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獨闖天涯 四

獨闖天涯 四

作者 : 蝴蝶藍

出版社 : 知翎文化

可訂購

定價 : NT 280

售價9折, NT252

內容簡介


《近戰法師》、《全職高手》網遊小說大神蝴蝶藍經典成名作!

從孤身力抗飛龍山莊,到對付神祕組織「天殺」,
又輕功飛刀加群傷武功等絕技逐一展現,
難道在不知不覺當中,
蕭老闆已是江湖第一高手!?

本書另附首刷贈品:封面霧透卡一張。
 
從一劍沖天婚禮的下毒事件,到神祕組織「天殺」頻頻活動,
風蕭蕭總覺得身邊許多人乍看是朋友,
實際上卻古古怪怪,神神祕祕的,
看誰都覺得有可能是幕後藏鏡人!
而鐵旗盟、飛龍山莊與金錢幫之間的爭鬥,亦在「天殺」從中攪和下,
從高層間的勾心鬥角,轉為幫眾之間的幫戰廝殺!
而與「天殺」互為彼此眼中釘的風蕭蕭,
意外發現三大幫會裡的一些高手,竟有可能身兼「天殺」的成員!
而其中尤以與流月並稱「風花雪月」的其中一人最令風蕭蕭意外。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不過是網遊罷了的世界,
竟能引發如此卑鄙的陷害出現,
這下子,原與風蕭蕭處在對立位置的流月,
只好被迫退出幫會,成為風老闆練等的夥伴之一了……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風蕭蕭忘了這是遊戲,人死馬上就可以復生,解決了風雨飄搖就把他扔到了遺忘的角落,卻不想風雨飄搖突然出現,而且上來就對柳若絮下了殺手。
風雨飄搖的快劍下柳若絮毫無反應,只能睜大了眼睛等死。
突然,風雨飄搖和柳若絮身子之間的瓦片「劈里啪啦」紛紛飛起,風雨飄搖這一劍因為這諸多阻礙竟然失去了準頭,一劍刺空。
而揚起的瓦片中還夾雜著一道刀光,朝著風雨飄搖匹練一般潑去。風雨飄搖急忙向後退,避過了這一刀。而揮刀的人此時也已從瓦片中鑽出現身,正是流月。
二話沒有,抬手繼續一刀,刀光自下向上揚起,正是流月的絕技「抽刀斷水」。這一招的速度連風雨飄搖也沒辦法抵擋,劍只橫了一半,刀光已經透過其身,將他一分為二。隨即再度揚起的白光在這一道刀光下都顯得支離破碎。
風蕭蕭雖然為柳若絮擔心,但手下也沒閒著,此時已經將「疾風無影」拾起。再看到流月突然現身救了柳若絮,接著一刀解決了風雨飄搖,當真是痛快無比。
流月沒有停手,拿下了風雨飄搖後緊接著就朝三人砍去,出手還是一樣的「抽刀斷水」,但從流月暴紅的雙眼可以看出,他剛才肯定是敗在這三人手上了。
三人在流月現身時已然注意到他,在流月一招結果風雨飄搖再向三人進攻時,已轉身對著流月攻去。三人的劍網就沒停過,流月的「抽刀斷水」果然也無法將其撕破,「噹啷」一聲,圓月彎刀不知被其中哪一劍給架住,三人得意地一笑,劍網繼續朝流月捲去。
這就是得意忘形的最佳表率。三人竟然光顧著流月,忽略了還在三人背後的風蕭蕭。風蕭蕭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正人君子,看三人居然背對著自己,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當即手一揚,手裡的「疾風無影」便飛了出去。
三人的劍網突然間就弱了下來,因為其中一人死在了背後風蕭蕭的這一刀下。
三人三劍合一的確是威力無窮,攻防都無懈可擊,但此時少了一個,雙劍合璧的劍法可就差遠了去了。
流月也不客氣,抬手又是一招「抽刀斷水」,兩人根本防不住這一招,當即被流月又結果了一個。
第三人見勢不妙,一個翻身躍下房檐。風蕭蕭想起他們剛才的陰謀,沒敢立即上前,而流月也是站著未動,不知是不是也中了類似的奸計。
