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伊凡諾夫

伊凡諾夫

作者 : Anton Chekhov

出版社 : 聲音空間股份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300

售價9折, NT270

內容簡介


創作於一八八七年的《伊凡諾夫》是契訶夫第一部四幕長篇足本劇。
伊凡諾夫本來是個才華出眾,懷抱極大社會改革理想與熱情的年輕人,卻在幾年內,不敵庸俗的社會舊勢力,氣力用盡,變得落寞潦倒。伊凡諾夫身家處於破產邊緣,同時他的妻子安娜也因肺癆不久人世,雖有崇拜者,年輕姑娘莎夏不顧一切愛著他,一心想幫助他重新站起來,但他卻深陷苦惱,自覺失去生活的一切目標和意義,最後,在心魔的作弄下,在他與莎夏的婚禮上舉槍自殺。
史塔帕新譯本於二〇〇八年春於倫敦溫德翰(Wyndham)劇院首演。

*********************************************
序:
原來大家都在這條縱貫線上 馬汀尼

退休後,外雙溪寫字樓無意間變成翻譯坊,像荷蘭那有風車的磨坊,只是磨的是字字,句句的人話。有人到訪時偶爾會說
「這是外雙溪修道院,小六子(我家喵咪)是唯一的修女」聊以自娛。

是呀哪那麼巧,先是馬邁新譯《凡尼亞》(1988),《三姊妹》( 1990 ),史塔帕就接棒跟著也陸續譯了《海鷗》
(1997),《伊凡諾夫》(2008)和《櫻桃園》(2009),前後二十一年的時間完成了契訶夫的名劇,他們倆是說好的嗎?

這兩位堪稱叱吒當代劇壇影視的劇作家,從上個世紀八〇年代末到這個世紀的一〇年代,以新的當代用語和各自擅長的劇作工夫,架起我們這個世代和契訶夫再度相遇的橋。如果說馬邁擅長運用短句式對話來掌握乒乓來往的對話節奏,那麼史塔帕無標點的長句所創造的說話語勢節奏,不僅將看似冗長的對白翻轉為人物的意識流動,自我懺悔;更鮮明標示多語⁄不語⁄說了卻沒人聽的語言策略。

契訶夫寫作劇本時要對抗的是舊俄劇壇「積習成氣」 的演出語彙,自然不能再往悲劇的死巷走去,那不更縱容了當年演員
「一聲哭喊⋯⋯然後死去」的刻板表演。做戲的每個時代都有各自要對抗的陋習。

都民國一〇六年了,有些文青憤青說穿了還是一樣待在象牙塔,演員吶難敵漸漸染上電視公務員習氣,往往在明星偶像的迷思裡打轉,對包羅萬象的生活細節沒了好奇心與隨歲月俱增的觀察力。我是那「四維八德」一路奶大,「失落的一代」「無根的一代」,想找回自己的聲音在校園裡彈吉他唱民歌的七〇年代大學生。「教忠教孝」的主題思想,眩目耀眼的後現代舞台手法,對文本一知半解的搬演,我也一路走過所要對抗的陋習。

去年五月下著雨的莫斯科處處可見積水的水窪,正要去契訶夫家路上,想起嫂子叮囑要幫過世的二哥買一組咖啡杯,不意就在特維斯瓦雅–揚姆斯卡雅第一街(1-st Tversvaya-Yamskaya)的 馬路邊上看到俄羅斯皇家瓷器店面,雨愈下愈大就先進去避雨了。店內佈置雅緻明亮,品項精美繁多,我卻被櫥窗內的瓷人 像深深吸引。

瓷人像個個活靈活現,種種嘴臉德性不由得令人想起果戈里和契訶夫筆下的人物。敢於「上色」,具通俗劇及漫畫效果的一尊尊人像似乎比有台詞的演員說得還要多!契訶夫留給演員的寶物之一不就是人物的塑造。

窮到想印偽鈔,不分場合到處調頭寸,掉了錢像個孩子那樣慌張,最終卻得以逢凶化吉的地主皮希克。明明手中握有絕佳好牌卻輸得難堪無比,滿口牌經的地方稅吏柯希赫。慣用撞球術語比喻眼前遇上的種種人生處境,在餐館對侍者大談頹廢派,愛吃檸檬糖,跟櫻桃園的新主子搭同班火車回家,然後一手拭淚一手拎著鯷魚和黑海鯡魚的蓋耶夫(試想如果他只是一手拭淚的差別)。這些圍繞在主人翁身邊的人物也微妙地在劇中起 到喜劇因子的作用。

