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星辰騎士 二

星辰騎士 二

作者 : 非天夜翔

出版社 : 平心工作室

可訂購

定價 : NT 330

售價9折, NT297

內容簡介


《金牌助理》、《相見歡》作者非天夜翔最波瀾壯闊的宇宙史詩。

第三位神祕的星辰騎士出現!
他的真實身分竟是!?

隕星之王降臨烈星!
而這個全星皆是戰士的傭兵國度,
將奮起抵抗,永不投降!

為了尋找蟻后的下落,
歐泊與雷蒙進入星際海盜的領地當中,
卻意外中了埋伏,兩人被分開帶往不同的地方關押。
為了救出雷蒙,歐泊使出雷克特交給他的本領,
以信念之力突破重圍,卻發現身為傭兵,
他還是太嫩了!
好心救人反被恩將仇報,幸好雷蒙沒事,
也順利完成了任務。
本以為生活將在接各式任務,努力升級當中度過,
卻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傳說中的隕星之王科洛林,
竟出兵烈星,準備將傭兵之國攻佔下來!
在傭兵王亞澤拉斯的號召下,
所有烈星的子民都將放下手中任務,返回烈星作戰。
歐泊與雷蒙自然有不例外,
只是殘酷的戰爭,不僅強迫他們成長,
更讓他們之間那淡淡的曖昧情愫,快速演進成熊熊愛火。