事實證明此次風蕭蕭的判斷又錯誤了,此人安然落到了地面。突然在街道上喊道:「蕭老闆,流月兄,今日見識了兩位的高招,我們兄弟日後定然還會回來領教!」
風蕭蕭急忙衝到房檐邊,已經不見了此人的蹤跡。
再看流月,已經還刀入鞘,一臉的若有所思狀。
風蕭蕭笑道:「來得真是及時!」
流月卻白了他一眼道:「光顧著撿你那破飛刀,也不知道保護人家,真行啊你!」
風蕭蕭想不到流月居然看到了這些,有些不好意思,不想柳若絮批評流月道:「那麼好看的飛刀當然是要先撿了,人死了還可以練嘛!這飛刀丟了可怎麼辦!」
流月一愣,風蕭蕭頓時覺得又理直氣壯起來,質問流月道:「你早就來了,怎麼才出手!」
流月嘿嘿一笑道:「那不是給你英雄救美的機會嘛!想不到你居然……」說著連連搖頭嘆息。
三人說著一起跳下屋頂,回到了風蕭蕭的茶樓。周圍玩家目睹了剛才驚心動魄的一戰,已對兩人驚為天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目睹三人上了茶樓二樓,這才沸騰起來。
三人在樓上坐定,風蕭蕭問流月:「你被他們殺了?」
流月鬱悶地點了點頭道:「媽的,在揚州我看到風雨飄搖,立刻上去收拾他,沒想到他身邊有這麼三個幫手,反而被收拾了!」
原來,流月準備從揚州過來找風蕭蕭時,在驛站遇到了風雨飄搖。風雨飄搖現在已是飛龍山莊的追殺目標了,流月當然不會對每一個人都網開一面,當即上前要格殺他。不想風雨飄搖竟還帶著這三人幫手。當時流月的情況和風蕭蕭預料的一樣,沒有搶先出手,被三人展開了連環攻擊,流月又沒有風蕭蕭這麼出眾的輕功,一個不留神,連中三劍去了復活點了。
重生後,他發了瘋般地在揚州四處找這四人要報仇,轉來轉去也看不見。無奈,只好過來找風蕭蕭了,卻不想四人竟然就在這裡,而且還和風蕭蕭交上手了。而他說的什麼給風蕭蕭英雄救美的機會純屬藉口,他不過是想看看風蕭蕭對這三人的聯手進擊有什麼辦法,結果看到的是和他一樣的狼狽。
風蕭蕭問流月:「知道這三人的來歷嗎?」
流月搖頭道:「從未見過,也沒聽說過!」
風蕭蕭道:「這三人的劍法非常奇怪!」
流月點頭道:「不錯,如果單獨一人來看平常得很,也就算個普通高手。但三人聯手後,立刻大不一樣,實力我看超越了目前大多數的一流高手。就算是你、我,如果單獨和他們對上也沒有取勝的機會。除了一劍沖天那七絕旋風劍和鐵旗那塊大磁鐵外,我真想不出還有什麼人可以對付得了他們!」
風蕭蕭點頭道:「你說得是!這三人恐怕也是『天殺』的吧!」
流月道:「應該是的,不然要蒙個面幹什麼!我聽風雨飄搖好像叫其中一人狼兄!」
風蕭蕭嘟囔:「狼?我好像沒聽過名字帶這個字的人!」
流月聳聳肩道:「我也是頭一次聽到!」
風蕭蕭突然想起,問流月:「你說找我有要事相商!什麼事?」
流月道:「本來是有事,現在已經沒事了!」
風蕭蕭好奇地道:「本來是什麼事?」
流月道:「本來想向你打聽打聽風雨飄搖武功的事,不過剛才我已經看到了!」
風蕭蕭道:「你覺得怎樣?」
流月淡淡道:「很快!」說罷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風蕭蕭不免奇怪地問道:「你還有什麼看法?」
流月沉默了片刻,才道:「沒什麼!」
流月的表現有些反常,這是風蕭蕭得出的結論。難道就是因為掛了一級?可流月並不是一個會為了掉一級而牽腸掛肚的人。他應該是有什麼心事,也許只是他的私事,所以風蕭蕭最終還是沒有多問。
接下來的流月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坐了片刻後就告辭了。風蕭蕭最終把流月的古怪定位於「因為『抽刀斷水』被克制而心中不爽」。
流月走後,風蕭蕭還在想那三個奇怪的劍客。突然他問柳若絮:「妳認識名字裡帶『狼』字的人嗎?」
