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創生記

創生記

作者 : 太宰治

出版社 : 新雨出版社

可訂購

定價 : NT 299

售價79折, NT236

內容簡介


對於我和我的作品,就算一句說明、半句辯解,都是身為作家致命的恥辱―—
既是文豪 也是敗犬
太宰治落魄時期,最荒謬突梯也最苦澀的遠吠


被討厭是需要勇氣的,太宰治透過他犀利的文學語言,為我們剖析這一切事物表象虛假的裝飾,用他的行動為我們展現活著需要多大的勇氣。
――荒野夢二書店主人 銀色快手

聶永真與太宰治的最初邂逅――《二十世紀旗手》,成就了讀者的驚艷與讚歎;
此次重斲《創生記》,猶是深情款款,相知相惜。

一九三六年對太宰治來說,是個極不走運的年頭。
前一年,妻子初代紅杏出牆被發覺,走投無路的夫妻兩人相偕殉情未遂,鬧得沸沸揚揚;
第二年,太宰滿懷信心,以為自己一定能獲得芥川賞,誰知獎項一公布,才發現自己根本沒份;
於是,在藥物中毒和怒極反笑的情緒下,太宰寫下了一篇看似顛三倒四、實則對芥川賞評審大加嘲諷的文章―—〈創生記〉,在文壇引發了軒然大波……

成熟,就是背叛青春期的自己 銀色快手

無論怎麼說太宰治都沒辦法清楚地定義他這個人。
擁有令人稱羨文學造詣上的才華,熟習東洋與西洋的經典文學名著,對於日本近代戲曲、地方民俗傳統以及鮮為人知的冷知識幾乎都瞭若指掌,感性而纖細,理性又尖銳的批判分析又往往跑在思緒的前端,在下筆之際,反覆斟酌露出為難的表情的那個男子,你印象中那個用手托著腮,嘴裡不住地叨念著苦惱啊苦惱,絕望啊絕望的那個男子,他似乎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世人傾訴,生命經歷的苦痛掙扎、自我懷疑乃至宇宙人生終極的詰問。
  
在眾人皆睡我獨醒的狀態下苦悶似乎是必然的,廚村白川不也說過文藝就是「苦悶的象徵」,沒有苦悶就沒有文藝。而苦悶的奧義,往往是一個人感到孤獨的時候才有的感覺。如何獨處是一門學問,更是一種藝術,孤獨可能產生苦悶,但也可以是享受,太宰治恰好是介於兩者之間的狀態,在這樣的狀態之下孕生出不可思議的文體,就算是以現今的美學視角重新審視,用詞遺句也絲毫沒有過時的感覺,反而很貼近當代年輕人的處境,尤其是宅世代——被動漫電玩圖像影視所包圍的這一代人,特別有著深刻的共鳴。
 
筆者一直在思忖著,在太宰治的作品群之中,究竟所謂的共鳴,迴盪在每位讀者令心弦顫動的頻率究竟是什麼?閱讀《創生記》的過程中,我似乎有所領悟,是獨白和內心戲,是那種與外界隔絕深刻的孤獨,是恍惚與不安,始終無法採取一個相對平衡的心態去面對現實如浪濤湧來的衝擊,是失敗者在午夜夢醒時分,無盡的悔恨與自我批判、自我否定。我是如此糟糕的一個人,活得沒有尊嚴,或者無人能懂內心的荒涼寂寞,偶爾會出現不如去死的念頭,可是我還想要活下去怎麼辦?我該跟這個世界進行妥協,還是用我自己的方式活出價值來,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有什麼可以讓我相信活著是值得的,而不是像現在隨波逐流的感覺。
 
被討厭是需要勇氣的,太宰治透過他犀利的文學語言,為我們剖析這一切事物表象虛假的裝飾,用他的行動為我們展現活著需要多大的勇氣,他是在地獄裡面真實受過苦的人,他深切的知道潛藏在人們心中灰暗的陰影所蘊含的負能量,以及那些負能量如何成為文學的養分,通過太宰治獨創的語言持續餵養著未來的讀者。
  
他曾經說過:「成熟,就是背叛青春期的自己。」在<浪漫燈籠>裡面,他運用相當後設的寫法,藉由近江家登場的人物,他們之間的對話、想法與故事接龍的連作,重新改寫萵苣公主的童話,這根本就是二次創作,它包括了仿作、改編、引用並加以發揮等創作模式和技法,同時呈現了戰後中產階級的生活樣貌,也扣緊了愛情與現實,不能迴避的生老病死以及明白了現實是多麼殘酷,還能如何苟活的艱難課題,描述生動幽默,宛如黑色喜劇的橋段中不乏各種冷嘲熱諷,心機手段,叫人拍案叫絕的佳句俯拾皆是。