本書另附獨家番外:〈幻想天堂〉2。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艙門緩緩升起,外面是一道強光,歐泊側頭無法直視,兩手舉著身分卡與傭兵日記,與雷蒙並肩走下停機平臺。
傭兵日記被收走,四周全是炮口對準他們的戰鬥機器人,兩個身穿軍服的男人上來搜他們的身,歐泊暗自估算挾持人質想辦法逃跑的機會有多大,側頭時看到雷蒙瞇起眼,微微搖頭。
「我們是戰神星系的傭兵。」雷蒙開口道。
「別他媽多嘴!」小嘍囉按著雷蒙的頭,粗暴地把他腦袋抵在牆上,發出一聲悶響。
「你給我住手!」歐泊勃然大怒。
「我看看傭兵日記。」女人優雅的聲線傳來。
一陣短暫的沉默後,背後男人的聲音響起:「要麼兩個一起殺,要麼都不殺,否則你殺了一個,另一個一定會回來報仇。」
又有人嘲笑道:「一個E級,一個D級傭兵,你覺得他們能怎麼報仇?」
女人的聲音說:「留一個捆起來,交給亞澤拉斯換點錢。另外一個交給我吧,要等級高的那個,還沒用過傭兵呢。」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腳步聲漸遠,三個像是頭目的人都離開了,背後有人吩咐道:「轉身。」
歐泊與雷蒙轉過身,先前那兩人連面都見不著,兩臺機器人帶著金屬檢測儀過來掃描他們的全身,從腳下開始,緩慢朝上,射線穿透他們的身體,在光屏上構成完整的人形輪廓。
歐泊飛速思考,這些人是什麼來頭?軍人?帝國軍還是共和國軍?這很重要,知道了他們的身分,才能推斷出這艘母艦停在黑洞力場附近的意圖。
根據身邊的嘍囉服裝看都不太像軍人……對了,他們都沒有正式軍肩章。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表明等級的標記,雜牌軍?
射線掃描到喉嚨處,歐泊與雷蒙幾乎是同時地一個吞嚥,把嘴裡的通訊耳扣吞了下去。
這個過程很快,不到一秒時間耳扣就進了胃裡,沒有引起金屬檢測儀的報警。
「把衣服脫了。」檢查人員又吩咐道。
雷蒙和歐泊開始脫衣服,嘍囉道:「脫光!快點!」
歐泊滿臉通紅,只覺非常恥辱,雷蒙倒是脫得毫不含糊,片刻後兩人全身赤裸,光著腳站在冰冷的鋼鐵地面上。
閃光燈亮,機器人給他們拍照留檔,歐泊心道真他媽的丟臉,拿裸照去換贖金麼?千萬別把他和雷蒙赤身裸體地捆著,吊在日光城門口遊街示眾……
「走。」嘍囉道。
六個機器人持槍押著歐泊與雷蒙進入隔壁走廊,就這麼赤裸地進去,過了走廊,又有兩套單薄的囚服給他們,歐泊道:「起碼給條內褲吧。」
嘍囉:「……」
歐泊只得穿上薄薄的褲子與襯衫,沒有鞋子,就這麼被押走了。
「呼叫,呼叫,高個子押去六號區。」通訊器裡響起混合著電波雜聲的命令,「另外一個關進鐳射長廊裡。」
要分開,歐泊與雷蒙心有靈犀地轉頭,對視一眼,歐泊眉毛動了動:意思是,看我的。
雷蒙微微蹙眉:鎮定,別亂來。
兩人眼神一目了然,被分頭押走了。
上車,下車,站上磁懸浮電梯,歐泊眼睛亂瞥,這裡的通道太複雜了,幸虧牆上貼著地圖。每走一段路就有一塊地圖,歐泊不敢轉頭看,雙眼竭力左移,右移。藉每次數秒的時間,把地圖的短暫印象拼湊起來。
母艦分為六個區域,中央控制室是紅色的,邊緣生活區藍色,軍火庫,物資倉庫……綠色的是六號實驗區,歐泊馬上察覺到了不妥。
把雷蒙押去那裡做什麼?拿他做實驗?得抓緊時間查清楚,歐泊現在幾乎可以肯定,火花快遞公司的意外和這艘母艦有關了,蟻后多半也被抓了過來。
六號實驗區……他們要做什麼實驗?用蟻后做實驗?
