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S.C.I.謎案集 第三季 2

S.C.I.謎案集 第三季 2

作者 : 耳雅

出版社 : 平心工作室

可訂購

定價 : NT 300

售價9折, NT270

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繼《詭行天下》之後,耳雅再度以《七俠五義》之鼠貓為題材,
全新架構一個現代犯罪推理小說長篇作品!

擁有先祖記憶的死者,
究竟是精神錯亂,還是說謊者?
白錦堂的記憶終於恢復,可對於過去的真相,
卻始終是一團迷霧……

內容簡介:
幽靈殺手製造交通事故還沒有頭緒,
又有莫名其妙的炸彈案頻頻出現。
倒數計時的日期過去威脅著拆彈高手秦鷗,
今日則又找上了魔術師趙禎。
不會變老的美女,重新復活的少女,
八條線索纏繞在一起,
展昭與白玉堂等SCI眾人抽絲剝繭,
卻發現這一切,竟與他們的父親一輩大有關係!?
白家大哥白錦堂記憶喪失之謎,也終於獲得了一部分的解答。

一張中了千萬的彩票,卻無人認領。
來自古墓當中的謀殺,牽扯出一個家族的黑幕。
在這分崩離析的家族當中,究竟誰才是掌握真相的人?

書收錄〈幽靈凶手〉、〈幸運凶手〉兩個案件,
以及番外〈月老紅線〉、〈小偷們的中秋節〉。

內容試閱:
第三章
聽秦鷗講完了當年的事,帶給眾人了除了震撼還有就是深深的不解,所有人都不明白,究竟為什麼呢?那個學生梁雁,他出於何種目的如此害秦鷗?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讓他將秦鷗身邊的人都殺死?這樣還能說是愛嗎?
白玉堂很不解,轉臉看展昭。
展昭問秦鷗,「你是不是曾經忽略過他給你的暗示?」
秦鷗微微皺眉,點了點頭。
「暗示?」眾人都不太明白。
秦鷗道:「很多,我根本沒在意過,但非要說是暗示,一般人都很難發現。」
「具體說說。」展昭道。
「嗯……他說他每年那個時候都會去銀行坐一天,但是我從來沒去過。還說他經常去一家冷飲店等我,我總是會帶寶寶去那裡買東西,卻從來不看他一眼。還說曾經在過馬路的時候和我擦肩而過,又有次和我一起搭上一部電梯……但是我已經不記得他了。」
展昭挑挑眉,「你真的不記得了?」
秦鷗伸手摸了摸額頭,「我真的不記得了,我每天都見很多人,而且我只記得他的眼睛,但是他沒有看我,我都沒注意到。」
展昭點點頭,抬眼,看了一眼門口的趙禎。
趙禎則是微微皺著眉頭,並不說話,低頭想著什麼。
白馳就在一旁,他也看到了展昭看趙禎,然後趙禎心中有事……心裡不免擔心起來,但是禎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展昭心中,稍稍有一些不滿。白馳雖然是有一些老實,但是一個智商高達一八○的人可不會笨,相反的,白馳是極度敏感的類型……趙禎應該也看出了他的懷疑,為什麼不肯告訴他呢?還是有什麼隱情?
想到這裡,就聽一旁白玉堂問:「他跟了你有三年了吧?如果說前面兩年不是很明顯,那麼第三年你應該察覺到了。」
秦鷗點點頭。
「有告訴你的家人嗎?」白玉堂問。
秦鷗愣了愣,搖搖頭。
「為什麼不告訴呢?」白玉堂似乎不解。
「他怕人擔心,大男人主義!」楊帆突然開口,「然後家人朋友死得不明不白,他就後悔當初沒告訴他們,那樣至少可以讓他們提高警惕,畢竟,擔心可比意外送命要好得多!」
秦鷗臉上的表情像是要崩潰了,楊帆說話的聲音也小了下去,最後小聲嘀咕了一句,「都過去很多年了!」
展昭心中想笑,果然白玉堂和他一樣,對趙禎有些想法嘛。
再轉臉,就見趙禎拉著白馳走了。
展昭回過頭,與白玉堂對視了一眼,稍稍放下些心來。
「有沒有人給你分析過梁雁的心理?」展昭問秦鷗。
秦鷗搖搖頭,「以前的醫生說他精神有一些問題。」
「就是個瘋子唄!」楊帆不滿地嘟囔了一句。
「你要忘記他對你的傷害,就要理性地去認識他這個人。」展昭用低而平緩的語氣,給秦鷗剖析梁雁這個人,「首先,梁雁愛上你是有理由的。」
秦鷗微微皺眉,就聽展昭補充了一句,問:「你現在桃花還旺嗎?」
「旺!」楊帆先替秦鷗回答了,「他簡直就是個桃花製造機!」
秦鷗一臉無奈地看楊帆。
楊帆嘴裡嘀咕,「我就不明白了,好在哪兒啊,長得也不是多驚天地泣鬼神,又沒什麼錢,怎麼就男女老少都喜歡。」
「哪兒有那麼誇張。」秦鷗無力。
楊帆狠狠白了他一眼。
展昭笑了笑,道:「可能是你性格上面的某種因素很招人喜歡吧,特別是某一類人。」
「對的。」楊帆點頭,「還都是些不太正常的,有好些瘋瘋癲癲,自殺鬧事,都不知道他怎麼招惹到的。」
秦鷗想死的心都有了,道:「我怎麼知道,大多是我救過的人……職業關係吧。」