柳若絮搖頭道:「沒有!」
風蕭蕭又問她:「閑樂應該會認得吧?妳問問!」
柳若絮點點頭,發了一會訊息後道:「閑樂姐說,她還能說上名字的,大概有十幾個。已記不清名字,但可以肯定名字裡有狼的,有幾十個。只有模糊印象的,大概也有幾十個。不過這些人都說不上是她朋友!」
風蕭蕭倒吸一口涼氣。閑樂不愧是江湖上最有人緣的,交友果然廣泛。
風蕭蕭又問柳若絮:「妳說信天樓會不會有這三個劍客的線索?」風蕭蕭看上去像是在問柳若絮,其實只是在自己問自己而已。
柳若絮卻仍舊答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於是兩人又動身去太原信天樓,路上風蕭蕭已聯繫了龍騰虎躍。末了問柳若絮怎麼會來茶樓的,柳若絮說她一個人練級太難,就來飯館看看,完了又想幫風蕭蕭看看茶樓,想不到就撞見了。
兩人來到了信天樓,龍騰虎躍早就恭候多時了,見了風蕭蕭先是好一陣親熱,完了誇獎道:「蕭哥最近可又辦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啊!」
風蕭蕭當然知道他是指揭穿蒙面刺客的事。這件事原本鐵旗盟是不會說的,但卻被「天殺」自己給說了出來,全江湖都知道蒙面刺客是風蕭蕭揪出來的,何況信天樓。而大家也猜測「天殺」之所以會自己說出來,其實是在向風蕭蕭發警告。而今天的事,讓風蕭蕭自己也相信自己又把「天殺」這個大組織給得罪了。
風蕭蕭謙虛了幾句,龍騰虎躍接著道:「蕭哥剛剛做的事,現在也已經差不多要傳遍江湖了!」
剛才一戰有那麼多人觀看,風蕭蕭料想肯定是瞞不過龍騰虎躍的,只是淡淡說了句:「是嗎?」
龍騰虎躍意興盎然地道:「蕭哥大概還不知道吧!現在江湖人都說風雨飄搖躲不開蕭老闆一飛刀,也擋不住流月一快刀,根本還達不到超一流的水準,當然也配不上二百萬的身價,我看風雨飄搖這生意很難做了!」
風蕭蕭苦笑一下道:「江湖上的人都是不瞭解情況瞎說的。我那一飛刀根本是僥倖。想躲開流月的快刀,我恐怕是不行的!我都躲不開的招式,我看這江湖上也就沒人能躲開了!」風蕭蕭對自己的輕功還是有著十足的自信的。
龍騰虎躍笑道:「當然,蕭哥輕功天下第一,你躲不開,還有誰能躲開!咱們這個江湖,就是講究先發制人,先下手為強,後下手絕對遭殃,想後發制人的最好還是別想了!」
風蕭蕭點頭道:「你說得很有道理!」風蕭蕭想起了最早的劍無痕和一劍沖天那一戰,劍無痕就是因為先發制人了。此後數次看到一劍沖天的七絕旋風劍,風蕭蕭越來越堅信如果當時一劍沖天先出手,輸的一定是劍無痕。
兩人閒聊了一會才進入主題,龍騰虎躍問道:「蕭哥今天來想打聽什麼情報?」
風蕭蕭道:「我就是想問問,今天在茶樓外和我對上的那三個蒙面殺手,不知道你這裡有沒有什麼線索?」
龍騰虎躍苦笑一下道:「蕭哥,我們並不是什麼都知道的,『天殺』的情報我們一直都少得很!」
兩人正無言間,忽然龍騰虎躍收到了一條訊息,龍騰虎躍看過後立刻道:「剛才那三個的身價已經被『天殺』標出來了!」
風蕭蕭一愣道:「什麼!那他們三人是什麼身價?」
龍騰虎躍皺眉道:「單人出手每人都是五十萬,要三人一起出手卻要五百萬!這是怎麼回事?」
龍騰虎躍不解,風蕭蕭心裡卻明白,這三人如果同時出手,並不是1+1+1等於3這麼簡單。三人聯手足以縱橫江湖,真想不通「天殺」是怎麼找到這些不知名的高手的。
這條情報是「天殺」自己公布出來的,所以龍騰虎躍也沒收風蕭蕭錢,除此以外也提供不了什麼有價值的訊息,風蕭蕭和柳若絮起身告辭。
離開了信天樓,柳若絮問風蕭蕭是不是去練級。風蕭蕭表示自己還有點事情。在柳若絮的追問下,風蕭蕭只得耐著性子把自己對「流風回雪」的發現講解了一番。
柳若絮聽完道:「這好辦啊,咱倆還是一塊去練級,兩人離遠一點就是了!」
風蕭蕭覺得這個辦法倒也可行,於是也沒有拒絕。