嘍囉把歐泊押進一個布滿鐳射的地方,這裡只有一條很長的空曠走廊,被鐳射光束隔出上百個囚室,嘍囉把歐泊交給一名守衛,說:「剛抓住的。」
「這時候還有人能闖進來?」守衛是個年輕男人,頗有點兒奇怪。
「據說是個傭兵。」嘍囉答道。
簡短交談後,年輕男人按了指紋,示意歐泊進去囚室裡,又按一次,鐳射光束射出,隔住了囚室。
嘍囉離開,歐泊就這麼被關起來了。
這地方不好逃,歐泊轉身審視狹隘的囚室——沒有通風口,全開放式監獄。
牆角有個飲水器與馬桶。
四周全是縱橫交錯,呈現五公分寬,方格子狀的鐳射,強衝的話會被切成一地碎肉。
走廊頂端有攝影機。
獄卒呢?
歐泊在囚室裡朝走廊前頭張望,不需要獄卒的身分卡關閉鐳射,於是用信念之力偷取身分卡的辦法可以省省了。
指紋開關鐳射囚室……信念之力總不能把他的手指頭直接剁下來。手指一掉,這人肯定會發現,於是一截斷指蠕動著滿地跑的情景馬上就會引起警覺。
意識控制?經過的時候與他說幾句話,催眠他?
歐泊目前的意識控制術頂多只能終止對方的某個意圖,就像讓迅收了一百,卻誤以為自己收了三千一樣。
而要強勢控制敵人的行為,直接催生獄卒的念頭,再讓他把這個念頭付諸實踐,歐泊還沒有任何把握。
意識控制直接來源於信念之力,不相信自己能辦到,信念之力就無法提供完美的效果……真是頭疼,歐泊快被自己繞暈了。
迅發出的求援不知道到了沒有,希望來個等級高點的,不奢望有陽光雙子那種實力,起碼別來一群炮灰,這裡的危險簡直是太麻煩。
雷蒙不知道怎麼樣了,獄卒也沒有下來,他什麼時候過來巡邏?歐泊想了想,決定先聯繫上雷蒙。
他轉身對著水槽,打開飲用水喝了口,背對外頭攝影機,頎長的食中兩指捅進自己喉嚨,聯想黑蟻們吃蟲子的情景,「哇啦啦」地吐了,感覺到硬物膈住喉嚨時歐泊再一陣收緊喉頭,成功地把先前吞下去的耳扣銜在嘴裡。
喝水,漱口,冰涼的飲用水通過喉嚨,去除火辣辣的不適感。走廊裡的攝影機看不到他所做的一切。歐泊抱著膝蓋,若有所思地坐在床上,舌頭一動,犬齒咬著耳扣,含糊道:「雷蒙。」
耳扣的原理是通過聲波訊號振動,經耳軟骨傳遞到耳膜,並非直接發聲,那麼咬在犬齒間,通過牙齒與上下顎傳遞振動也能聽見聲音。
雷蒙沒有回答,那邊微弱的一陣咕嚕嚕在響。
歐泊邊聽了一會兒雷蒙胃裡的聲音,邊打量整個大囚牢。最遠處角落裡彷彿躺著一動不動的人,不知道死了沒有。
對面還有個……
「你。」對面那人開口道。
歐泊一驚,險些把耳扣又吞了進去。
那是個瘦削帶著點陰沉的少年,那傢伙什麼也沒穿,六塊腹肌比歐泊自己的還漂亮,頎長身材猶如一頭充滿力量與爆發感的獵豹。
「你是傭兵?」那人道。
歐泊把耳扣壓在舌下,朝他道:「你呢?怎麼被抓進來的?」
那人和歐泊差不多高,眉骨上有一道疤痕,臉頰瘦削,眉目間充滿戾氣,很年輕。
那人道:「我問一句,你答一句。」
歐泊道:「憑什麼?每人提一個問題。我叫歐泊,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瞇起眼打量歐泊,歐泊也毫不在意地審視他的健美裸體。對方手腳修長,手指頭很長,有種病弱的蒼白感。
「極光隼。」少年說。
歐泊點了點頭,少年道:「你怎麼被抓進來的?來這裡調查那起爆炸案?」
歐泊道:「是,你知道什麼?」
他注意到這個叫極光隼的少年連一絲遮體的布都沒有,說不定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怕他在衣服裡藏東西麼,這傢伙有這麼厲害?