「一個人在脆弱的時候,抓住了救命稻草,那救命稻草對他的意義就非凡了。」展昭想了想,道:「梁雁是念大學的時候,用了三年的時間學習如何製造炸彈嗎?」
「嗯。」秦鷗點了點頭,「他製造炸彈的手法非常特別,每次都用包裹投彈,包裹上就有那個炮彈的簡筆畫和倒計時。」
「那這次的炸彈呢?」白玉堂問。
「不一樣。」秦鷗搖了搖頭,道:「所使用的原料倒是很像,包裝也一樣,只是在引爆器上有明顯的不同,那個人有他自己的標記。」
「總體來說呢?」展昭問:「是不是很相似?」
「嗯。」秦鷗點頭。
「我一直不太明白,如果說倒數那個數字是代表倒計時或者人數,那那個炮彈說明什麼?只是因為要說明這是個炸彈?」展昭問。
秦鷗搖了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來不及問他,他就死了。」
「嗯……」展昭點了點頭,「如果說一個學生,他製造的炸彈,需要很多工具還需要專業知識和訓練才行,我倒是覺得,這炸彈做得很專業。」
「對。」秦鷗點頭,「這也是我一直都猜不透的,我總覺得有人在幕後幫著做炸彈,可惜線索一直都找不到。」
展昭想了想,道:「應該是還有人的。」
白玉堂看他,「貓兒,那麼肯定?」
「嗯。」展昭點點頭,道:「梁雁的因愛生恨以至於走極端的心態,的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的變化過程是不符合常理的!」
眾人都皺眉,楊帆聽得雲裡霧裡,看秦鷗,秦鷗也不明白。
就聽白玉堂道:「你是說,他這麼變態了是對的,但是變態演變過程不對?」
展昭瞇起眼睛,最後還是點點頭,有些挫敗。
楊帆和秦鷗都一挑眉,一臉佩服地看白玉堂——這樣都能聽懂?
白玉堂乾笑了兩聲——習慣了麼。
「每個人的心態都是慢慢形成的,愛也是一步步加深。」展昭解釋道:「梁雁因為你救了他,沒有看不起他,而在那一刻對你一見鍾情,在那一刻,他不會想到要殺光你身邊的人來獨占你!」
眾人都點點頭,楊帆也點頭,「對啊,這個不合理。」
「人對於喜歡的東西都會經歷一個通常的過程:喜歡——想要——爭取——得不到——放棄或占有——遺忘或走極端。」展昭接著說,「就算是一個變態,但是他也不會脫離正常的思維模式,只不過是他選擇了不同的道路而已,並且手法偏激。」
「嗯,是這麼回事。」眾人都覺得有理。
「他還有自己的生活又要跟蹤你……很多事情要做。」白玉堂笑道:「很難想像他還能有時間系統地學習如何做炸彈,並且他的投彈也很好地避開了警方,沒有高人指點這根本不可能完成。」
秦鷗皺眉,他的確也這樣懷疑過,只是後來案子擱置了,他也沒再去想。
「對了。」展昭問:「有寶寶的照片嗎?」
秦鷗微微一愣,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了皮夾,遞給展昭。
展昭打開,果然皮夾裡有一個可愛孩子的照片,六七歲的樣子,胖乎乎的,皮膚很白,像秦鷗,娃娃臉。
「真可愛。」展昭將皮夾遞還給了秦鷗,道:「你可以申請他的撫養權。」
秦鷗沉默良久還是搖了搖頭。
「秦鷗,你是否覺得那個案子還沒完?」展昭突然問。
秦鷗緩緩抬眼,點了點頭。
楊帆有些著急,問他,「可是,梁雁不是死了嗎,而且過去很多年了。」
「我找到了殺人的動機、當然,一切都是梁雁所為,但是我找不到他製造炸彈的實驗室,他的炸彈是從別的地方拿來的,大概唯一經過他自己加工的,是那個控制器,因為梁雁是學電子的。」
眾人面面相覷,的確蹊蹺。
「還有。」秦鷗拿過皮夾,從夾層裡面拿出一張紙片來,遞給了展昭,道:「那天我收到一封信,寄到警局的,還是國外寄來的匿名信,查不到來源,裡頭有這張紙條。」
展昭伸手接過來一看,就見紙條上清秀的字跡只寫了一行字——(*變字形*)事情還沒完,望小心,孩子莫接回,會替你保護,有困難可去SCI找一隻貓幫忙。(*變字形*)
展昭一看那字體眼皮子就抽了抽,再看到最後那個「一隻貓」立刻炸毛,他深吸一口氣保持理智,將紙條禮貌地還給了秦鷗,秦鷗還說呢,「我最開始覺得是不是惡作劇,SCI哪兒有貓啊,後來聽包局說,真是有隻貓,據說還是隻爪子很利的大貓,是SCI的吉祥物……」
白玉堂已經忍不住笑了起來,對秦鷗道:「不用擔心孩子的安全,有他這句話應該不會有危險。」
「呼……」秦鷗點點頭,「嗯,我起先很擔心,但是後來珍瑪他們打電話來說,這幾天有黑衣人似乎在保護秦易。」
「孩子叫秦易啊,名字真好聽。」展昭站起來拍拍秦鷗肩膀,拿著手機往外走,嘴裡嘀咕,「是呀,有他保證你就放心吧,他可本事了,比神仙都有本事。」
說完,踹門出去了。
白玉堂有些無力地伸手摸了摸額頭,對目瞪口呆的秦鷗和楊帆笑,道:「孽緣而已,不要在意……」