兩人來到成都盆地,物色了一群怪物後兩人分站一頭,對其成夾擊之勢。
風蕭蕭「呼」一掌「流風回雪」打出,掌風籠罩下的怪物們行動全被減緩,柳若絮手一揚,鋪天蓋地的暗器射出,行動遲緩了的怪物根本無法躲避,「撲撲撲撲」的中招聲響徹雲霄。
風蕭蕭深吸一口氣,自己的實驗就要開始了。雙臂突然向回一縮,寒風瞬間回流,風蕭蕭事先已運起了「冰心訣」,結果這次寒風吹到自己身子一點傷害和影響都沒有。
前兩次寒風回流的時候,第一次風蕭蕭在寒風回流前已經收了招式,第二次雖沒有先收招式,但在察覺到寒風回流時也立刻反應過來,停下了招式。但這一次,風蕭蕭將「流風回雪」一使到底,不但沒有收招,反而繼續加強威力,只不過使用的是相反的力道。
不過怪物們卻沒有出現後跌現象。一來七十級的怪物實力並不弱,二來風蕭蕭現在和牠們有一定的距離,既然吹出去的寒風都吹不倒牠們,那吹回來的寒風自然也帶不倒牠們了,這很正常。
寒風片刻全部從風蕭蕭眼前迎面吹過,兩掌之前已是風平浪靜。但風蕭蕭卻明顯感覺到招式並沒有停,內力仍在源源不斷地被消耗。
已無寒風生成,卻仍在消耗內力,這消耗的內力又用到哪去了?風蕭蕭正在奇怪,忽然眼前閃出點點亮光,從怪物那邊飛過來無數的暗器,直朝自己襲來。
怎麼這怪物還會放暗器的嗎?怎麼一直都沒看到過。風蕭蕭雖然奇怪,但也不能就傻站著被射成蜂窩。當下輕輕一躍。這身子一動,「流風回雪」的招式自行停止,這些暗器從風蕭蕭腳下飄過,看上去輕飄飄的,似乎沒什麼威力。
風蕭蕭落回地上時,只聽得對面的柳若絮喊道:「你怎麼把我的暗器都吸走了!」
這是柳若絮射出的暗器?是被自己「流風回雪」給吸過來的?風蕭蕭一愣,腦中一個朦朧的念頭正不斷的清晰起來。
風蕭蕭又是兩掌一伸,卻是直接使了相反的力道。這就是遊戲,如果招數存在這種使用方法,那就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管你力道的前後左右上下變換起來有多困難,在遊戲裡只是玩家一念之間的事情。
果然,這樣使用「流風回雪」根本沒有寒風吹出。風蕭蕭衝柳若絮喊了一聲:「發暗器!」
柳若絮一揚手,一把暗器撒了出來。
風蕭蕭緊盯這些暗器,他注意到,當暗器與自己相距到一定距離時,明顯提升了速度。這個距離和「流風回雪」吹出的寒風的範圍雷同。
「撲撲撲撲」數響,有的暗器擊中了怪物,有些沒擊中或是擦身而過的,都繼續朝風蕭蕭飛來。風蕭蕭又閃身避過,心道這些暗器好像就是她射過來沒擊中目標的,未必是我吸過來的啊!
未擊中目標的暗器也飛不了多遠就紛紛落地了,風蕭蕭心念一動,上前幾步,對準身前地上的一枚暗器逆使了一招「流風回雪」。
只頃刻間,暗器突然跳了一跳,接著就像長了眼睛一般,「嗖」一下朝風蕭蕭手裡飛過來,不過速度相比人出手射出的那真是太慢了。
風蕭蕭隨手又使一招「捕風捉影」,暗器已經被捉在手中。風蕭蕭心中激動不已,因為他已察覺了這一招的重大價值。
轉身的同時手朝懷裡一摸,出來時已拿了一柄「疾風無影」。手一揚,一招「追風逐日」向最接近自己的怪物射去。該怪物正慢吞吞地朝風蕭蕭衝來,這一刀正中牠的咽喉要害,而牠身上本已中了不少柳若絮的暗器,被風蕭蕭很輕鬆的一刀結果。
物怪化作白光消失,而「疾風無影」則緩緩地朝地上落去,風蕭蕭突然一伸手,又是一招逆使的「流風回雪」。飛刀在空中變了個向,突然就朝著風蕭蕭飛來,風蕭蕭又使「捕風捉影」將刀接住,嘴已經笑得合不攏了。
有了這一招,飛刀可就可以算上半個可回收了。
風蕭蕭喜不自勝,又飛出一刀結果一頭怪物。接著再伸手去吸回飛刀。這次卻好像是沒有對準,飛刀在落地過程中只顫了顫,仍是落到了地上。風蕭蕭又對準地上躺著不動的飛刀吸去,飛刀又聽話的飛回手中。
看來在沒有寒風的情況下使招,這一招就不是對面吸了,而是對點吸了。