極光隼冷漠地說:「我拿一個情報跟你交換,飛船上的人還活著兩個,一個就在那邊的囚牢裡,另一個被抓去六號區做實驗了。」
歐泊道:「被抓走的人叫什麼名字?」
極光隼說:「希斯‧席德。」
歐泊:「……」
終於找到了。
歐泊蹙眉道:「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個?」
極光隼不答,反問道:「亞澤拉斯知道你們的任務不?」
歐泊:「你認識他?出發前我找過他,想問點事,但他沒空見我。」
極光隼答道:「還有誰知道你闖進柯維的地盤上?」
歐泊:「柯維是誰?這艘母艦是他的?」
極光隼冷冷道:「菜鳥,他是星際海盜。現在傭兵的素質怎麼都這麼差勁?」
歐泊心裡一陣翻江倒海,原來這是海盜的地盤!
「我有同伴……」歐泊道,「來之前我發出過求援訊號。」
極光隼道:「你殺了幾個海盜?」
歐泊蹙眉道:「沒有,怎麼了?」
「聽著。」極光隼道,「你和他們沒有仇,柯維不會殺你,他不想惹上亞澤拉斯,一段時間後會把你送回戰神星系。」
「你是傭兵。」極光隼冷漠地說,「現在我發布給你一個委託,出去以後,帶一句話給銀河系γ星系,詠吟行星上的黑鷹……」
歐泊:「抱歉,我還是個菜鳥,而且工會不允許私下接雇主的任務,會被罰得傾家蕩產外加連降三級……」
極光隼:「……」
「別繞彎子,要多少錢?」極光隼說。
走廊遠處傳來機器人的聲音,歐泊噤聲,極光隼卻像是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冷冷道:「開價,只要你開得起,我就給得起。」
歐泊想了想,答道:「八十億,我想買個能躍遷的飛船。」
極光隼:「……」
很明顯,極光隼給不起。
歐泊把信念發散出去,探測極光隼的思維,一片空白,什麼也得不到,這人是個強者。
極光隼道:「等我離開這裡,第一個殺的就是你。」
「切——!」歐泊道,「是你讓我開價的,沒錢擺什麼闊。」
兩人隔著囚牢對視,歐泊像個吊兒郎當的浪子,舔了圈嘴唇,把耳扣翻出來,咬在犬齒下,朝極光隼曖昧地笑了笑,犬齒處的銀光一閃即逝。
歐泊眉毛動了動,目光中充滿深意。
極光隼眼神非常犀利,一看就知道他想做什麼,同情地看著他,說:「別妄想,你的同伴估計已經完蛋了。」
歐泊眼睛一瞇,心跳驟停。
看守下來了,十個機器人圍著極光隼的牢籠,其中四個先是從機械體內伸出旋轉的鑽頭,探入鐳射籠裡,彈出手銬與腳鐐,極光隼沒有反抗,雙手反剪,兩腳交叉捆起,像隻待宰的動物。
一個頸環固定在他的脖頸上,他囂張地抬起頭,目光顯得十分冰冷,腹肌輪廓分明,有種行刑前的美感。
歐泊看得硬了,心裡湧起一股野獸般的衝動。
極光隼被押走,會死麼?應該不會,剛剛他還說到讓自己帶個話,歐泊揣摩他的意思,黑鷹?似乎在哪裡聽見過。他冥思苦想,卻回憶不起來了。
正事要緊。
「雷蒙。」歐泊犬齒咬著耳扣,「聽見了麼?」
雷蒙的聲音傳出來:「我今天吐好幾次了……」
歐泊含糊道:「吐著吐著就習慣了,你所在的六號區是做實驗用的。」
雷蒙的聲音:「前面就是實驗室,輪到我可能還要一段時間。」
歐泊把他在囚室裡發現極光隼的經過說了一次,雷蒙也想不起黑鷹這個名字,兩人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歐泊道:「我得想個辦法離開這裡。」
「我的囚室裡沒有鐳射,待會兒我想個辦法,找找供能系統,鐳射管都由能源管道控制……」
雷蒙的聲音戛然而止,通訊器那邊訊號斷了,有人推著一個兩公尺長的橢球形容器過來,幾個機器人把他押了出來。
