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拓犮黎的歷史 譯文1-5 (5冊合售)

拓犮黎的歷史 譯文1-5 (5冊合售)

作者 : 穆罕默德.本.賈里爾.拓犮黎/ 原著; 徐正祥/ 編

作者 : Abū Ja'far Muḥammad bn Jarīr al-Ṭabarī

出版社 : 徐氏書坊企業有限公司

可訂購

定價 : NT 4,800

售價9折, NT4,320

內容簡介


《拓犮黎的歷史》中譯本第一部份包括了譯文①-⑤這五冊,其主要在提供伊斯蘭教奠立(即公元622年)前的中東歷史。作者利用許多早期傳述與著作等資料,依其發生的時序,以生動有趣的筆觸,把中東地區族群的傳說、文學與歷史,交織融合在一起。使得這部份著述讓人讀起來,除了像是在看一部神話著作,與一部超時空小說外,其中所包含的歷史元素資料,則成為日後不同族群歷史著述者的重要參考依據。

作者把猶太人的以斯剌義利亞文學、波斯人的傳說、亞歷山大傳奇、阿拉伯人與伊斯蘭教的傳述文學等不同族群的資料,用特殊的著作方式呈現給讀者。儘管這些資料有些被當作神話,然而它們是中東地區的族群所深信的,並被視為其族群歷史的根基。就如,中國人的黃帝、堯舜、大禹與神農氏等傳說,同樣地被一些人視為歷史。如英譯文本«E1: 159»處所言:

後來的穆斯林歷史家,在使用拓犮黎此《歷史》著作時,是更有疑義的,不像他一樣,把一些傳說性資料視為歷史。如米斯卡外賀認為大洪水前的傳述屬缺乏明證者,要被歷史家屏棄。

於是,為了讓歷史場景能與傳述者記憶中的事物吻合,早期許多傳述人物,乃被附上好幾百年(或千年)的壽命,甚至以時間的錯置,讓歷史事件具有真實感與戲劇性。

在此部份中,拓犮黎把這些傳述以其特殊的手法,將一些聖經故事重述,並用伊斯蘭教聖書《古蘭經》中的經文作佐證,再適時地穿插史實,讓人讀來具有歷史的意味。難怪有學者說:拓犮黎是一位真正的作家。

在開始敘述其所謂的歷史事件前,他以相當多的篇幅介紹時間與時間的形成,還有人類歷史的整個時期有多長等問題。拓犮黎是第一位於歷史著述中討論時間這一問題者,他對時間的定義是否受到早期觀念的影響,並不得而知。不過,他認為:時間是永遠存在的,存在於萬物之前,且將存在於萬物之後。

由於書中所涉及的諸多事蹟皆發生在久遠之前,基於人們無法親身見證每一件發生的事情,作者乃以阿拉“首先創造了筆,並吩咐筆記錄下過去、現在與未來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此一概念,來表示阿拉是知曉所有的歷史真相。因此,每當他對某些傳述有疑慮時,他會附上“唯阿拉最知”(Allāhu aʿlamu)這一句話。

作者以猶太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這三個一神教傳統,把上帝創造宇宙作為歷史的開端,而人類的歷史則由亞當與夏娃的創造肇始。接著,他以亞當與夏娃的子孫為所有人類的根基,來敘述不同族群的來源等相關傳述。

因此,上述三大一神教的傳統人物,如亞當、亞伯拉罕、羅得、約伯、葉忒羅、約瑟、摩西與耶穌等,是以先知身份被描述,而阿拉伯人的先知胡德、誜立訶與穆聖的故事也被加入,使這部份歷史成了所謂的“先知史”。

除此之外,波斯人的先祖賈尤馬爾特與其後代子孫之統御,以色列大衛與所羅門等君王的統治,還有希臘與羅馬的一些君王記事,及阿拉伯人地方的統御者之傳說故事,都成為此部份的主要歷史事蹟內容。於是這第一部份著述又成為伊斯蘭教前的猶太人、波斯人、希臘人、羅馬人與阿拉伯人之歷史陳述。

由於作者認為波斯人的歷史具有一脈相傳的連續性,於是在此第一部份著述中,波斯的傳述與歷史乃占有相當多的份量。對於一些未能知道其確切紀年與日期的事件,拓犮黎會在描述此等事件時,適時地加入波斯君王的事蹟,提出他對某些事件的歷史時期之看法。

此部份的最後則以穆聖的出生預示一個新的時代將來臨,以及一個時代(即波斯王朝)的即將告終。而穆聖是這整個先知歷史的最後承傳者,他將承先啓後,開創一個新時代。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穆罕默德.本.賈里爾.拓犮黎/原著
出生於波斯拓犮里斯坦(Ṭabaristān)行省的省會阿睦勒(Āmul),自幼接受《古蘭經》與聖訓方面的教育,12歲便離家到各重要文化重鎮遊學,隨後定居巴格達。作為一位學者,拓犮黎不求名利,甚至拒絕任何官位,終身以研究、授課與著述為志,成為受時人與後人敬重的學者。他的兩部最重要著作——《古蘭經闡釋大全》(«Jāmi' al-Bayān 'an Ta'wīl al-Qu'ān»)與《拓犮黎的歷史》(«Tārīkh al-Ṭabarī») ——至今仍是極重要的作品;尤其是他的史著,更成為他之後所有史學學者(包括當今東西方學者)的主要參考依據,也是伊斯蘭教世界人們的共同歷史記憶。
拓犮黎在他的史著,將前人著述中各種相同與不相同的傳述資訊,以並列的方式記述下來,並將其資料來源詳細列出。在公元622年伊斯蘭教奠立後,他更以逐年的方式,記述所發生的要事至公元915年。在其史書完成後,許多他引述的早期作品則日後逐一佚失,因此,他的史著又成為早期史料的保存者。其後的許多著史者乃以其史著為藍本或作為參考,著作出一連串的重要作品。

徐正祥/編譯

英國愛丁堡大學伊斯蘭與中東研究學系博士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