門口,展昭風風火火地衝出來,趙禎正和白馳站在那裡,白馳顯然擔心得臉都白了,不過兩人還沒說完,就見展昭徑直走出來,跑到轉角裡頭,拿出手機按號碼。
隨後,趙禎和白馳就聽到展昭嚷嚷,『怎麼哪兒都有你啊?!』
電話那頭趙爵掏掏耳朵,道:『別生氣嘛喵咪,這次跟我關係不大!』
『什麼意思?』展昭不解。
『秦鷗之前救了小方方一命,我很欣賞他,就調查了他一下,想看看有沒有地方能幫他,沒想到一查,竟然遭遇那麼慘。』展昭就聽到趙爵頗為無奈地嘆了口氣,『我最近正在查一些案子,發現跟他可能有些牽連,所以就留心了一下,有發現你們也扯進去了,所以先提醒你們。』
『你知道線索?』展昭皺眉,『查什麼的時候發現的?』
趙爵笑了笑,道:『我會把線索整理一下,發到你們SCI那個技術帝郵箱裡頭的,你們自己研究吧,不過秦鷗可以放心,小易易我會幫他照顧的,叫他放心吧。』
展昭嘆氣,『真的只是偶然?那你怎麼知道大哥宴會上有炸彈?』
『嗯,因為事情牽扯到禎禎,所以我有一點擔心。』趙爵道:『他要是有什麼事情我趙家的優秀血脈就絕後了。』
展昭皺了皺眉頭,道:『什麼人要害他?』
趙爵笑了笑,『你們自己問他,我也沒查到呢,先掛了吧。』
展昭猶豫了一下,問:『什麼叫趙家要絕後了啊,你自己不是還在?』
趙爵愣了愣,突然開心地笑了起來,『乖,下次再聊。』說完,將電話掛了。
展昭將手機收起來,滿肚子疑惑。
等他從拐角出來了,就看到趙禎和白馳正看著他,展昭笑了笑,道:「你們繼續。」
「哥。」白馳拉住展昭,「禎那個……」
展昭聳聳肩,「我們還沒聽過呢,要是能說就一起談談,說不定和這次的案子有關聯。」
白馳點了點頭,拉著趙禎一起進了辦公室,大家坐下接著談。