「脫衣服。」一名工作人員道,「進去。」
雷蒙無奈,只得把衣服脫了,赤條條地站進一個營養艙裡。
機器人把營養艙推進實驗室,雷蒙瞇起眼,抬頭看頭頂的管道,小聲道:「他們要泡我。」
「誰想泡你?」歐泊的聲音道,「男的女的?哦我想起來了,剛剛有個人說『還沒用過傭兵』……」
雷蒙:「……」
雷蒙注意到液體管接駁的機器,含糊道:「是用麻醉劑泡我。」
歐泊聲音變了:「你沒危險吧,雷蒙?」
雷蒙的聲音不大,卻沉著而穩重:「能解決,相信我,戰友。」
混合著麻醉劑的營養液注入管內,雷蒙抬手象徵性地拍了幾下營養艙——紋絲不動。他用腳猛踹,機器人圍了上來,研究員小聲交談,注視著營養艙裡的雷蒙。
營養液沒頂,雷蒙閉上雙眼,掙扎漸弱,在營養液裡睡著了,垂下頭,身體漂浮起來。
接駁他這個營養艙的光屏上資料變換,過了很久,研究員們關上燈,離開實驗室。
又過了漫長的時間,歐泊道:「雷蒙,說句話!」
雷蒙睜開雙眼,透過麻醉液審視四周,胸膛微微起伏,渾濁的低沉聲音傳到歐泊耳中。
雷蒙:「我要在這裡看看他們想做什麼。周圍還有不少實驗體。」
歐泊:「那我呢?」
雷蒙:「等我離開之後會來救你,你可以先休息一會兒。」
歐泊被這麼一說也覺得有點兒睏了,他揉了揉眉心,倚在床邊開始思考,小聲道:「你聽得見麼?」
「唔。」雷蒙的聲音很微弱,「但我不方便說話,你想說什麼?說吧。」
歐泊道:「那麼你聽我說,席德的爸爸還沒有死,他應該也在六號區。」
雷蒙:「我想我看見他了。」
歐泊:「走的時候你得把他弄出來。」
雷蒙:「唔,有人打你麼?」
歐泊:「沒有,我是什麼人?誰敢打我?」
雷蒙又「唔」了聲,歐泊道:「E7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雷蒙沒有再說話,通訊器裡十分安靜,歐泊自言自語了一會兒,又道:「雷蒙?」
雷蒙含糊地回答:「唔。」
歐泊:「你沒事吧。」
雷蒙的聲音:「沒有。」
歐泊疲勞得很,漸漸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走廊裡聲音響起,極光隼被推了回來。赤裸的身上皮開肉綻,全是鞭抽的痕跡。
歐泊:「……」
機器人把極光隼推回鐳射籠裡,光束封上,解開鐐銬,醫療機過來朝他發出射線,極光隼遍體鱗傷的肌膚緩慢癒合。他的腿仍不受控制般地發著抖,腿根上滿是鮮紅的血。掙扎著爬到水槽邊,喝了幾口水,趴在床上,不動了。
「他們對你做了什麼?」機器人離開後,歐泊沉聲問道。
「沒什麼。」極光隼答道:「強姦了我幾下而已。」
歐泊:「……」
「喂,你沒事吧。」歐泊道。
極光隼不再理會他。
同一時間,停機庫中。
黑暗的時代─VI艙體裡亮起一點紅光。
「嘀嘀嘀」E7一點點地橫著移動,終於從控制臺的夾縫裡調轉位置,「噹啷」一聲掉了下來。
E7原地打了個轉,履帶貼著地面,爬上導航臺,把資料杆插進導航系統中左右旋轉,後艙門「嗡嗡嗡」地開了一條縫。
E7離開飛船,在黑暗的機庫裡紅燈一閃一閃,對面有巡邏機器人過來,E7的燈馬上滅了。機器人走過去,E7沿著牆角移動,離開停機坪,磁力履帶貼著牆壁爬上去,四個小鉗子拆下電梯旁的控制按鈕,把資料杆粗魯地捅進去,電火花劈啪作響。
「嘀嘀嘀——」
E7腦袋上的全息投影儀上投射出三維立體母艦模型,無數光點在各個通道閃爍。
三維格線緩緩旋轉,放大,再放大,十來次放大後,鐳射走廊裡,歐泊所在處的光點一閃一閃。
E7貼著牆下來,拆開的電梯按鈕不管了,繞過走廊,朝著歐泊所在地飛速前進。