風蕭蕭飛刀,收刀,玩得不亦樂乎。幾次下來,已經不會像第二次一樣失手了,指哪吸哪,命中率達百分之百。不過唯一遺憾的是飛刀飛回的速度太慢,遠遠比不上自己射出去的速度,不過如果真和自己射出去的速度一樣,自己恐怕又接不到了。矛盾啊!不過這卻是幸福的矛盾。
怪物遲緩的效果不一會就消去了,此時風蕭蕭再回收飛刀,已經有些措手不及了。看來這招還需要再提高一些熟練度,目前回收的速度太慢,還不足以大用。
風蕭蕭收起飛刀,兩掌一伸又是狂風大作,柳若絮的暗器也是滿天亂飛。但風蕭蕭留意到,這時吹出的寒風對暗器卻好像沒什麼影響。兩種相反方法使出的同一招式,效果竟然完全不同,寒風傷人,而回風卻好像沒什麼攻擊力。
新發現讓風蕭蕭鬥志高昂起來,「流風回雪」使得十分起勁。這一招簡直太爽了,居然一舉解決了自己「心眼」修練困難和暗器回收麻煩兩個老大難題,風蕭蕭甚至覺得自己此刻已經是無敵於天下了。
經驗等級漲不漲風蕭蕭此時都不在意了,只覺得自己每使上一會「流風回雪」,自己的實力就要強上幾分。
這一天的級練得當真是痛快無比,風蕭蕭連睡覺時都會笑得醒過來,唯一一點陰影就是那三個神祕的劍客了。現在喜歡裝神弄鬼扮神祕的人是越來越多了,只能說明越來越多的人喜歡扮豬吃老虎。
下線後風蕭蕭給老大等三人講起了那三個神祕的殺手。連信天樓都沒有情報的人,三人自然也是從未聽說過。三人聽說那三人聯手組成的劍網連流月的「抽刀斷水」,甚至風蕭蕭「追風逐日」都攻不破時,不由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風蕭蕭結合今天自己和三人的對戰經驗,最後下結論道:「這三人正面的無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都是滴水不漏,想打敗他們,我看唯有從背後偷襲一條路!」
逍遙皺眉道:「從背後偷襲?如果是在正交手的過程中想繞到背後去攻擊,非得有超高的輕功才行,連你都辦不到,誰能做到這一點!」
風蕭蕭不服氣道:「誰說我辦不到!」
逍遙道:「你不是今天被他們逼得一籌莫展嗎?」
風蕭蕭解釋道:「當時我還沒有想到這一點,而且那會圍觀的人太多了,根本施展不開手腳,下次再遇上他們,我想我能搞定!他們三人的輕功並不怎麼厲害!」
老大插話道:「你是要繞他們背後,但他們三人只要轉轉身就行了,你真的肯定你能辦到?」
風蕭蕭沒有答話。他突然想起,這種打法和當初一劍沖天教的對付奪寶奇謀那個奇怪步法的方法是一樣的,都是要憑藉超高的輕功搶占方位的戰鬥。莫非兩方之間有什麼連繫?
風蕭蕭迅速打消了這個荒唐的念頭。對付兩者的方法雖然類似,但就此說兩者之間有連繫,這個構思有些太大膽了。照這樣說,風蕭蕭對付大多數人的方法都是一拳一腳一刀,難道這些人都是一夥的?
逍遙此時黯然道:「要我跑圈的速度快過人家轉身的速度,我是沒那可能辦到了,看來這三人我是對付不了他們的!」
突然發現自己對付不了的人,這種打擊是很大的,就像逸君天被風雨飄搖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時的失落一樣。風蕭蕭安慰他道:「要不是他們三人的劍法配合起來有些古怪,你一個人就可以打他們三個。我想來想去,覺得只有一劍沖天和鐵旗比較有把握對付得了他們三人聯手!」
逍遙默然,而老大根本就沒說什麼。老大的「天行刀法」和金絲大環刀雖然都不是凡品,但在極品當中也只能算是一般,因此也就比逸君天之流的高手略強些,跟逍遙還有風蕭蕭這種級別已經是有相當的差距了。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蝴蝶藍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看更多 隱藏