白家的別墅裡,陳老頭樓上樓下參觀了一遍,道:「哎呀,這品味真不錯呀。」
說話間,就感覺腿邊一隻胖乎乎的大貓蹭他,低頭一看,就見是小獅子。
「哦呦!」老頭伸手抱起來,「這貓牛逼啊!」
陳瑜在樓下呢,對他爺爺招手,「爺爺,你下來坐會兒,走樓梯小心些啊!」
「嗯,好!」
老頭嘴上答應得挺好,但是往下走時又被頭頂上的吊燈吸引了,仰天一看腳下就一滑……
就在陳瑜他們大驚失色的時候,老頭的胳膊被人拽住了。
樓下眾人都鬆了口氣,老頭也是驚了一跳,回頭,就看到一個年輕高大的男人伸手抓著他的胳膊。
老頭吃了一驚,仔細看了看,這男人大概三十來歲吧,好帥啊……穿著白色的襯衫,西裝褲……頭髮稍微有些亂。
「沒事吧?」
拉著老頭的是白錦堂,他在房裡見公孫睡熟了,就走了出來。
老頭點點頭,「沒。」
「白大哥。」陳瑜過來扶老頭,跟白錦堂打招呼。
白錦堂點點頭,他還不是很清楚怎麼回事,小丁跟他都說了一遍,白錦堂皺起了眉頭,道:「多找些人來保護。」
小丁答應一聲就走了,白錦堂到廚房拿了杯水,又上去回到了房裡,公孫該吃藥了,當然,公孫還熟睡著,餵藥的重任就落在了白錦堂的身上。雖然他是第一次做,不過感覺……應該還滿有些經驗的,順利得很,順便還能再得些福利。

