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喜剧作家

喜剧作家

作者 : 止庵

出版社 :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 此商品需調貨,備齊後出貨

可訂購

定價 : NT 270

售價9折, NT243

內容簡介


◎止庵短篇小說作品首次集結出版
◎重溫1980年代:選擇與迷惘,幻想與失去。


這本書是一些好故事,一些活生生的人物,以及如海風般撲面而來的80年代的潮潮濕氣,主人公們在自己的生活節點裡無所適從,意義和價值成為他們人生之上的重負;如若這重負卸卻之後呢,“人生不過如此”,——然而如果再多問一句的話,那個“如此”是什麼呢。

魯迅曾說:「悲劇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喜劇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悲劇和喜劇從根本上講是對人生的本質的認識,以此來區分,悲劇是以“人生”“有價值”為前提,喜劇是以“人生”“無價值”為前提。人生本是一個東西,悲劇和喜劇都是對它的看法。悲劇是正的,喜劇是負的;悲劇是向上的,喜劇是向下的;悲劇最終張揚人生的價值,喜劇最終消解人生的價值。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麼,同時也清楚地知道他尋找不到;這些動著的人和車,這些不動的房子和牆——那個懷抱,那種安慰,他尋找不到了。」——止庵

學者止庵首部短篇小說作品,在五部小說中,重溫1980年代,選擇與迷惘,幻想與失去。1980年代,一個正從荒誕中突圍的時代,一個“用一台海鷗DF-1就可以撂倒一個姑娘的時代”,一個談論尼采、昆德拉甚至托洛斯基、索爾仁尼琴都稀鬆平常的時代;苦悶、沉默、死亡、自由等詩性命題充滿著年輕人的生活,但面對正在生長的水泥森林,他們也肆無忌憚、漫談理想,鮮活又沉悶,是孤獨的江湖遊俠。那或許是一個被過度美化的烏托邦,但它承載著許多曾有的輝煌。止庵說,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麼,同時也清楚地知道他尋找不到。

《世上的鹽》:牆上的時鐘指向十二點,幻覺裡當的一響。我把臉轉向窗外。五顏六色的遮陽傘,皮膚曬得黝黑的青年男女,杯子裡的飲料呈現誘人的橘黃色……你還不來。

《墨西哥城之夜》:過道裡什麼都是淡淡的,白色的,牆壁,衣架,衣架上掛著的襯衫,連廚房透過來的日光也是淡淡的,白色的;只有那個公文包是黑的。

《喜劇作家》:是這個地方嗎?好像……好像很寬敞很整潔……有一片陰涼……有一棵樹皮剝裂的老槐樹……泛著淡綠的白花一簇一簇幽幽的花香……孩子嘰嘰喳喳的說話聲……他們圍著小桌坐在樹下……好像什麼也記不得了…

《走向》:站台上的兩排柱子,晃晃蕩蕩的人影,向一端翹起的簷頂,四周沉沉的暮色,以及遠處那盞紅燈,都令他奇怪地感到是在一條船上。

《姐兒倆》:我們站住,看那架飛機起飛,聽見那種轟鳴,越飛越遠,直到變成一個銀白的小點兒消失在藍天之中。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止庵

著名學人及隨筆、傳記作家,出版有《惜別》、《周作人傳》、《樗下讀莊》、《神奇的現實》等二十餘種著作。做過醫生,當過出版社副總編輯,如今是自由恬淡的筆耕者、讀書人。

止庵行文清淡如茶,無喧嘩矯飾,落實細節處見其幽微,情感留白處恰當自然,耐人尋味,卻不故作高深。止庵的書寫帶我們重觀文字的乾淨面貌,它立意在尋常日子裡,但並不困囿於此,而是直擊人心深處的感喟和追問。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