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越獄吧, 身體!

越獄吧, 身體!

作者 : 汪建輝

出版社 : 釀出版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420

售價79折, NT332

內容簡介


「一部虛構與真實交融的諷喻之書」--看見人性最深沉的欲望,聽見社會幽微處最痛切的吶喊!

當「眼睛」、「鼻子」、「嘴巴」、「肚子」、「乳房」和「膝蓋」等通通被關在監獄裡,你,還不叛逃嗎?!

●眼睛、鼻子、手、肚子……在這部小說裡,每個身體部位都是一個獨立的「人」,男男女女,因為「身體」的慾望而彼此結識--「身體」,成了小說裡唯一重要的事。故事最後,每個部位都被公權力關進監獄,他們能衝破牢房,越獄而出嗎?在汪建輝的小說中,「有些故事是真實的,有些故事則是虛構的。」真實與虛構,曖昧地諷喻著最真實的當代中國。


【開頭】
一切從頭開始。
我所要說的這個頭並不是「從頭」開始的頭。而是真正的頭──腦袋。
頭:
名詞──「頭」。也有一種書面的文字稱其為──首。首級,則是要把頭與身體分開來的意思。比如三國時期就有猛將趙雲從萬軍叢中取回上將之首級。如果連身體都一起抱回去自然太重。拿不動,或拿起了也走不了多遠。太累。人是有知性的動物,這就決定了人有辦法用頭腦來解決這個難題。

怎麼辦呢?「把頭砍下來拿走不就行了。」一語驚醒夢中人。於是聽的人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頭說:「哎呀,我的媽呀,我怎麼就沒有想出這個辦法呢!我真笨。好,我這就去拿。」說完轉身就去到百萬人叢中取上將的首級去了。當然他把首級拿回來了,書中是這樣形容的:「如探囊取物」。瞧多容易、輕鬆。
上面的取首級的故事,說的是從前。也就是說,在講故事時要加上前言:從前啊╱在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發生是這個樣子的……

我要說的故事是現在。現在──已經到了二○○○年,人類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相當文明的時期了,到了要「尊重及保護人的基本權益」的時期了。如果你記不住的話只要記住「人權」這兩個字就行了。簡稱:人權。

在這個時代,我當然不能像趙雲一樣,為了便於攜帶而將我要說的這個故事中的「頭」砍下來,使其成為「首級」。方便於拿過來、拿過去地指手劃腳,舉著實例給你說這個故事。如果能夠這樣的話,我的敘述就方便多了,我可以甚至一個字也不寫,就把這個故事對你說清楚。卻也省卻了不少麻煩。

唉。時代不同了。我只有放下刀、拿起筆。讓那個頭留在那個扛著它的肩膀上吧。那個頭因此而沒有變成為「首級」。他應該感謝這個時代,慶幸自己生在了這個「中國歷史上最好的時代」。配合著,有一首歌就這麼唱:「我們走進新時代……」

我沒有砍下他的腦袋。不能,絕對不能砍。如果我砍下了他的腦袋,那麼我就會成為故事的主角,你們會這樣說這個故事:「有一個人為了講一個頭—也就是首級—的故事,將別人的頭砍了下來,成了殺人犯……」在這個時代生活了多年的經驗告訴了我一個道理,要想掌握主動,一定要緊緊地抓住話語權。所以我一定不會讓「頭」,在我的手上變成為「首級」。
還是讓我來寫下這個故事吧。
這個頭的「頭」有個主人的名字叫毛三。我仔細地注目地望著──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汪建輝
汪建輝
原名汪建徽,1966年生。獨立中文筆會自由寫作與文學交流委員會委員,網刊《自由寫作》編委。作品因審查制度,極少在中國出版,多數作品通過自己印刷地下流傳。2009年獲獨立中文筆會頒發的「自由寫作獎」。已出版長篇小說《人間的思路》、《中國地圖》、《他娘,毛主席是咱兒子的爹》與短篇小說集《時間的重量》。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