<逆行>是太宰治版本的夢十夜。在記憶回溯之流看見自己過往的身影,猶如人生走馬燈,將現實凝縮成如夢一般的場景,意識流的寫法也是他擅長的文體之一,通過文學的形式將過往定格成為短而雋永的寓言。<故鄉><哥哥><鷗>等篇章可以視為是太宰治的私小說,述說那些在戰爭年代的顛沛流離,與家族之間難以理清的各種心結和羈絆,在巨大的命運無常之輪輾壓之下,個體如何在夾縫中生存的無奈與小確幸,那些你不知道的秘密其實都寫在日常我們不曾察覺的微枝末節裡,值得細細品味,讓心鏡浮沉的言花落葉變得更清晰。
 
太宰治偏愛戲曲,有事沒事他會自個兒去聽戲,能劇、歌舞伎、狂言、落語來者不拒,也會看電影,或待在舊書店翻看各種讀物,雜食強記的能力無人能與之匹敵,話說他不太愛買書,手邊的書大多是友人或出版社寄贈的,他看完書也喜歡送給朋友知音,但生活總是在面對貧窮與內在富足的距離之間進行折返跑,是那種無時無刻的焦躁感,造就了我們眼前這位偉大的文學奇才。

人們總是不經意地說著謊言,卻在謊言之中說出實話。
太宰治則是燃燒他的生命用盡全力書寫屬於我們一生的預言。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太宰治
本名津島修治,一九○九年出生於日本青森的富裕地主家庭。身為大家族的三男,太宰治從小並沒有享受到家庭的溫暖,特別是欠缺母親關懷,這方面的不安與苦惱,清楚反映在他日後的作品當中。在他十四歲時進入縣立青森中學校就讀,和弟弟禮治以及其他朋友創立了文學同人誌《星座》、《蜃氣樓》,從此步上文學之道。十七歲那年,太宰治暗戀上家中的侍女多紀,並為此陷入深深的苦惱之中;這段沒有結果的戀情,後來成為了他的出道作〈回憶〉(收錄在本書中)的主要橋段。自十九歲起,太宰治的作品曾經一度傾向社會批判,但伴隨著人生的起落,他也開始不斷殉情、自殺。二十一歲時,他雖然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就讀,卻因為傾心左翼運動,耽溺煙、酒、女色而導致學業一落千丈,最終遭到革除學籍。同一時期,他與相戀的藝妓初代一同私奔並結為連理,此舉引發了繼承家業的長兄文治不滿,將他從津島家掃地出門。然而,陷入貧窮、疾病與麻藥中毒中的太宰治,並沒有因此被擊倒,反而以極其強悍的筆力,寫出了驚世名作〈二十世紀旗手〉。此後,在好友檀一雄等人的協助下,太宰治逐漸走出了困境;三十歲是太宰治創作生涯最旺盛的年代,名作如〈富嶽百景〉、〈女學生〉、〈皮膚與心〉、〈葉櫻與魔笛〉等,都在這個時候誕生。然而這時,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太宰治也被迫徵召入所謂「文學報國會」,為日本的戰爭機器擔任喉舌。但,即便如此,在戰火之中,太宰治還是寫下了《越級上訴》和《御伽草紙》等風格圓熟又不失溫柔的作品。二戰結束後,太宰治的身體急趨惡化,但文采卻反而愈發豐美,陸續創造出〈斜陽〉、〈櫻桃〉、〈維榮之妻〉、〈人間失格〉等經典作品。一九四八年,在留下最後一部未完成之作〈Goodbye〉(收錄於新雨版《人間失格》)後,在東京玉川上水與情人山崎富榮殉情,結束了傳奇的一生。

太宰治逝世之日,正值日本的「櫻桃忌」;在太宰九十週年冥誕(一九九九年)時,此日被正式定為「太宰治誕生祭」。在他的故鄉金木,亦設有紀念這位曠世文豪的紀念館「斜陽館」,被劃定為日本國內重要文化財。

■譯者簡介

鄒評
台大日文所畢業。譯有坂口安吾選集《盛開的櫻花林下》。啃書咬文嚼字的譯者生活中。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