同一時間,實驗室裡亮起燈。
雷蒙安靜地閉著眼,懸浮在深綠色的、與人體比重相等的營養液裡,他的短髮猶如黑色的火焰不羈而瀟灑,墨似的濃眉,英挺的鼻梁,緊閉的雙眼,充滿雄性魅力的裸體完美漂亮。
研究員的聲音:「這麼好的素材,可惜了。」
「你可以給他加一針荷爾蒙。」有人在一旁道,「先享受享受,上次不就是這樣麼?」
眾人笑了起來,營養艙裡探出卡鉗,鎖住雷蒙腳踝,手腕與喉嚨,營養液面下降,「嘩啦」一下散去,一個真空管從上方彈下,罩著他的口鼻,抽取肺部殘餘液體,一枚閃著光的耳扣被吸走。
雷蒙的裸體濕淋淋的,還在朝下滴水。
手術車推過來,五個卡鉗同時旋轉,把他放平在手術車上。
研究員用針戳入他的肌肉,戳進去三公分後探到骨骼。
雷蒙一動不動。
研究員用力戳了幾下,抽出來時針頭彎了。
「骨骼夠硬的。」一人道,「走吧,試試。」
機器人把雷蒙推進內間,轟然關上大門。

與此同時,E7順著通道下來,攝影機三百六十度緩緩旋轉,歐泊馬上小聲道:「E7!這裡!這裡!」
E7發現歐泊了,直接就朝鐳射籠裡鑽,被「啪」的一聲電了下,發出奇怪的聲音退後幾步,攝影機斜斜轉彎,好奇地端詳鐳射射線口。
對面極光隼坐了起來,疑惑地看著歐泊。
歐泊道:「E7,想個辦法,把它關了,對面牆上有保險開關,去那裡看看。」
E7「嘀」的一聲,轉身去找開關。
極光隼瞇起眼,說:「這是你的機器人?」
歐泊沒鳥他,極光隼道:「晶片從什麼地方來的?這麼高的智能?!」
歐泊道:「這和你有關係麼?」
E7貼著牆來了個一百八十度旋轉,履帶吸在天花板上,和旋轉的攝影機對著看了看,四個拆卸鉗一齊開動,擰螺絲的擰螺絲,剪電線的剪電線,把它拆了下來。
攝影機上綠燈滅。
E7接上連著攝影機的資料傳輸線,倒著發射出整個鐳射長廊中的警戒系統,平面圖上,歐泊的囚牢區域亮了起來,無數資料飛來飛去,平面光屏展開,成為一個三十六面體,每個面上都有一排排的光腦文字在跳躍。
立體資料交錯分布,最後在三十六面體的中央匯總,收攏,指向地圖上標注出的走廊盡頭,埋藏在牆壁裡的開關。
極光隼一直注視著E7,歐泊同情地說:「沒見過吧?這叫立體多維計算技術,我一個傭兵哥們研究出來的。」
E7貼著天花板馳到走廊盡頭,拆開牆壁上的密碼盒,把資料杆插進去,五分鐘後,歐泊囚牢前的鐳射光束少了一條。
極光隼:「……」
歐泊現出了勝利的笑容。
十秒後,鐳射牢籠撤去,歐泊鬆了口氣,赤腳跑出走廊外,說:「E7!走!」
E7從牆上下來,跟著歐泊穿過鐳射走廊,極光隼道:「等等!你到底是什麼等級的傭兵?」
歐泊道:「怎麼?我是菜鳥,E級而已。」
極光隼道:「救我。」
歐泊道:「哼哼哼……E7?回去把這個地方的鐳射光束也關上。」
E7馳向走廊盡頭,歐泊正想再說點什麼,上面傳來機器人的聲音。
歐泊大驚,道:「E7,快點!」
機器人沿著走廊下來,與歐泊一個照面,登時警報聲大作,胸口探出連發光彈槍管開始掃射,歐泊朝側旁一撲,在地面打了個滾躲開光彈,整個鐳射走廊亮起紅燈。
「警報,警報。」
走廊裡到處都是橫飛的光彈,暗紅的燈光下光彈擦著歐泊的肩膀與大腿掠過,歐泊躲進其中一間囚室裡,機器人轉過來,說時遲那時快,鐳射籠再次充能,密密麻麻的光束穿過機器人身體,高溫切割下機器人「轟」的一聲巨響,被炸成碎塊飛散。
鐳射光束再次消失,歐泊被炸得耳朵「嗡嗡」響,滿地碎落的零件與鋒利的鋼片。
「什麼人!」這次有人下來了,歐泊一個閃身躲到門後,那人一在走廊現身,歐泊便突如其來的一拳。
看守悶哼一聲拔槍,歐泊的動作卻比他更快,兩腳把他踹得橫飛出去,看守踉蹌站起,拔槍,歐泊雙瞳倏然收縮,跑開幾步,光彈橫著射過整條走廊,歐泊一聲怒吼,躍起,揪著頭頂攝影機在半空打了個轉,飛過看守頭頂,繼而反腳一勾。
看守失去平衡倒地,倒下的瞬間驚恐地意識到了什麼,背後是個鐳射籠。
下一刻鮮血飛濺,潑在鐳射上發出蒸發的輕響,看守的頭顱被整齊地切成小塊,滾進囚牢裡,走廊外的身體不住抽搐,不動了。
歐泊喘息片刻,極光隼始終注視著他的舉動。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非天夜翔
文青一枚,酷愛旅行,寫作與電影,講故事的人,沉溺於童年的幻想者,我有許多故事講給您聽,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世界,歡迎您來到我精神的樂園,一張門票,帶您踏上與現實截然不同的奇妙之旅。

作品有:《武將觀察日記》、《飄洋過海中國船》、《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錦衣衛》、《金牌助理》等。
個人微博:http://weibo.com/u/1743310520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