秦鷗說完,就輪到趙禎了。
趙禎見一群人圍著自己,跟審訊似的,也有些無奈,道:「我還真是不知道那人是誰。」
眾人一聽他開口就這麼一句,便也有些洩氣。
展昭問:「那你剛剛去哪兒了?」
趙禎嘆了口氣,道:「這人跟了我有一段時間了……我大概知道他是誰。」
「你剛剛說不知道。」白玉堂納悶。
「呃……聽我說完。」趙禎笑了笑,道:「沒那麼複雜,最早,我開始表演的時候就注意到,有一個人喜歡看我變魔術,那時候我只是在小酒吧裡變著玩玩,後來才漸漸到大舞臺上開始表演。那個人一直都在,跟個鬼似的,我到哪兒他就出現在哪兒。」趙禎失笑,「不過我並不討厭他,他就遠遠地看,每場表演必到。後來我來了國內,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他,但是巡演開始之後,他又出現了,也就是匿名信開始出現的同時。」
「他就是看你?」白馳問:「有沒有做過別的事情?」
趙禎搖了搖頭,道:「這倒沒有,那天我特意去找了他,他看起來很緊張。」
「你還去找他啊?」白馳有些急眼了,「你不怕他是變態拿出槍或者拿出刀來呀?你想想約翰藍儂,你還敢去見他?」
趙禎伸手輕輕揉了揉白馳的耳朵讓他安靜,道:「就知道你會有這種反應,所以才不敢告訴你,其實再激烈的追隨者我都見過,那只是一瞬間的衝動,過去了也就過去了,不是多大的問題。」
展昭聽後似乎有些納悶,問:「為什麼那麼肯定是他?」
「嗯……」趙禎想了想,道:「那天我對他說,最近收到了一些奇怪的信,他莫名就慌起來,然後就跑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寫的,但是覺得大概和他有些關係,所以想找他。」
「然後呢?」白玉堂問:「你又找到他了沒?」
趙禎微微皺眉,道:「過了一陣子吧……他又來看我表演了,讓我逮個正著,問他究竟怎麼回事,最後他讓我在他胳膊上簽個名,還說,讓我那天中午去東邊一個建築工地,他有事情要告訴我。我去了,可是等了很久,他也沒來,後來看時間來不及了,我找了他一圈沒找到,於是就回來了……我還派了人找他,但始終沒出現,我現在倒反而比較擔心他會不會出事。」
眾人都睜大了眼睛看他。
白馳眼睛瞪得溜圓,「你……你去工地……你不怕那裡埋伏著好幾個人把你綁架啊?你!」
趙禎見白馳氣得直蹦,趕緊安慰。
展昭和白玉堂也對視了一眼——趙禎太不靠譜了!
「的確是冒險了些吧。」一旁,楊帆也忍不住說,「風格和你好像喔。」邊說,便捅了捅秦鷗。
展昭和白玉堂轉臉,問:「有哪些地方像嗎?」
「呃……」秦鷗道:「我當時查炸彈的時候,也接到過陌生人的電話,說讓我去哪裡,我也去了……也有工地,去了之後也是不見人。」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覺得有些奇怪,怎麼會多年前的案子和現在的案子那麼相似呢?這其中究竟有些什麼牽扯?
正這時候,就聽到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
眾人一愣,都被電話驚嚇到了。
蔣平接了電話,『喂?好的……』說著,回頭,「隊長!」
白玉堂走了過去,接過電話,聽完後皺著眉頭掛了,回頭對展昭他們說,「幽靈凶手又出現了。」
眾人都一愣,趙虎一拍腦門,「別說,還真的忘記了還有這麼個案子呢。」
白玉堂對眾人招招手,秦鷗和楊帆對視了一眼,楊帆說要回醫院去了,秦鷗說要送他,白玉堂突然說,「那個……你倆還是準備和原來一樣照常生活?」
兩人一愣,不解地看白玉堂。
白玉堂則是對展昭挑挑眉——貓兒,你覺得呢?
展昭想了想,伸手指了指楊帆,「你,去我們家,跟陳瑜他們一起接受保護,直到案子結束。」
楊帆睜大了眼睛,「那我工作怎麼辦?」
「你若是跟醫院商量說,不請假醫院有可能被炸掉,你們醫院上司應該會同意的吧?或者我讓盧方幫你說。」白玉堂打趣說,「我們家也有個醫生,你倆倒是能交流交流。」
