀之時;其後大眾化興起,菁英主義敗壞,反理性思潮盛行,人格物化,文化的素質日漸低落,甚至「後現代」主義當令,一切道學正統均遭質疑,各種末世的亂象於是叢生;同時物質文明卻發達不已,科學掛帥導致工商掛帥,民生經濟大有改善,令人深感「時代進步」而來日可觀,殊不知這是末世的誤導性現象,其效是更增愚者的迷惘與智者的虔誠。

文明的末世有礙於傳道卻有利於求道,這是生活感受不佳但學習條件最佳的時機,仁人君子於此當思「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之義,以「通古今之變」的歷史知識獨善其身且兼善天下,雖然濟世者不能認為其力可以改變時勢。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王世宗
學歷:英國里茲大學歷史學博士
經歷: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