契訶夫的不譴是非(而能與世俗處),讓「正直先生」里沃夫,小說家特里果林,生意人羅巴金,都不是單向人物,各有各的層次。一如丹欽柯所言「劇場中的一切都是那樣純樸,同時又像生活那樣複雜」。

是契訶夫的慧心巧手,像四段折子戲的四幕劇,既有戲劇起承轉折的銜接脈絡,不以張力爆發的情節走向為主要道路,卻留下一幅幅世紀之交的舊俄風土人情畫。

四十七歲的凡尼亞睡不着覺,獨自回憶過往懊惱自己的人生給白白糟蹋的那晚,正是風雨交加雷聲隆隆電光閃閃,俄國民間 俗稱的「麻雀夜」。火車誤點乘著馬車在天亮前回到家園,為了愛情散盡家財的柳泊芙,迎接她的是枝葉間留有五月晨霜,氣溫零下三度卻滿園綻放的櫻桃白花。

翻譯總是要來上三稿,一釋其義,二尋其語,三識其味。契訶夫劇作中不光是氣候季節,樹木花草,天上飛的水裡游的,生活上用的吃的喝的穿的樣樣俱足,翻譯過程真有「上窮碧落下黃泉」的苦樂。

時日不多仍深愛著丈夫,卻看著他夜夜出門的猶太女子安娜內心的孤獨和恐懼,是由這些細細描繪的聲音所陪伴,貓頭鷹的叫聲,夜巡人的敲打聲,廚房下人歡樂地以手風琴伴奏「小麻雀」的歌聲,還有稍早的鋼琴大提琴的二重奏(練習曲)。

在莫斯科的契訶夫家,自己像個遲來的人客。走到最後一廳只覺得整顆心都要崩裂,那種得捧著心的人生時刻。柱子走時,不是彷彿,而是聽到自己的心碎了的聲音。這既幽微而真實的聲音也被擺入劇作中,這就是契訶夫。

契訶夫死後十三年沙皇時代就真成為過去,如今大街上車水馬龍,車陣聲轟隆隆喧囂得很讓人得不到片刻寧靜,耳中卻彷彿聽見那三頭馬車的馬鈴聲。

當班尼迪克•康伯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成功示範了新世紀的福爾摩斯思考性的說話速度可以有多敏捷,我們的舞台語言卻依舊拖泥帶水停留在牙牙學語的階段。

感謝馬邁和史塔帕的攜手合作,以劇作家的敏銳,寫出既銳利又引人發笑的趣味,留給演員生動活潑當代口語的台詞。尤其,史塔帕辛辣的英式幽默對上契訶夫含蓄隱藏的諷刺還有苦澀的微笑,本身就是場絕妙好戲。

原來大家都在文本與演出的這條縱貫線上,我可不想當那「趕不上火車的鄉下人」。
***************************************************
名人推薦: 紀蔚然
關於契訶夫的風格,一般已有定論。他呈現人生切片,其逼真程度勝過自然主義戲劇,但他不是自然主義劇作家;他的 劇場或許是西方舞台上最早實踐的印象派,但是他關心的絕不只是光影和感官於時間流逝中的雪泥鴻爪;沒有人會認為他的戲劇是象徵主義,但他不時運用其元素來增添神秘感;他的人 物往往不知所措,甚至選擇自殺,卻執意要稱自己的劇作為喜劇;他的手法含蓄,卻擅於添加雜耍的橋段來營造反差效果;他的人物總是哭哭啼啼,卻因無所不在的反諷底蘊,沒人敢說他在寫通俗劇;他的對白常常言不及義,避重就輕,但整體效果卻直指靈魂深處。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Anton Chekhov

馬汀尼
馬汀尼,劇場導演、女演員。紐約市立布魯克林學院戲劇碩士,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副教授。曾經擔任戲劇系、所主任暨研究所所長,專長為表演、導演。曾任台北電影節評審。
譯有《演員與標靶》(2010),《凡尼亞舅舅》、《三姊妹》(2013)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