楊帆眨了眨眼睛,就聽一旁秦鷗道:「呃……你也去吧,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楊帆有些吃驚地看秦鷗,秦鷗摸摸後腦勺,看別處。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一笑。
白玉堂又指了指趙禎和秦鷗,「你倆就跟著我們吧。」
「讓馳馳回家吧。」趙禎突然說。
「那怎麼行?」白馳抗議,「我擔心你的!」
趙禎微笑,「你跟著出外勤我擔心,你和白大哥他們在一起我比較放心。」
「我是警察。」白馳不高興了。
趙禎看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想了想,道:「馳馳,那些書你還沒看完吧?」
白馳一愣,點點頭,「嗯,沒呢。」
「別墅閣樓上面,有一些報紙,你幫著也全部看一下吧。」展昭道:「就是當年秦鷗那個案子發生那段時間的所有報紙。」
白馳問:「查什麼?」
展昭一笑,「那就要看你的感覺了……不過我覺得必然有線索。」
白馳想了想,點頭,「好,我回去看。」說完,別過趙禎,好生囑咐了一番,和楊帆一起回去了,洛天負責送他們,白玉堂帶著眾人,開車趕去案發現場。
秦鷗和洛天一起先開車送楊帆白馳他們,順便認認路,一會兒由洛天帶過來。
趙禎坐在白玉堂的車裡,扒椅背問兩人,「這人不錯啊,是不是想招攬?」
白玉堂看了看他,道:「秦鷗是個人才,如果這案子能解決了,留在SCI的確很好,就是……」
展昭問:「是不是擔心他心理陰影的問題?」
「對啊。」白玉堂點點頭,問:「能徹底治好嗎?」
展昭想了想,「案子破了就能。」
「你的意思是,他心裡有陰影,主要是因為案子一直沒破?」趙禎好奇,「我還以為是他家人去世,對他的刺激太大?」
「那是肯定的,但是有一點……寶寶不是還在嗎?」展昭笑道:「兒子在,老子無論如何都崩潰不了的,不信你看洛天,多艱苦的環境都能生存下來,因為陽陽在。」
「這倒是。」趙禎點點頭。
「另外嘛……楊帆也在。」展昭微微一笑,「是個好兆頭,時間和關愛可以沖淡一切,擁有堅強意志的人,沉淪得深,但遇到救贖也能堅強挺過來。」
「能好起來就好。」白玉堂道:「留在SCI吧,我挺欣賞他,那天包局也提起了,說如果秦鷗一直在,現在鐵定比咱倆還有出息。」
「那倒是。」展昭點了點頭。
「怎麼了?」白玉堂問他,「有心事?」
「在想關於炸彈的事情。」展昭道:「如果說當年的炸彈製造者,和現在這個是同一個人,為什麼隔了那麼久才有所動作?」
「對啊。」趙禎也點頭,「他是想炸秦鷗,還是炸陳瑜家的老頭子?」
「還有陳瑜爸媽的案子。」展昭自言自語,「還有幽靈凶手的案子,還有大哥……這一連串案子究竟什麼關聯,總覺得不簡單。」
「趙爵呢?」白玉堂問:「他為什麼會扯進來?」
「哦……秦鷗救的那個孩子可能是方行,所以他才會關注他,想幫他忙,沒想到查到了些關於他的過去的事情,他說有些資料會寄到蔣平郵箱。」
「他現在人在哪兒?」趙禎問:「我很久沒見他了。」
「在外地吧。他也很擔心你的案子,不過聽口氣,好像還挺忙的。」展昭嘟囔了一句後,就不再說什麼了。
前方,已經看到了交通警察在疏導交通,這次的車禍發生在一個十字路口,幸好這一帶還比較偏僻,車子不多。
「有死傷嗎?」展昭問。
「兩輛車的司機都死了。」白玉堂道:「一輛是計程車,後面沒人,被撞的那輛是私家車,副駕駛座上那個人沒死,送去醫院搶救了,交警說有監視錄影,是那計程車的問題,跟瘋了一樣要負完全責任,那輛私家車實在無辜。」
眾人都皺眉……又來了!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耳雅
晉江文學作者,八○後天秤座,愛寫作愛畫畫,愛美食愛攝影,愛寵物愛花草,喜歡收集各種零碎且無價值的東西。脾氣溫和膽子奇大,以恐怖片和偵探小說為精神食糧,卻寫著各種溫馨美滿的故事,並偏執地在溫馨故事裡夾雜各種懸疑推理情節,堅持HE不動搖。

已出版作品《詭行天下》、《遊龍隨月》、《晟世青風》、《國相爺神算》。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